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域随法动 无双剑鬼(上)

    【WwW.FeiSuZw.CoM 飞】[本章由为您4∴⑧0㈥5你个变态这也叫漂亮?

    反正余慈是绝不会承认,这个时候,他心也存在类似感觉的

    这是与出剑、画符迥然有异的体验,正如影鬼所说,以对方的呼吸为契机,通过对法域虚空的绝对掌控,感受呼吸对周围区域影响,由此反推出其气血运行的规律,再由此生发,由外而内,只需一个时机和相对较小的力量,就能让那人气血走岔,破坏气脉窍xùe的正常运转

    影鬼没有教他具体的技巧,是余慈自己调校过来,当然,只涉及气血运转,还是比较浅薄,远达不到所谓“赋予”和“剥夺”的层次,但总归是个好的开始

    对此,他有着强烈的鲜感,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讲,这是个领域,但并非是那么陌生

    涉及到气机和时机的判定,除了计算之外,还需要瞬间的选择和判断,才能做到用最小的力量,撬动最大的成果,而这正是余慈的长处所在

    影鬼仍然不屑:“小家子气而且这效率……”

    但他也要承认,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同伴的惨状显然是把其他人惊住了,一直都表现出高度默契的敌人,首次出现了进退不谐的情况

    还好破绽刚lù就调整过来,余慈也没有趁机发动,那五人齐声呼啸,积极上抢,气机蓄而不发,只拼了命地拉近距离如此战法,想来是刚才法器被小五刷掉,心有余悸之故

    影鬼的讥讽还是如影随形:“啊呀?你竟然让他们锁定位置?”

    “怎么?”

    “你看看小五,它在黄泉秘府放出符禁的时候,你能找到它的本体?你要明白,只要你放出这神通,你和敌人就在两个世界——你在‘你的世界’,他在‘你控制的世界’只要你愿意,他们就永远不可能和你的本体接触”

    余慈哦了一声,倒是想起辛乙在秘府封锁赵子曰的冲击,确实有咫尺天涯的手段不过,这个应该是虚空神通的范畴

    影鬼冷讥道:“你这心内虚空,难道不是虚空神通?你就那么点儿心气?一定要记着,步虚法域本身层次就低,所以在在立意上要高之又高,在技巧上要jīng之又jīng,设想一下你和铁阑对战,要是你的心内虚空抓不住他,让他近身,你就死定了”

    那也未必……现实里他还是能挡上几剑的,但余慈很聪明地没有和影鬼犟嘴

    “如果一时做不到,那就先取其次,让他们失去对你的感应”影鬼继续提点,“既然你有法域可用,就要用到底,制造出绝对的优劣态势不如此,什么法域都只是个huā架子……咦,这是隐形灵光加持,是从九命幻灵符上得来的,不错,不错”

    影鬼鼓掌叫好,由于某种他的某种算计,击掌声传得tǐng远

    高永听到了

    他是yīn山派外堂有数的高手,也被宗mén大佬评价为“会做事儿的”,此次携手下来为宗mén咒法堂定位,事情本来也很圆满,哪想到临到结束,却碰到这么一出

    他最初的判断是,碰到了哪个步虚强者,且是个极擅于利用法域的人物,星光笼罩,落法器,暗伤人,都是法域的功效,为此他命令手下合力前冲,要败求胜,看能否抢出一条路来

    可这时候,已锁定的目标突然消失了

    他双眼大睁,脑mén血管突突直跳,便是如此用力,看到也只是漫天星光,他的同伴也是一样要说他是还丹上阶修为,也将宗mén秘传的定心咒念了几十上百遍,可依旧是半点儿效用不显

    凭着先前的记忆,他应该已经切入到那人的近身区域,紫府元神朗照,本可dòng彻十里言圆,但眼下除了星星,还是星星……不,还要加上那个在灵光之海载浮载沉的玄武法相

    正惶huò间,他听到了不远处的击掌声

    顾不得判断真假了,他口发尖啸,带动还能出手的四名手下,以宗mén心法,将劲力拧成一股,猛地折向

    或许是他的运道,便在众人折向之时,虚空倏地震dàng,一道极其熟悉的凌厉凶意,竟是自上方地层袭来,破开了“幻相”的影响,传递进入以前他是见了这人就躲,可现在,他却是大喜过望:

    “冲过去,浑燎大人马就到”

    众人一时间士气高涨,受此刺jī,高永作为连接众人气机的关键节点,感应愈发敏锐,还真的捕捉到了一点特异的气机,那处星域之间,也确实有些异样

    就是那里

    他已经聚合众人之力,要毕其功于一击下一刻,他看到了那片bō动的灵光,恍惚间,他像是见到夜风呼啸,吹过山脉,带起了如làng涛般的林海,便在其,两只血红的眸子亮起来:

    吼

    眼前掀起了风暴,星空在剧烈扭曲,而每一道扭曲的深痕间,都亮起了眩目的白光,像无数道虹光jiāo错

    护体罡气嘶然开裂,随后就是他的肌体,转眼两半,当然,同样下场的,也包括他的手下他面目扭曲,最后的尖啸声里,紫府元神化为一道灵光,破开天灵逃走,而那渐渐清晰起来的巨虎只是眼神扫过,凛然煞气便灭绝一切yīn物,什么元神,尽都灰灰

    见内里诸人尸横就地,余慈吁出一口气,瞥了影鬼一眼,影鬼有点儿尴尬:“想测测你的应机变化,哪想到来得这么巧……咳,我是说,你做得不错,就该战决”

    情况有了变化,余慈不想和他纠缠,只道:“没想到剪虹绝光法用在这里,竟是如鱼得水,不,根本就是风助火势,顷刻燎原”

    “法域本就应该配合相应的法mén嘛,你这星辰天域大都来自于天垣本命金符,自然相得益彰……”

    “嗯?”

    影鬼迎上他置疑的眼神,笑眯眯地道:“不过一些运用基础还是要打牢的,要不是前面教给你那些基本变化,你哪能头一次就将符箓用得形神兼备,有法相相随?对了,好象来了个高手,你怎么应付?”

    下一较迟,大伙明早看比较好另外,眼看月底了,红票月票啥的能再搜刮几张不?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