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域随法动 无双剑鬼(下)

    影鬼有转移话题的嫌疑,不过上面地层杀来的人物,确实不简单,相隔还有数十里路,对方凶戾到极致的气息,已经撼动了他的“仿步虚法域”,周边九地阴气也有反应,在对方的催逼下,阴气扭曲化形,外围区域,似乎有千百阴鬼游走,带起的气啸鸣声,尖锐刺耳,简直让人怀疑,这儿是被放了一个招魂驱鬼的符箓或法阵。【www.FeiSuZW.com 飞】

    可是,不论是余慈还是影鬼,又或是铁阑、小五,都能感受到,在此百鬼夜行般的表象后的精纯剑意,虽凶戾偏激,却是纯粹至极。

    “剑意生法,这已经能称得上是剑域了。”影鬼评价了一句,倒是不置可否。

    余慈莫名有些熟悉的感觉,不过他没有在上面费心思,而是直接收了法域。

    这引起影鬼的好奇:“怎么了,不干上一场?”

    余慈简单回应:“我累了。”

    影鬼闻言却一惊:“不错,这等神通运使还是节制些好。”

    余慈其实是另有所想,随口找了个理由,没想到影鬼竟给当真了,不由哑然,停了一下才笑归正题:“我是说,这里不是还有别人么,莫要给当枪使了!”

    影鬼自然是精明的,刚刚只是注意力完全被余慈的法域吸引了,一旦回神,就醒悟过来,这附近可还藏着一个可以设立孤独地狱的厉害人物。

    原本双方都在暗处,可这么一闹,倒是把自己一方给暴露了。还好,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唔,……小五!”

    五岳元灵应声响应,驱动地气,将众人护在其,又要遮蔽相应气机,余慈却在此刻道了一声:“且住!”

    趁着地气合拢前的一线空隙,他弹指一道星光飞出,也在此时地气屏障合拢,遮住了余慈等人的气息,在低于地仙的感知层面下,完全可以认为,他们这一行人,彻底消失了。

    而那点星芒,便在众人气息消失的同一时间,膨胀、分裂,竟是凝成三道和余慈面目神情一般无二的人影,分成不同方向飞走。这是太乙星枢分身,余慈现在运用起来,倒是愈发地精到了。

    只比分散离开的幻影分身迟上一线,上空地层分,一个人影驭剑而下,直抵余慈等隐去的区域。这时候,余慈已经无声无息地来到近二十里外,这个距离不太可能被人发觉,但也看不到那边的情况,最后还是小五借地气感应,将那边情形用水镜的方式复现出来。

    来人身形枯瘦,形貌颇是丑陋,戾气深重,到了此地,剑光不消,几个震动音,便将周围地层搅得如稀汤一般,几具尸体都不能幸免,便连最初被余慈弄得气血走岔的那人,也在半昏迷间给搅成了渣子。

    沾了血气,剑意戾气更重。便在这剑意将止未止之时,这家伙在原地滴溜打了个转,每次都像是要倾向某一方,但最终还是留在了原地。

    都是使剑的行家,余慈等人对其肢体语言最是清楚不过,每一次要驭剑追去,这家伙都做出了否定判断,随即消去勾连的气机,连着三次,都是如此,对应的,自然是余慈使出的小手段。

    竟是不为太乙星枢分身所惑?

    影鬼不免就感叹:“此人直觉真如野兽一般。”

    此时余慈看这人,越来越觉得面熟,还有那剑意也是如此,念头闪了两闪,忽地啪声击掌:原来是他!

    余慈初到北荒时,曾以心象分身修行,吐纳月华,没到想招来了麻烦,一通好战,这人就是最后出手的剑修,其凶戾的剑意,给余慈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听刚刚那些人的称呼,这位叫什么“浑了”?真是个怪名字。

    不上当就不上当吧,反正此人也无法穿透小五的地气屏蔽,余慈准备再看看情况,可这时候,一具飞出近百里开外的太乙星枢分身,却将某个极微弱的感应反馈回来。

    余慈呆了一呆,虽然那个反应很快就消失了,可他还是能做出一个初步的判断:高手啊!

    这是一个巧合,应该是太乙星枢分身正好经过了对方藏身的位置,不过余慈的决断力可不差,他近乎本能地给远在百里外的星枢分身下了指令,下一刻,那玩意儿便轰然炸开,实际威力不强,可在如今的地层环境,却是非常的“醒目”。

    余慈就看到,那个“浑了”闻声转身,只是迟疑了极短的时间,就驭剑而走,扑击过去。

    余慈觉得,吸引这家伙的,未必是爆炸本身,很有可能是爆炸点附近,那个隐藏的高手,暴露了些微气息,被“浑了”捕捉到。

    啧,招惹了这样一个家伙过去,那个高手应该也很头痛吧。

    可紧接着,余慈就发现,“浑了”以比去势更高的度倒退回来,剑气轰鸣,却是瞬间就落了守势,而在那个方向,灼然气机侵掠如火,瞬间就是燎原之势,这处环绕黄泉秘府的死阴绝窟,竟似要燃烧起来。

    之前隐匿的气机高调显露,其层次更是一路拔升,初时只比“浑了”高出一线,然而转眼就连跨出三五个层次,顷刻之间,便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一只巨手,半张时便笼罩半亩方圆,指甲如弯曲的利刃,从灼热的地层探出,直取“浑了”,轰轰的火焰爆燃声,亦有着撼魂动魄之效。

    影鬼近于虚无的眼眸眯起来:“起码也是长生真人级数……而且是赤火妖炎的路数!”

    余慈也眯起眼睛,看水镜上传来的图像,虽然之前已经有过类似的猜测,可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那是另一种感觉。

    巨手压倒性的力量使得“浑了”四周土层彻底成了一锅沸腾的油汤,而“浑了”就是油汤里翻滚的小鱼,这就是层次上不可逾越的差距。

    “你在他的位置……”

    影鬼以讽刺的调子开腔,但接下来的话让余慈大感意外:“你在他的位置,就可以用法域试试,至不济可以隔开气机影响,找到脱身的机会。”

    其言下之意就是,他能够在真人修士手,夺得一线生机?

    虽是没有正面夸赞,但这种表达对影鬼来说,已经是相当罕见了。

    正奇怪的时候,耳边突响起一声大喝:“好!”

    影鬼失声叫嚷,与之同时,水镜,“浑了”剑光急剧扭曲,已经完全失去了寻常形态,乍看去更像是一只愤怒吼啸的狰狞鬼物,在沸汤般的土层撑开一片空间。

    **********

    囧,今天午的一更肯定要顺延了,还是晚上七八点钟。呃,有没有觉得这样的更新时间更好点儿的?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