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建小地狱 乱大北荒(上)

    余慈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Www.feiSuzw.coM 飞

    在湛水澄的心情起伏,忽喜忽怒的危险时段,他依然仍够抱着九幽牢逃回洞府,且还保持人身,没变成老鼠蟑螂臭虫之类,实是祖宗庇佑。

    他甚至还顺回来了半盘子仙果——辛乙的“过河拆桥”还没做绝了,至少留下这半盘仙果,每个都是一等一的灵根,或滋补元气,或养护神魂,且效力都是极强,若是放到随心法会上,那是能让各方修士打破头的,对余慈来说,倒也不无小补。

    一回到洞府,他立刻宣布闭关,其实就是在洞府的石碑上,留下闭关修行,谢绝访客的牌子而已。

    当然,在此之前,他也没忘记和顾执说一声,将那盒已经精炼完毕的婴舌香,挑出一半来,托顾执送到天篆分社那边,交给苏雨,以安其心。诸事妥当之后,他封了洞府,到静室,开始研究九幽牢。

    说到底,湛水澄还是相当大方的,除了将九幽牢交给他,还附赠了一份儿运用法门,这可是蕊珠宫出品,比他自己研究,可要详细太多了。

    可惜,余慈并不当真准备使用这件宝物。现阶段,他只循着湛水澄所赠法门的指引,慢慢了解这宝贝的结构,

    九幽牢本身的结构并不复杂,概略来说,就是一个材质特殊的金属盒子,装着那神憎鬼惧的转轮屠灵魔光。其间又有一些禁锢鬼物的空间,或是安排其出入的甬道等,再分几个层次,分别对应那些或服从或倔强的俘虏。

    这一切都围绕着转轮屠灵魔光来安置,若将九幽牢估价,转轮屠灵魔光毫无疑问会占据六成以上的份额,另外三成是归拢魔光,并维持其存在的禁制、材料等等,最后一成才是设计的思路之类。

    而对余慈来说,后两者都不是必要的,他的目标,只有转轮屠灵魔光而已。

    他已准备好必要的工具,其实也就两样:心炼法火和佛骨熔炉。

    对他来说,只要将九幽牢扔到佛骨熔炉里,就万事大吉,心炼法火会完全按着他的心意,将转轮屠灵魔光从九幽牢的结构剥离,至于后面怎么用,就看元神推演的结果了。

    思路刚走到这儿,他心便是微动,识神元神相通,将信息破译。

    你妹哦……还要等!

    元神真性竟是出尔反尔了!倒不是说推演不顺利,而是经历了今日之事,那边又汲取到了新的养份:三十六天之,捕捉到的诸多灵光,是非常好的参照,需要一段时间梳理,对以前的思路查缺补漏,不断完善。

    虽是拖延,但这是好事无疑。

    余慈也不能闲着,他现在要参与进去了,后天识神的推演能力,远不比上元神真性之神通,但二者的沟通联系,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这其实就是元神真性之光浸染整个神魂的过程,当其间的层次分际完全消失,就是余慈阴神转为阳神、后天拔为先天,神魂修炼圆满之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会一直持续到他得道长生的那一天。

    便在这样的参悟,时间飞流逝,三五天的功夫一闪便过。

    这一日,余慈突地心神跳动,将他从深度入定的状态驱赶出来。原是以为元神推演有成,可随即就现不对,心念转了几转,忽地就飞越虚空,和万里之外、地渊之的魔种残灵勾连。

    是影鬼和五岳元灵到了。

    它们两个终究还是没找到陆青,两日前回返,跨越近十万里长途,此时距离黄泉秘府也已是不远。

    自从余慈用心炼法火将影鬼重新塑形之后,双方的心神联系倒是愈紧密。影鬼就传来消息,它已经锁定了黄泉秘府的位置,只不过眼下那边也太热闹了些。

    那日,辛乙以惊天动地的三十六天神通,招引后土皇地祇法相,将那秘府沉于绝窟之底,划黄泉之河隔绝内外,更有地脉黄龙隐没其。照理说,这样的布置,便是寻常的长生真人,也要掂量再三,吓阻闲杂人等,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可事实证明,辛乙还是低估了北荒亡命们疯狂程度。

    在封锁秘府后的这些天里,冒死潜入的修士每天都有上百个,只不过其的绝大部分,或者说全部,连死阴绝窟和黄泉河都越不过去。

    “某某某强闯绝窟,在阴气里没了顶。”

    “谁谁谁仗着宝物,强渡黄泉之河,让地脉黄龙一口吞了。”

    类似的消息,每日都大批量地传入丰都城,并广为流传。余慈闭关之前,那里已经埋葬了过三百人,其包括两名步虚强者。即便如此,亡命们依然是前赴后继,没个休止。且因为随心法会的结束,大批高手注意力移转,那边更有愈演愈烈之势。

    影鬼和五岳元灵到达时,看到的就是这等情况。影鬼自然不是傻子,见状一方面寻找秘密潜入的办法,一方面和余慈联系,看看那魔种残灵是否能做下配合。

    余慈也想尝试一下。心念便移转过去,这时他现,外面热闹,秘府内部其实也不逊色。

    四五天的时间里,业火的扩散度比预期要慢许多,到现在也就是蔓延到三百里方圆,不过只要是蔓过去了,区域就完全成了业火的世界,从天上到地下,彤红的火焰弥满整个空间。

    若只如此,还称不上热闹,真正让余慈大感意外的是,业火区域内,竟然多了一批生灵。

    他驱动魔种残灵,在业火外围遥遥观察,彤红的火焰里,确实活动着许多影子,有些是人身,有些则是虚无缥缈。

    观察了许久,他有了一个猜测:这业火,莫不是把原来在黄泉秘府,遭了魔劫的那批人,甚至包括天魔本身,都给收了?

    业火烧身,可令人“直坠地狱”,内外恶业交迸,在地狱受无边苦楚,却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便是一时毁掉,也能由业力化生,就此永沦。这样的倒霉蛋,便称之为“地狱众”。

    地狱众的化生要消耗业力,但其沉沦之际,却是激本身恶业之时,如此也有补充。若是能抓到其的平衡,照这么个模式下去,地狱众的规模将持续壮大,那这里——

    岂不真成了微缩版的地狱道?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