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太玄冰解 多方用力(下)

    看着九烟背影消失,管征来到苏雨身边,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倒迸出个“婴舌香”来,他随即“呸”了一声,给自己一个嘴巴。【WwW.FeiSuZw.CoM 飞】

    接着他就打起亡羊补牢的主意:“要说此界延寿的法子也不少,听湛仙子讲,九烟道兄是因为擅自动用神通,伤了先天元气,要是有一个能弥补先天元气什么的手段……”

    他挠挠鼻子,没想出来。

    在大宗门,一般是不鼓励弟子违逆生死病死的规律,强行续命的,半山岛这样的剑宗,最讲究锐意气魄,愈发地如此。

    苏雨沉吟不语,站在如今半山岛的立场上,一个像九烟这样的调香师,其价值简直无可估量。便是不说“价值”,寿元大限将至,此人却还记着以前的约定,只此为人,就让人佩服。

    苏雨希望她自己、乃至宗门那边,能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态度出来。

    正想得入神,外边又有道童传来消息:“苏仙子,您的信。”

    **********

    余慈步出天篆分社,外面有蜥车在等着。

    车上,顾执正揉着眉头考虑事项,见他进来,便直起身子,展颜笑道:“给了?”

    余慈嗯了一声,径直坐下。

    顾执则马上打开了话匣子:“我之前就在想啊,老弟你如今这情况,要是能在这二十年里,突破驻形关,进入步虚境界,一切好说。老弟你能早早领悟神通,这天资什么的,必然了得,不过做事还得考虑周全,毕竟世事无常……”

    余慈抬眼看他,顾执咧了咧嘴:“我的意思是,如今老弟先天元气受损,也对修行不利,最好是先用药调养,筑牢根基。我想了两种丹药,老弟你不妨妨听听?”

    “……请讲。”

    “这两种丹药,一是不老丹,二就是玄真凝虚丹。”

    顾执对丹道药理最是精通,一说起来,就抓着重点:“老哥我服的就是不老丹,至今也延续了百来年了。我给你介绍,也是因为老哥我这边颇有一些存货。要说这丹,药效是不错的,服一颗,怎么也能延命十年八载,长青驻颜,活跃生机,都有可观之处。

    “不过有一点,此丹药性重了,则发其叶、荣其枝,枯其干,萎其根,十颗八颗还好,延命强身都没问题,就算是折了药性,补个五六十年可以的,可要是服得多了,药性沉积,就如哥哥我,莫看外表是华茂青松,其实修为已经百多年未进一步,如今只在等死了。

    “所以,服用不老丹,最要紧的一条,就是谨记药性,服丹要有讲究……我给老弟你把过脉,有些事儿却没把握准,在医道丹术上,我比师兄差得远了,老弟要服不老丹,最好是随我回华严城一趟,让师兄看看,更有把握。”

    余慈微微点头,但却没有言语。

    顾执则继续往下说:“另一条,则是玄真凝虚丹。这丹药你知道?”

    “知道的。”

    顾执点头道:“若能找到这丹药,自然是最好,当然,我说的是四大门阀全效丹方所炼的丹丸,实是珍稀之至,服一颗就能延寿一甲子,至少能够服两颗而不减药效,此后视人体质而定,有的再服一颗也不损药性,有的则是开始依次减半,但无论是哪种,服到第五颗,药效全无。

    “就是这样,只要能拿到足够的丹药,延寿最短也有一百七十余年……当然,这是理想状况,此丹十年八载才出一炉,一炉不过两三颗,那是少之又少,可遇而不可求,还真没听说有哪个人把这灵丹当糖豆子吃来着。”

    余慈嗯了一声,作为曾经努力争取,又意外服过玄真凝虚丹的幸运儿,他对此丹药的了解不下于任何人。现在想来,如果不是玄真凝虚丹增长的六十年寿元,也许他此时已经完蛋了?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更为关键:二十年的时限,其实也是一种误会。

    若是湛水澄……据说还包括辛乙和广微真人共同的判断没有错误,支撑他生命的先天元气只有二十年的量,那他绝对没有二十年好活!

    他可从来没忘记,方回那老家伙,在他身上种下的燃髓咒,所以,一切寿元都是要打对折的:

    十年,甚至更短。

    顾执的声音变得缥缈模糊,余慈知道有人帮忙留意就好,他更想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找办法。

    马车忽地减缓度,随后就有人影翩然进来,幽香袭人,两人搭眼一看,便都招呼:

    “沈掌柜。”

    这已是昨日以来,余慈和沈婉第二次见面了,随心阁的消息十分灵通,沈婉的反应也快,早早就前去拜访,弄清了事态缘由,而这次,她则是有备而来。

    “你们在说先天元气的事儿?”

    顾执见沈婉这么热心,如何不知其“狼子野心”?一边感叹如今九烟的吃香程度,一边也先放了个盾牌:“刚刚说起,请九烟老弟去华严城,找我师兄研究如何弄一个周全之策……沈掌柜有何见教?”

    沈婉则毫不客气地回应:“昨天回去,我也有所得。以九烟道兄的能耐、资源,延命是绝对不成问题的,但一劳永逸之法还在于,尽快突破驻形关,进入步虚境界。我以为,丹药的选择,应以此为标准。

    顾执警惕之心更重,随声附和道:“不错,不错,我刚刚也是这么说的。”

    沈婉瞥他一眼,取出一枚玉简:“这是本阁丹师拟的一张药单,上面所列,都是延命、修行可以兼顾的灵丹,按照药性,做了几种搭配,若是道友有意,可从选择或参考,有需要的,本阁可以抓紧时间调运过来。”

    “哎,你们随心阁……”

    话说半截,顾执握着折扇,但最终不再说什么。诚然,他抱着招揽余慈的心思,但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再搞竞争,实在没意思,也没水准,故而他反是一笑:“随心阁不愧是专门搞这一行的,沈掌柜想的也比我周全。不过,我们长青门也能出一些丹药,大伙儿不妨结合一下,总能想出个更好的计划。”

    “如此确是更周全了。”

    沈婉和顾执对视一笑,其心思纠结,唯有各自方知。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余慈没有立刻选择,只道:“我想再静一静。”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