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界域法度 精到点拨 (上)

    “真人请。【www.FeiSuZW.com 飞】”

    蒋望小心翼翼地在前引路,他是三连坞堡的堡主,作为丰都城的外在门户,这样重要的位置,是被丰都城最大的地头蛇三家坊拿下,蒋望有还丹上阶修为,又是贺家外姓,位置坐得很是稳当,平日里行事颇有些张狂。

    不过,此时在他身后,是北荒第一等的大人物,天篆分社的广微真人,是那种吹口气儿,就能够让北荒晃三晃的大能,蒋望再狂,面对这位,都要把尾巴夹起来。

    其实每隔几个月,广微真人都会到坞堡来,检视研究元磁大阵,两人间还算熟悉,可这回情况很不一样。

    来到死者所在的院落,进了房间,他看到现场还是原样,杜胡山的尸身横躺在榻前,双目怒睁。

    广微真人一言不发,上前检视。

    蒋望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杜胡山的尸身绝无外创,在脑宫有被攻击过的痕迹,但找不到来路,周围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

    广微真人没有回应,他立刻知趣地闭嘴。

    检视尸身花了大约两刻钟,期间广微真人还是一句话不说,等他们出来,让蒋望有些意外的是,院门口正等着两个道人,年长的纯厚朴素,不甚引人注目,年少的则神情冷峻,但见二人过来,就趋前拜下,口称“广微师叔祖”。

    “哦,是知水啊。”

    年轻道人是清虚道德宗比较出彩的四代弟子,年纪轻轻已经是还丹阶,颇受师门重视,以前也见过广微两回。

    广微便问:“你之前也受到外魔侵扰?”

    “弟子不知是不是外魔。当时本在做功课,但觉真灵被摄入一处五色斑澜的天地,里面并无常形,倒有部分区域可随心意演化,描摹山水,弟子只觉得那边妖异,便叱骂激人出来,但马上就被清出,回归本体。之后便禀告鸿安师叔,在师叔护法下内视查验,未发觉有异。”

    知水描述非常客观,几乎没有任何主观色彩,旁边的鸿安道人亦证实道:“弟子以‘守静观法”察验,亦未发现有异。此外,大约是与知水同一时间,弟子有入定时,有受外物侵扰之感。“

    广微真人微微点头:“你们也算走运的,这院子里的杜胡山有步虚修为,如今却死了个不明不白……”

    蒋望在一边,只觉得怪异绝伦,杜胡山在北地也是魔门重要人物,不说是无恶不作,却与广微真人等正道人物格格不入,偏在此时,这些正道人物却是主动究其死因,追索凶手——事情真的闹大了!

    ***********

    死阴绝窟之,影鬼愕然回头,见到身后人影,便有些发呆。

    “哇噢,是万里闲庭的神通吗?”五岳元灵最近从影鬼那里接收了好多信息,又爱瞎想胡猜,不免就有此问。

    “狗屁,还遁地金光呢!”影鬼斥了一声,转脸又看过来,“你这是,心象分身?”

    旁边铁阑也现身,同样有些发愣,见他们的表情,余慈难免有些得意,这正是他重辟心内虚空后,神通的显化之一。

    他那承启天与组合而成的各处心内虚空相通,便是万里之隔,在承启天,也由他控制,理论上,其心象分身完全可以在其间来回,事实证明亦是如此。

    “重辟虚空,又多一门神通?不错,如此心内虚空,自然称得上是一门神通。”

    影鬼有些恍惚:“原来如此,你这么一搞,我倒能想到那些神主分身神通的源头了,你现在也算是小半个……当然,天底从没有像你这么弱的神主。”

    对他的嘲讽,余慈不以为意,他过来就是让影鬼品评来着。尤其是这一门神通,更多要用在对敌之时,他手边可没有比影鬼更有眼力的家伙了。

    影鬼也当仁不让:“觉得挺得意是不是?限制呢?消耗呢?难道你能用这玩意儿随便来去,一点儿都不担心出什么意外?”

    “意外我不清楚,不过限制还是有的,消耗也是有的。”

    余慈慢条斯理地回应,经过元神真性长时间的推演,余慈不敢说毫无瑕疵,但在他推演出来的结果,细节不是问题。

    “理论上,只要有一人成为我那承启天的一部分,我就能以之为门户,到达世上任何一个角落,不过前提是,他必须能承受心象分身的层次和力量。所以过来的时候,我选择的是铁兄,如果是你,等我过来,你大概就真的只能在世上留个影子了。”

    说着,他话锋一转:“不过我也可以视其承受底限,调整心象分身的力量,通神对通神、还丹对还丹、步虚对步虚,诸如此类。还可让多人分担……”

    影鬼冷笑一声:“消耗呢?你跨越这么长的距离,就算是心象分身要随意虚实转换,难道就一点儿力气不用花?铁阑,你说!”

    铁阑是不会对影鬼撒谎的,他老老实实回应:“余仙长过来,共耗去弟子四成气力。”

    余慈倒也自觉,也接着道:“我这边是两成。”

    这是丰都城到黄泉秘府的距离,大约有一万两千里左右。至于其他的消耗标准,还需要多次试验,才能确认。

    影鬼自然是大肆嘲笑:“人家信徒,请来神主分身,怎么说也能以弱换强,你这边倒好,不能增益战力也就罢了,还先把这边强手折去半个……”

    余慈倒也不恼,只皱起眉头:“这倒真是个问题。”

    不过他隐约又觉得,事情并非这样局限。

    倒是铁阑难得开口,说了句公道话:“余仙长精通符箓,对全局效用远在我之上,更有出其不意之效。”

    “费心费力搞这个神通,就为了偷袭吗?他还真闲哪!”影鬼漫声道,“其实来一场实战就好,验验根底。”

    “实战倒有一场。”余慈将他与杜胡山的交锋描述一遍,同时虚心求教“步虚法域”的运用。

    半晌不见影鬼说话,他奇怪看去,却见这厮呆看着他,神情古怪极了。

    “喂?想什么呢?”

    影鬼猛地回醒,干咳一声:“步虚法域,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描摹出来的四不像,怎比得上真人界域的神通广大。再说,堂堂剑修,斩的就是界域之流……不说我,你便看铁阑,什么时候用过法域?”

    这个余慈自然知道,不过你这厮说废话做甚?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