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重辟虚空 人间天域(上)

    “各自独立又相通,这个弯儿总算绕过来了。【 飞】&&”

    余慈的心念转眼就回到了丰都城真修圈的洞府。刚刚通过孤独地狱的提示,他一下子想明白了元神推演成果,一个有些混沌的疑题,且不是泛泛地通达道理,而是一气而下,贯通了相关的一切气机变化。

    这种顿悟式的成果,印证了元神、识神更深入的沟通,也代表他的神魂修行再进一步。先天真性灵光辐照紫府,使得余慈顷刻间恢复到最佳状态。

    天赐良机!

    紫府元神捕捉到了当前机遇:长时间的推演消耗心力,但若是自然休息恢复,又可能把思维给弄得僵了。想找到这样一个真力弥漫,精神活泼的茬口,可是相当不容易。

    当断则断!决断从紫府元神处发动,随时将那紧张又适度从容的感觉扩散到脑宫的每个角落,由此带动周身百节,令气机汇聚,并再度反馈回去。如此,从神意到元气到形骸,精气神像一条绞索,各股扭合成一处;又似凝成一颗无有瑕疵的珠子,在虚无大放光芒。

    随后,一切意象隐去,余慈呼吸闭绝,虽有精气往复流通,却是逐步内敛,无限地接近静止。

    空气轻响,一道白光自眉心射出,凝化为一枚方印。这是道经师宝印,本是余慈祭炼的法器,此时却是自发脱离;接着就是丧乱九孔散魂烟壶,无法继续在体内温养,摔在地。

    这还不止,又一道光自余慈口鼻飞出,在静室内张牙舞爪,却是已恢复全盛期约七八成实力的天龙真意,也给排斥出来;袖,照神铜鉴青光敛消,滑落榻;云楼树空间内,为隐藏身份而暂收起来的捆仙索,藏得更深的如玉神洞灵篆印等,也在同时失去了依附的气机。

    此外还有十阴化芒纱等,早先就封绝了感应,此时更不必说。

    对此,余慈全不在意,因为他早已心神泯化,对万物、对自我的感应都浑茫起来。纵使全身法器尽都脱离,对此时的他来说,也不能引起丝毫心念波动。

    如此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那几近永恒的混沌,某个缈不可测的灵机激发,带来了仅有一束光,仅有的一个变数。

    此为一切变化之始。

    莫名地,一幅图像在混沌铺开:深夜、道观、静室,那个木讷而率直的男子,授“笔”传艺,一“笔”划开了一片天地。

    恍若时光回溯,混沌又擎出一支如椽大笔。只是这次,无需再假手于人,笔尖只一点,便有一道奇妙的符箓就。

    生死一翻掌,成毁颠倒颠——此乃生死符,是生死玄机所系,生根死源,皆发于其,也是统合物象并超拔其的心象根本。

    符出雷动!

    一声沉闷的爆音,似来自无尽深处,而其震源,却是发自于生死符。下一个刹那,爆音就“亮”了起来,如同直接炸响在颅脑内,炸响在心脏。

    无可抗拒的力量击穿了混沌,便如开天辟地……事实,也正是虚空开辟。

    余慈的心神似乎是从深水升起来,然后,他“看”到了无数星辰闪耀。他就在其,在升,在无止境地升,虽是星辰繁密,在这繁密呈现了层次区隔和丰富清晰的条理。

    他在其,很快明白了自己的位置。

    “我当在北。”

    北方天空,玄武星域,七大星宿,近千颗可以目见的星辰齐齐闪亮,而其更有一颗,光辉夺目,孤立天宇,即是余慈当前本命星辰,北落师门。

    “我又在西!”

    白虎星域的千余星辰也灼然闪亮,毕宿第一星尤其醒目。

    与此两处星域相衬,东、南星空对应呈现,无不辽远阔大。整体又呈现一个奇妙的弧度,绝非在平面罗列,而是星垂平野,天罗周覆,是谓“天穹”。

    四方既明,乃见央。

    央三垣星域,益见清晰,而其正在天穹之顶,四方星域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莫不居于其下,群相拱卫。

    如此已有下之别,内外之分,余慈的位置便在北天之,仰望三垣。

    但这又怎能限得住他?这是他构建的世界,他的能力有限,资格却在最边!

    心神仍做逍遥游,继续升,转眼脱了桎梏,登入三垣。这时的一切仍显得模糊,不如玄武、白虎两星域那样真切,余慈也不在意,继续升,直升到三垣之,登临绝顶,方开始俯瞰这天星世界。

    壮美而瑰丽的星空,就在他脚下!

    几无可抑止的颤栗击了他的心神——这是多么让人痴迷。

    恍惚片刻,余慈心神重又凝定,他总算还记着,这仅仅是初步而已。

    居高临下,他再看这天星世界,便知道,这里太高了,下方却是虚渺无凭。他不能像辛乙那样,直接造出三十六天,因为他没有对方雄厚无比的修为打底,所以,势必要构筑一个根基:

    “有天岂能无地?然而……何者为天?”

    他站在天穹之顶,看这个他一手打造的世界雏形,哑然一笑,带着成竹在胸的笃定,以及开天辟地的豪情,心神便化为九天雷音,倾泄而下:

    “这星空为我所化,我便是天,我之下,就是地!”

    心神显化,这天穹之顶,蓦地化出熊熊烈火,色如赤金。这是心炼法火,因为和他愿力缠绕,倒真是不分彼此,刚刚法器离体,这玩意儿也还留着。而在火,有一颗珠子,不停滚动——既然心炼法火贴,连带着平等珠,亦如是。

    在现实层面,余慈眉心开眼,竖瞳气芒炽白,其后的平等珠,放出一道光束,正榻平置的照神铜鉴。

    青光剧盛,集束如剑,又化无形,世人皆不可见。而这无形之光破开洞府之顶,又穿透方地层,再撞开百里黑暴,直入碧霄。在势头使尽的最高处,砰然炸开,千万星芒,飞落如雨。

    “嗯哪?”

    圆光阁,正蜷成一团睡懒觉黑猫迷迷糊糊抬头,看向窗外:“刚刚有什么东西飞去了,哎?有人遮蔽天机?”

    她稍稍起了兴趣,不过要从一团乱麻的感应找出真实所在,实在是太耗心力了,只算了微不足道的一点儿,她就忍不住烦躁:“没意思,梳理天星干扰还是找师姐比较好,而且还是在三垣星域……三垣?对了,来之前,师姐吩咐我什么来着?”

    久睡之后,脑子不太好使,想了半天,却是越发地糊涂,她干脆将脑袋再埋进臂弯里:“喵的,睡觉……醒来再和师姐联系就好了。”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