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夜摩遗印 虚空纳灵(上)

    广大的天地之间,有一处地界,位于北荒之东、阴山-黑水河一线之北、拦海山以西,北极以南,是一处年年月月日日都喷涌着地火岩浆的死地。【WWW.FEISUZW.COM 飞】

    在这里,铺展不知多少万里的黑暴刚刚止歇,来自东海的水汽,被高绝入云的拦海山阻断,北极的寒流和此地喷发的地火绞在一起,天地元气燥乱,空气时刻都流淌着毒气,无比符合人们对邪魔外道的印象,而这里也确实就是当年元始魔宗的总坛:

    无量地火魔宫。

    当年的内乱之后,地火魔宫已经沉寂很久了,也确实放弃了对魔宗各派系的统治,虽然魔门内部,仍传说着此处有“自在天魔”级数的大人物坐镇,但毕竟无人亲见,慢慢的很多人就不当一回事儿了。

    这一劫来,地火魔宫的修士已经被形容为“守藏官”,嘲讽他们是靠封存在近万里地火深处,包罗亿万天魔法门的《太元天魔根本经》和记录着所有入籍魔修真名的《圣典》,每年收一些借阅、查询的费用,祭礼时再拿些好处,半死不活地过日子。

    不管怎么说,这里的生活节奏相当缓慢,相比之下,今天冯忘的步履匆匆,就很是扎眼了。

    冯忘是魔宫,掌握实权的司事,虽说沾染俗务,但一身修为极其精湛,是魔宫对外比较有名的长生真人之一。当然,在魔门,更正式的称呼是“六欲天魔”,这是一个涵盖真人和大小劫法境界的称呼,仅次于“自在天魔”这一至高称谓,大约和域外天魔“天外劫”一层相类。

    他快步进了宫的下行甬道,绝大多数时间,如果忽略了这里混乱的天地元气动向,还是能获得相当安静的体验的,尤其是在进入甬道之后,密实的封禁几乎隔绝了一切声息,使得里面脚步声特别响亮。

    走到甬道尽头,已有一个弟子在那儿候着,冯忘劈头就问:

    “谁在里面!”

    “是光魔宗的帝天罗。”

    “是她?”

    冯忘对那位明明是女身,却有“大日王”这一绰号的女修印象深刻。

    不过听说这几年来,那位行事低调了许多,不知怎地,又到地火魔宫来,是要祭拜魔主,求一份加持吗?

    “开门!”

    “是!”

    守在甬道尽头的弟子开启了机关,将严密的封禁打开一道缝隙,冯忘一步跨入,那缝隙随即弥合如初,但也就是这一点儿时间,守门的弟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漆黑兜帽下已经是唇青脸白,几近虚脱。

    地火魔宫内的人们,绝大多数都是穿着一身漆黑的袍子,罩着头脸,便是临时到此的外来人也不例外,这可说是一种制式,但更多还是因为,发源于万里地层深处,散逸在魔宫各个角落的强横魔念,对修士形神,具有极其可怕的磨蚀作用。

    那是《太元天魔根本经》和《圣典》两部至关紧要的宝典经,呼应九天外域无尽星空深处的元始魔主气息,自发放射出来。

    虽然地火魔宫的禁制自远古以来,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增强,可是,仍无法完全阻挡魔意的渗透,只有穿上那种特制的袍子,才能化解大半,饶是如此,每隔几年,地火魔宫总会有人发疯暴毙,或者是被天魔染化的消息传出来,令人闻之色变。

    而就在一刻钟前,魔宫流动的魔念强压,又有波动,且明显上行。

    冯忘就是过来解决此事的。

    越过上千道封禁,在第五级平台上,冯忘见到了帝天罗。

    此时,帝天罗也穿着一身漆黑袍子,遮住姣好的身姿,双膝跪地,面对前方无尽深渊,默默祈祷。

    除了自在天魔级数的大神通之士,旁人没有任何可能,穿过深达万里的地层,目睹两部至高典籍的真面目,想这么做的人,都被强横魔念转化成天魔眷属,或者直接催化成烟,没有任何例外。

    长久以来,魔门修士只能利用各种手段,力求在远处,也能参阅查询。

    在通向地心的深渊里,共有九级的平台,每一个都比上一级高出百里、数百里不等,进入的修士,可以按照修为的强弱选择平台驻留,在此虔诚参拜,感应到的深渊封禁,便展开类似于水镜术的机关,将深渊底部的宝典经显现在此,供人参悟查阅。

    冯忘到此,先向魔主祈祷,礼毕,才与帝天罗说话:“你在此,可知魔念增强的缘故?”

    帝天罗依旧保持着跪姿,虽非同宗,但对长生真人级数的魔门长辈,她还保持着基本的礼貌:“弟子见有玄光射出,或是《圣典》上有些变化。”

    哦?《圣典》玄光,一般都是已将真名留在其上的重要人物遭遇剧变,产生的气机反应,进阶或是死亡都有可能产生,但引起魔念波动的,则是少之又少。

    “待我看来。”

    他借用了平台上的封禁,一片彤红的光芒之后,虚空显出下方深渊底部的情况,也在此时,一道如帝天罗所说那般的玄光,从闪出,冯忘双眸光芒微闪,要观其根底。

    “唔,竟是在血狱部,是那个大梵引入的信众……这就麻烦了。”

    大梵妖王怎么说都是元始魔主认可的“分身”,此“分身”非是修行之语,而是地位的象征,差不多等于是“如朕亲临”的意思,等阶之高,每年的祭礼也要加以祭拜的。

    其所立下的“血狱部”,专门收录血狱鬼府信仰魔主的妖魔,由于等阶上的差距,冯忘没资格查探其详情。

    “就算是血狱鬼府那边,也不至于造成这种影响……等等,那是什么?”

    冯忘忽地发起了呆,他看到《圣典》上血狱部位置,正亮起一道极微弱的毫芒,像是一簇行将熄灭的火苗,与划闪十里的玄光相比,完全不成比例,可是作为真正懂行的人,他看到里面由光线拼接而成的图案,几乎要闪瞎了眼:

    夜摩印!

    这、这是魔主分识垂顾后,留下的痕迹啊!

    ***********

    抱歉,更迟了。不过……更囧的在后面:从明天起,我要到外地参加培训,十二天的时间,虽然带着本本,但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更新时间和数量更无法保证,我只能尽量保证不断更,百拜!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