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先天寿数 误会巧合(下)

    “这个……”

    广微真人把着腰带,把身子往前倾,看了片刻,就是一声叹息:“观此人眼神光,耀而不光,盛而不厚,竟是有竭泽之态,这寿元,怕是不多于二十载。【WWW.FEISUZW.COM 飞】”

    本来湛水澄还不当一回事儿,听到“二十”这个数字,就一骨碌翻起来:“哪有此事?”

    广微真人讶然:“不对吗?”

    “当然不对!”

    眼看湛水澄要抬扛,辛乙咳了一声,先一步解释道:“前几日我与三宫主借他下棋,也有些了解,此人先天元气虽有些损耗,但感觉着,七八十年寿元总还是有的。”

    “哦?要是有变化,也是这几天的事儿……”广微真人信得过两人的眼力,不免沉吟。

    当前局面下,让人不得不往昨日肆虐的魔头身上去想,不一刻,他眼就是霞光闪动:“莫非,那魔头在采撷他人先天元气?”

    这个思路一明确,许多关节便给打通:事实上,广微真人确实发现那些受到魔头袭扰的人,有一部分发生了元气损耗的现象,但像九烟这般,如此大幅度、触及根本、堪称是残酷的折损,还是头一次见到。

    如果确实如此,说明九烟涉入很深……可在盘查时,他则完全没有述及这方面的内容。

    一环扣着一环,广微真人的眉头慢慢皱起来

    “猜什么呦,我去问问便知。”

    “哎?”

    “打草惊蛇”之类的言语刚冲到喉咙间,广微眼前那只黑猫已经不见了,他只能无奈地看向自家老友,辛乙则是哈哈一笑:“与其因为一个疑点来回不停地猜疑,最后形成既定的结论,还不如单刀直入问个明白呢!”

    这倒……也是。

    广微不得不承认此言有理,尤其是在他们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前提下。

    他看向水镜,那其已经出现了黑猫的身影。

    ************

    例行公事办完,黄昭的某种心思就迸发出来,转眼就和九烟搭上了话:“道兄进过圆光阁,不知可见过那九命幻灵符吗?”

    “见过的。”

    余慈应了一声,没有继续延伸的意思,这里认识“余慈”的人太多了,虽说有乌蒙蝉蜕遮掩,但多说多错,还是谨慎为好。

    可是黄昭在激动情绪的驱使下,紧跟着就缠上上来:“九烟道兄竟然能蒙得湛仙子垂青,当真是……”

    他忽地哑口,看着一道黑影跃上了洞府之外,刻着“九烟”二字的石碑。

    “哎?湛、湛、湛……”

    “垂你个头啊,湛你个头啊!”

    带着不满情绪的话音穿过来,当场把这个表达方式不当的可怜虫打成傻子。

    阳印哎呀呀叫了一声,手指洞府前的石碑,忽地又觉得不对劲儿,忙做“我什么都没看到”状,咳了两声,负手看上方的土层。

    石碑上,有一只黑猫傲然踞坐,高度比众人还矮一些,却大有不可一世的气派。毫无疑问,这是湛水澄。

    图日飞瞪大眼睛看了半晌,终于确认来者身份,便嘟哝一声:“蕊珠宫的!”

    这个概念在离尘宗,实在与正面形象无缘,可这里也不只是一个离尘宗,像黄昭,他肯定有别的感想,然而他还没从被申斥的打击回神,那黑猫已经转过身去,只给他一个高高翘起的尾巴:

    “不要乱给别人安名目,什么座上宾啊、‘垂青’啊喵……你们有脸说,他也要有脸接才行!”

    大概这位心情正不佳的时候,一句话便将当事双方统统扫灭,涉入其的管征和黄昭统统低头,遭到无妄之灾的余慈,则是在黑脸上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铁了心的将沉默进行到底。

    可惜,湛水澄此来,就是针对他的:“你!这几天闭关,闭的什么,给我说清楚。”

    周围的气氛一下子绷紧了。

    “不至于吧,这就露馅了?”

    余慈的心脏也极不争气地跳了两次,他敢肯定,这样的变化,绝对瞒不过近在咫尺的湛水澄。

    黑猫碧瞳眯成了一条缝,她并没有遮掩自己的态度,但就是因为这份儿坦白,反而让人摸不清她究竟在想什么。

    不能让她问第二遍……

    余慈总算对“欺骗”一事还比较熟捻,依着本能,用比较含糊的语句道:“就是修炼之类。”

    含糊的回应之后,肯定是要接着更详实的解释,余慈也知道,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虚生老道通报的魔头之类。

    但湛水澄亲自过来查问,必然是在某个细节上找到了问题,仓促回应的话,露出破绽简直就是必然的!偏偏湛水澄没有任何表示,只盯着他看,这让余慈很难找到针对性。

    至于其他人,恐怕比他还糊涂……非要赌一把不可!

    余慈就这样,用相对来说比较高深的技巧,让自己的面部表情呈现微妙的变化,由于久不弹此调,且又隔着一层乌蒙蝉蜕,使表情略显僵硬,还好与他一贯表现出的木讷形象比较吻合,一般人也看不出来,他已开始信口胡柴:

    “那日与湛仙子和辛天君在三十六天下棋,出来后,鄙人就觉得心有所得,所以紧急闭关,以求精进……”

    “有所得?”黑猫眼透出幽光:“‘得’从何来?”

    九烟黑炭似的脸上,略有些尴尬,迟疑了下才道:“是从湛仙子和辛君下棋赌赛来……”

    “详细点儿!”

    “就是封禁……什么的。”

    一语既出,所有人看过来的眼光都不对了。

    虽然大多数人不太清楚里面的弯弯绕绕,不过他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比较:

    辛乙辛天君,天底下最顶尖的符法宗师、炼器宗师,可能还是最强的大劫法宗师之一;

    湛水澄,原是修行界公认的绝顶天才,但随着地位的不断攀升,人们已经不好意思用“天才”来形容,而是送上了“宗师”之称呼;

    至于封禁之术,那是绝代地仙太玄魔母赖以成道的根本——根本!

    至于九烟……他是谁?

    这样极度不对称的比较,莫说是阳印等人,就是一直想帮忙的管征也哑口无言:

    夏虫语冰,井蛙语海,当如是乎?

    **********

    眼看五月结束,还有票乎?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