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追源溯流 藏洗日月(上)

    在余慈这个状态,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来,都能以“特殊时期”为理由,进行解释,沈婉和顾执也没再说什么,将他送回真修圈的洞府,便都告辞离开。【 飞】

    余慈在洞府,稍稍静心,分出一缕心念,进了心内虚空。

    追根溯源,先天元气的大损耗便来自于此,余慈自然也想从找出问题所在。这时,若有人帮忙自然最好,可是影鬼在构建大罗天时,因欺天之举,受气机反噬,遭到重创,还在休养之——伤的当真不是时候!

    按下将那厮叫醒的冲动,余慈俯瞰已经由天道法则承认的承启天。

    由于能力所限,他放开承启天的时候,范围只有百亩,而仅以心内虚空模式出现的话,承启天却可说是无穷无尽的,这就造成一个情况:

    此时的承启天,层次分明,核心区域就是那百亩地域,上面刚承受了天地元气的冲击影响,一片荒芜,只有最央的法坛,还算一个完整的“建筑”。

    但从另一方面讲,这片天地又是最具活性的,在其上,有着令人眼前发亮的勃勃生机。不比不知道,相较于外围五色斑澜依旧的天地,在大罗天建构完工后,该核心区域愈发显出气机的绵密活泼,就算是一片废墟,也自然就呈现出一个“高度”。

    水高就下,其勃勃生机,已开始向四面八方流动渗透,百亩核心之地,其实每时每刻都在扩张,也象征着余慈神通接受了天道法则考验后,进入了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至于会进步到什么程度,幅度有多大,还真不好确认。

    然而,这样的神通,余慈很可能已经没了运用的资格。

    以他如今先天元气的存量,还有燃髓咒的“加持”,可能刚放出虚空神通,就真接给抽成人干了吧。

    唔,当然,这样也是想当然,余慈还需要更准确的佐证。他要知道,几天的时间里,巨量先天元气的损耗,究竟是发生在哪个环节上?

    这个问题,余慈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不过他知道,这些痕迹,肯定是烙在他体内,别的不知,他的元神肯定知晓。

    “显化!”

    因为早早做了准备,那些信息就特别地清晰周全,元神将推演伊始,一直到现在的所有消耗项目,分门别类,投射到他心。

    余慈最关注的当然是消耗最大的项目,元神给出的答案非常明确:

    在消耗先天元气的项目,推演计算占了最大头,足足有三成四之多,不过这也在余慈的预计范围内,是他已经准备好付出的代价。

    真正醒目的是下面三条;创立平等天,请罗刹幻力、飞仙剑经、虚空法典、太玄封禁等“升座”,不知不觉就占了三成三的消耗量,几与推演等同;

    至于余慈跨越万里长途,现出心象分身,并与人交战,那短短的时间内,消耗的先天元气,占了一成二;

    此外就是在欺天之举“败露”后,引发强烈反噬之际,余慈动用玉神洞灵篆印,击破元气漩涡,虽是一瞬间,还是消耗了将近一成的先天元气。

    只这四条,就占了先天元气损耗量的近九成,其余的像是维持承启天的显化、发动玉宸启灵开天地.门法等看起来声势惊人的动作,

    反倒消耗了了。

    余慈看这些,叹了口气,又舒一口气。

    他没有料到,请动那些个“大家伙”,消耗竟是如此厉害。创立平等天就不说了,这显化心象分身,与人交战一条,真的细究时间点,他以太玄封禁控制住业火的瞬间,其消耗,几乎占了整个条目消耗先天元气的一半还要多。

    但事情看起来也没有糟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现最关心的两样消耗,都维持在一个比较低的范围里,事情仍有可为。

    在那之前,他还要做一个实验:

    影鬼一直教他如何还原法域的基本操作,为的就是让虚实神通更好地呈现出来,不过,真论有效率的运用,毫无疑问还是动用既成的符法,尤其是作为他修行根基的“诸天飞星”,那三十六个灵符,每一个都能在心内虚空,获得最大限度的支撑。

    如今余慈终于把这个弯儿给绕过来了,经过近一天的考虑,他心有数。念头微动,星辰天诸星闪耀,以星辰为窍眼,以气机为符形,转眼凝成一符:

    藏洗日月存炼符,

    此符属于二十八宿层级,正是联系太阴炼形法和玉宸启灵开天地.门法的枢纽符箓。余慈之前动用玉宸启灵之术,坦白说是有些唐突了,若能将藏洗日月存炼符修毕,必将是另一番景象

    此符之妙,一在藏,二在洗,三在炼。纳天地之气曰藏,濯灌曰洗,取其精者为炼,余慈放出此符,整个心内虚空便像是汩汩流淌的小溪,所蕴元气开始明显的流淌冲刷。

    六欲浊气先一步被排除,此外天地元气亦取其精粹,重分阴阳动静,在此过程,一应杂气均按照由精到粗的基本原则,分门别类,规划流动秩序,这与之前,由玉神洞灵篆印控制的虚空法则有些相似,但更为精细。

    余慈心神一直关注,而北方星域,玄武之上在灵光海呈现,动静吞吐,与承启天相接。

    便在藏洗日月存炼符发动到极处之时,他终于窥准了目标,玄武法相无声发动,承启天有两道纤细如针的细芒,就那么给抽吸上来,纳入灵海之,而寄托生死玄机的北落师门,则在这一刻亮度骤增,连闪几闪。

    洞府,余慈猛地睁开眼睛,手指自丹田而起,一路上行,点过诸窍,至脸面印堂稍停,最终落在百汇之上。

    与之同时,他脸面贲红,几见血光,紫府之,元神真性倏然显化,却是一个面目与余慈相差无几的小人儿,高约三尺,有两道金光自其双瞳射出,烛照全身,通透无碍。

    刚刚从承启天摄来的两道“针芒”,便这样化入他神魂元气之。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