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先天寿数 误会巧合(上)

    因为新近发生的事,走的晚的诸宗修士一时半会儿是离不开了。【www.FEISUZW.com 飞】北荒跳出一两个魔头不奇怪,可像三连坞堡这样肆无忌惮的,不论正邪好歹一打尽的,还真是少见。

    “源头还是在丰都城里。范围已经拢得差不多了,就是真修圈里面。这里总共也没几个人。现在没摸底的还有……”

    “单纯的记录有什么意义?那样一个大魔头,为一个三流洞府,乖乖地签字画押,嘿,至少我想不到!”

    “这不是以防万一?而且是正规的要做的事情怎能不做?”

    到这里来的各宗修士,都是各自宗门内比较拔尖儿的人物,长期相处以来,有的是惺惺相惜,有的则是越发地不对盘儿。

    离尘宗的图日飞,和四明宗的黄昭,就是如此。两个都是年轻人,又都有点儿孩子气,一旦有什么不顺眼的感觉,想再扳回印象,可真叫一个“难”。

    “先把该做的做完!”

    “回头让你们挨个查空着的洞府!”

    泰衡和张衍几乎是同时开口,前者是黄昭的师兄,后者则是图日飞的师兄,却都是承认了对方的理由,两人都是一笑,一下子把气氛缓解。

    阳印道人笑嘻嘻地在前面领头,他是最好热闹,又最怕麻烦的,后面的气氛正是他最喜欢一类,心情倒是大好。

    “来来来,孩儿们,去敲这洞府的门,刚刚谁要查来着?”

    几个年轻人被这称呼闷得不轻,但阳印大大咧咧的性子,也着实不好应付,几人对视一眼,图日飞挠挠头,走上前去。

    洞府前有一块石碑,刻着“九烟”二字,又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闭关修行,谢绝访客”字样。这种洞府在真修圈绝不少见,图日飞也给练出来了,当下便要燃起特制的信香,促人醒转。

    “等一下!”

    后面突然有人叫嚷,接着便有人影风一般刮过来,落在洞府前面,大家倒都是认得的。

    图日飞一怔:“管师兄?怎么了?”

    来人正是管征。

    出了那个大魔头之后,住在天篆分社等消息的管征和苏雨,也不免应召加入清查队伍,他们师姐弟修为精湛,是负责游动接应的,却不想在这时候跳出来。

    管征也是凑巧路过,闻言便解释:“这里面的九烟道兄我认得,是一位调香师,修炼的是化形十煞功,和魔门无关的。”

    图日飞是典型的少年人心性,顺口回了一句:“只是查查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话说得顺口,管征却是带着私心过来,脸上不由一红。

    他其实是不想让这些人打扰了九烟修行,给自家的婴舌香平添变数。想当日,他和苏雨见到顾执转交过来的婴舌香时,都为那纯粹到无以复加的质地而震惊。他们二人都不怎么精通香料之道,但凭感官,总觉得那婴舌香与前些年罗刹教提供的相比,也毫不逊色,在卖相上,甚至犹有过之。

    如此优秀的调香师,毫无疑问正是半山岛需要的,他又怎能不维护?

    这样的心思,自不能为外人道,他又不是个善于隐瞒事情的,表情就有点儿僵。还好,急则生智,他很快就想到了第二个理由:

    “这位九烟道兄,是圆光阁里那位的座上宾……”

    图日飞还没怎地,后面黄昭却是失声叫道:“那位!湛、湛……”

    出于某种缘由,年轻人是湛水澄的忠实崇拜者,只是不等他表现出这种热情,洞府门已在隆隆声打开了,显出后面高大的身影。

    “九烟道兄。”

    在管征的叫嚷声里,外面众修士不免有些发愣。由于有防护禁制的缘故,谁也没注意到九烟竟是在这个时候出关,而前面有管征力挺,他们倒也不适合摆出严苛的态度来。

    “这位就是九烟道友吧。”

    眼看事情不对味儿,这里反应最快的是泰衡,他个头稍矮,身材粗壮,这是个四明宗里难见的体型,但一身修为,却是不俗,脑子则更是灵活:“恭喜道友出关。道友近日来一直用功,想来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些事……”

    他三两句将情况介绍一遍,又露出笑容:“现在全城都在清查那魔头,经广微真人等前辈确认,魔头很可能出现在真修圈,所以我们过来做一些排查,正好走到道兄府前,不知道兄可否回答几个问题?”

    多亏泰衡这么一长串话,余慈出门就见到一大堆熟人,正有些恍惚,被这么一干预,总算有时间做一些调适,他的视线从几人脸上扫过,语调放慢,缓缓道:“请讲。”

    接下来就都是例行公事了,

    虽然泰衡等人所讲的事情,让余慈明白自己引来了多大的麻烦,但披着一层乌蒙蝉蜕,且又是一贯的沉默寡言,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关键时刻扔几个谎言出去,倒也没有人怀疑什么。

    其实就是怀疑,也不会有人表现到脸上,按照各宗商议的结果,为保安全,若是发现了嫌疑人,能不当面揭开的就不当面揭开,要等主要战力到来之后,再说翻脸的事。

    而且,阳印这批人,并非是最后拍板的人,在余慈从洞府出来后,他的形象已经通过水镜之术,传到几个大佬这边:

    “是九烟啊。”广微真人扭头,看了旁边懒洋洋的黑猫一眼,“记得他是修炼正宗玄门心法?”

    “嗯唔,好像是。”

    “什么叫‘好像是’!”

    广微摇头一笑,便准备将画面切过,另一侧,辛乙老道咳了一声:“稍等。”

    画面止住,广微有些奇怪,而湛水澄则是抬起了头。

    辛乙看水镜呈现出的清晰画面,眉头慢慢皱起来,不过语气倒还和顺:“我考考你们的眼力,只看水镜,你们测一测,他还有多少寿元!”

    ******************

    昨天刚到外地,在调适,所以昨晚上那一更飞了。不过今天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会还有一更,大伙儿见谅哈。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