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劫之位 大罗之天(上)

    余慈看了影鬼半晌,摇摇头:“你真是烧坏脑子了。【 飞】你没说能帮我什么,也没说我能办到什么,空口白话,就让我发誓?”

    稍停,他看影鬼过分激动的表现,觉得应该这家伙的脑子好好清醒一下了:“以如今这情况,你若真要帮我,自然就帮了,你若另有所求,要我帮忙——我帮你是帮你,你帮我也是帮你,不是吗?”

    绕口令一样的话,其实也不难理解,可是当前的影鬼是不会在上面耗费哪怕一点儿心力的,一切与他设想相悖的信息,他都自动屏蔽。

    余慈见他表情就知道前面的话全都白说了,无奈之下,只好弄个更直接的:“好吧,你让我发什么誓?要我做什么?”

    影鬼更是不管不顾,单刀直入:“帮我,我要做无劫剑仙!”

    “……”

    在荒谬意味十足的静默,影鬼第二次开口:“我要取而代之!”

    依旧是沉默,直到余慈撑不住影鬼灼人的眼神,才从漫长的静默,或者说是呆滞挣脱出来:“好吧,我以为你一直看不起他来着。”

    “看不起”这词实在是比较诡异的说法,怨恨、嫉妒才更确切一些。余慈用这种方式,勉强把自家情绪控制在一个理智的范围内,然后他就觉得,影鬼肯定是对新开辟的心内虚空水土不服,气机错乱,脑子真的烧到了。

    他小心翼翼,试探性地开口:“你对曲无劫……”

    “曲无劫是曲无劫,无劫剑仙是无劫剑仙。”

    影鬼虚无瞳孔的火焰,让人难以正视:“无劫剑仙,就是那万劫加身,不死不灭的绝顶剑仙,是剑道止境,剑之终极!而曲无劫,不过是个顶着‘无劫’之名的蠢货,什么斩破三千虚空,什么接引故友归来,统统是他娘的狗.操蛋……”

    “停!”

    余慈不让他再长篇大论地发泄下去,稍一思忖,他揪过影鬼,指着心内虚空最下方的屠灵狱:“看,如果现在咱们在哪儿,而曲无劫,好吧,是无劫剑仙,就算那位已经死……咳,不动了,等着我们去追,而他在哪儿!”

    他手指平等天更上的虚无:“和那位的差距,就是这样……我不说你能不能取而代之,只是这种事情,你找我,这是问道于盲呢,或者说是缘木求鱼?”

    影鬼哈了一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你不同意,我连开始都不可能。”

    咦,这厮脑子还清楚啊。余慈哑然失笑,终于正面回应:“那目标实在太缥缈,我要为这个下多大力气?等于是单方面往我身上压担子,凭什么?”

    “现阶段,有什么差别?你能力不够,帮不到我;他日你不能成就,骨肉化泥,我也要灰飞烟灭,这本就是很遥远的事情,否则何需发誓?只要你一个承诺就够!”

    影鬼没有半点儿改易心思的趋势:“我只要你在遥远的那日,不要阻我,给我充分的……自由!相应的,我会全力助你,送你到更高的位置,你到了,我自然就到了,就这么简单。”

    口气真大呀,眼光也高!

    余慈自认为也勉强算是志存高远的人物,至少对长生的向往,一直都在,也有着与之相符的信心,但要说是与无劫剑仙并驾齐驱,也是从未想过,也不会去想——那样,就太过好高骛远了。

    他摆摆手,觉得应该让影鬼冷静一下:“我不说你的雄心壮志,因为你接近过,感觉不一样,可现在这话对我来说,太远了点儿……”

    “狗屁!”

    影鬼直接跳脚大骂:“虚空神通,本就是一等一的神通,另辟天地,则是这神通之,最上的神通……”

    “你前面说过了。”

    “你根本就不明白!你在还丹上阶,就身具如此无上神通,若再不调高你的目标,不坚定你的志向,不放开你的气魄,你这神通就要废了!循规蹈矩、亦步亦趋,谨小慎微,如何能够撑得起这一片虚空世界?如何能够呼应那天道自然?如何张得开那周覆四极,包容诸天的大罗天?”

    余慈呆了呆:“大罗天?”

    影鬼咧开了嘴,因为那一阵咆哮,他的情绪真的在燃烧:“不错,就是能促使你契入天道自然,为天心认可的大罗天……到现在,你都没觉得,头顶上还少了什么?”

    余慈抬头,没有说话。

    影鬼的声音带着努力压制的情绪:“你这心内虚空,根基是玄门?还是魔道?”

    余慈仔细考虑片刻,回应道:“承启天多赖于照神铜鉴,不过这是器具之用,整体立意,应还属玄门!”

    “不错,那既然是这样,你开辟的这片天地,为何没有天上之天……大罗天?你不知道?”

    余慈摇头,但并不是说他不知情,而是另外的意思:按照玄门惯例,在三十六天这样涉及天地自然规矩法度的设计,更上层,或者最上层,就应是“大罗天”。

    所谓大罗,即包罗诸天,至高无上,为变化之根,大道之源。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辛乙那三十六天神通。

    余慈既然模仿辛乙,自然也曾设想过架设大罗天,可事情绝不是随便想想就能解决的。大罗天既曰“至高无上”,其玄奇妙化,又岂是推演所能得来?强自为之,只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徒惹人笑罢了。

    “最关键的一步,你竟然给漏了!”

    影鬼终究不是他肚里的虫子,理解有误,但这并不妨碍他努力使余慈明白,大罗天的重要性:

    “这不仅是玄门惯例,而是真正的无上妙诣,绝顶心法!只有架起大罗天,才能让你开辟的世界,真正与天道沟通,孕化玄机,否则也不过就是一块死地……”

    “天地如一。”

    余慈喃喃说话。这是心内虚空开辟的第四个阶段,也是最上的层次,现在看来,与影鬼所言颇有相通之处。

    影鬼点点头:“差不多,若论层次,你只差一步,但要我说,你……做不到!”

    余慈老实回应:“我做不到。”

    影鬼就笑:“我能帮你!”

    ***********

    铁通的线路就是个渣渣,传了将近半小时……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