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重辟虚空 人间天域(下)

    北荒亘古无休的黑沙风暴,固然是恶劣到无以复加,但依然无法阻止部分生灵在其繁衍生息,并形成一个特有的生态圈子,生灵之强韧,可见一斑。【WwW.FeiSuZw.CoM 飞】!。

    据不完全统计,从北荒地面,到百里高空,这片黑暴肆虐的区域,生存着至少三千种、以百万计的大型生灵,其不乏如火沙鸟、飞甲妖龙、金角蟒等堪比还丹甚至步虚战力的凶兽。

    这些凶悍的生灵,在恶劣的环境彼此猎杀,或许智力有所不及,但敏锐的生灵本能,却让绝大部分修士都为之汗颜。

    便在此刻,这些生灵,尤其是处于最顶级层次的那些,有一些本能的不安。一只两只无妨,但百只千只同时反应,便有一圈沉郁的灵压倏在扩散。这灵压又影响了那些浑浑噩噩生活的低等生灵,高位对低位的压力,立时引发了更大范围的骚乱。

    “呼啦啦!”

    黑沙潮水,千百只无尾鸟飞起,汇结成群,高飞入云。

    刚经过的一艘飞舟,诸乘客都是奇怪:“这么大的无尾鸟群,还真是少见,且能飞得这么高……”

    “是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

    “快走快走,这热闹看不得!”

    经验丰富的旅人就催促船老大赶紧躲远点儿,飞舟应声加,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还是低估了“热闹”的范围,一路飞行,前面没了无尾鸟,却有一条飞甲妖龙仰天长嚎,吓出船人一身冷汗。当然,也有少数几个兴致盎然。

    “群鸟惊飞,妖龙啸云,生灵躁动,莫不是北荒又有什么宝物出世?”

    袁海飞露出最从容自信的笑容,对身边佳人道:“白莲师妹,前次咱们错过了黄泉秘府出世,说不定这一回,还能试试机缘。”

    旁边,雪白衣裙,淡雅如莲的美丽女子微微一笑,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

    就是这样温和,又带着些矜持的态度,让袁海飞从内到外都痒了起来:不知是哪个宗门,养出这么个妙人儿来。叫她师妹也不恼,遮莫是也对我有意思?若是到了丰都城,再加把力,说不定……

    想到妙处,身已不是痒,而是热了。

    偏在此时,那白莲轻盈起身,走去飞舟前端,袁海飞一怔,本能要起身相随,却不知为何第一下没站起来,眼看着女子走到船老大那边,说了句什么。

    船老在明显有些吃惊,但终后还是打开了供客人临时出入的舱门。

    狂风卷入卷出,随即被船舱内的法阵压制,可那女人便像一个幽魂,随第一波高空强风飘出。袁海飞“哎”了一声,猛跳起身,抢前两步,看舱仅有的舷窗。便见那女子真如一朵素白连花,在虚空绽开,随后便在黑暴隐没不见。

    不理会那些身外烦恼,白莲在暴风慢慢沉降,什么风沙都无法侵入她身外三尺方圆,如此飞降约十余里,她停下来,轻声道:

    “穷奇可在?”

    黑暴响起一声低沉的咆哮,便似暴风之威激增十倍,但这样也无法吹动女子雪白的裙角。

    “如今不知是哪个魔门高人,架起魔域,要染化周边生灵,外魔萦心,对你康复不利,不如让我一试?”

    说刚说完,黑暴,一个高有九尺的巨汉跨出,额骨突起一圈,狞恶的面孔相当有威慑力。只是此时,这大汉正捂着脑袋,一脸烦燥:“魔门?我就说呢,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往里面钻,哪个家伙,竟是如此嚣张?”

    白莲浅浅一笑:“这与我等何干?”

    错了,这和你们有关系……有很大的关系!

    无数个或平常或异样的场景,在余慈心头流过,同时显化在重新开辟的心内虚空,位于星辰天域之下。

    那是由无数人的六识感知所拼接成的巨大的图景。出更稍谨慎些的考虑,这一次平等珠激发出的照神铜鉴异力,足足飞了百里高空,才四散飞落,照神图的范围,开始由而下,逐步填充。

    初时是一些凶兽,零星的修士,还丹境界及以下的人,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感觉,便被神意星芒附着,成为拼接这片世界的工具,倒是有些凶兽,各自微小的感应作用在一起,形成了不安的灵波,引起了骚乱,当然,那也没什么。

    随后是那些步虚强者,在平等珠的催发下,以前的阻力轻松突破,也有一些感应特别敏锐的家伙,还是将神意星芒排斥在外,但已经无碍大局。

    神意星芒在下坠,地面的三连坞堡,很快也纳入其范围,且还在向更下层蔓延。

    至此天下地下,无所不包,越来越详实,越来越丰满,越来越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便像是将“人间”移入此间。

    余慈看到,群星之下,生活着以万计的生灵,人流熙攘,车水马龙。又有沙暴如海,鸟飞兽奔,单只如此,与以前的照神图也没什么差别,但余慈明白,肯定是不同了的。

    余慈高踞天穹之顶,看着星辰天域之下,另一类闪烁的星星。

    那是在“人间”浮游的神意星芒,每一个闪烁点,都是一个寄生的对象。而每一颗神意星芒,都可由余慈心神寄托,他的力量能够借此发动——在现实,无论是寇楮还是灵犀散人,都已证明了这一点。

    如今,余慈只是要再前进一步。

    由于神意星芒的缘故,余慈不但了解星芒寄生对象五感六识收集的信息,也能捕捉其气机,透辟其心理,剖析其**,直至……向前一大步!

    把握其物象、总括其心象、开辟其虚空!

    开!开!开!

    可曾见过弹指间,万千虚空生灭?可曾见过刹那间,无量世界存亡?

    余慈看到了。

    开辟心内虚空,绝不是简简单单,念动即成,可余慈除了推演许久的神通,其心神寄托的,还是神意星芒。

    星芒便像是渴水的种子,深植入对象神魂深处,伸展根系,汲取养份,就此运化,生根发芽成树开花,而衍生出来的“果子”,就是一片如梦如幻的虚空。

    也不是人人都能成功,事实,成功率百不及一,有的甚至开启了又闭合,生成了又毁灭,可在成千万的基数,依然获得了令人振奋的成果:

    以千计的彩光冲霄而起,横亘半空,汇结成一层新的天域,分隔星辰和“人间”,其千变万化,无有穷尽。

    一人一世界,瑰丽岂相同?我有穹窿盖,周覆化其。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