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无尽宝库 初战告捷(上)

    对了,九烟是秃头来着……前已毁尸灭迹

    **********

    一踏上云桥,余慈忽地深不由己,飞举半空,下方山涧林泉胜景片断都一掠而过,度惊人。 飞

    “这是往哪去?”

    “由他去就是。嗯,大概他是看到有你在,专门铺了云桥出来,我自己进来那么多回,可从没这待遇。”

    说着,黑猫锋利的指爪伸缩两下,森森寒意的透过头皮,让余慈脖子发僵。

    嘴里只好连吹带捧:“湛仙子自己来,当然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鄙人跟进来,也就是个累赘,辛乙前辈想来也是看到这一点……”

    “啪”地一声,黑猫的尾巴又拍在他后脑勺上:“你和那个、那个叫什么顾执的在一块儿,怎么就学他油腔滑调了?”

    余慈立刻闭嘴,心却是暗忖:谁碰到变成老鼠蟑螂臭虫之类的大劫数,大约都是如此。

    说话间,他已经看到了云桥的另一边,却是高峰参云,巍然耸立。观其距离,不一刻便到。心情渐渐缓和,他心思又回到刚刚那件事上:

    这一片虚空,究竟是真是幻?

    若是真,是如何挪移至黑沙风暴之?若是假,又是用的哪门幻术?

    别人到这里来,最多就是想到这里为止,而余慈却要更进一步,他还想知道,若这是真的,如此虚空,又该如何架构才是?

    所以他左顾右盼,就想找到一个线头,如此作法,本无可厚非,可他却忘了头顶上还有一位。

    黑猫也跟着东摇西晃,偏偏脑袋上光溜溜的,找不到扶手,不由大嗔:“没见面世面的家伙,你淡定点儿啊!”

    能有深入接触这般神通的机会,我怎么淡定?

    余慈腹诽一记,但猛然间又想起,放着这样一位大能不问,自家绞尽脑汁,岂不愚蠢?

    “正要向仙子您请教。”

    余慈当然不会真去问那些很内行的话,他就是请湛水澄为他做一下简要的介绍,至少也要明白,这地方是真是幻。

    湛水澄回答得好生流利:“这要看辛乙的想法,若他想要这里成真,神通加持,就是真的;若他想这里是假,撤去神通,这里就和泡沫一般。”

    “神通?”

    “就是辛乙的三十六天神通嘛……对了,你不要动脑筋想这些,没好处的。”

    此时,云桥将他们送到了那座高峰之上,出乎余慈的意料,上面没有人,有的只是一个蒲团,摆放在悬崖边上。山风颇大,可是蒲团安放得极稳,就像是嵌进了岩石一般。

    湛水澄一点儿都不奇怪,尾巴扫了两下,提醒余慈:“给你准备的。”

    什么意思?

    “我们斗符场面挺大的,而且颇耗精力,说不定我就把你忘了什么的,你确认要一直跟着?”

    当然要啊!

    余慈险险脱口而出,但理智还是助他按下心底火热的渴望,只用了一个较委婉的说法:“我就在这儿呆到结束?”

    言下之意是,咱们可是有赌约,我不跟着,怎么确认谁胜谁负?

    事实证明,他说得太委婉了些,湛水澄根本没想那么多,只道:“再确认一遍,你是压我赢吧?”

    余慈全无迟疑,点头应是。

    “很好……九命。”

    余慈臂弯内,九命很懂事地喵了一声,从余慈怀里跳出来,与之同时,余慈头上一轻,湛水澄腾跃而起,与九命一起,化光而逝。余慈哎了一声,再看时,就只能见到碧空流云了。

    进入这地界之后,竟是被抛下,他一时颇有失落,在原地发了会儿呆,才调适过来,末了按照湛水澄的说法,到悬崖边上,坐在那蒲团上。

    说实在的,这位置相当不错,居高临下,览尽胜景。远眺时,山峦起伏,翠色满目,水烟澹澹,偶尔一阵大风吹开云层,甚至能看到天地边界,那一道的壮观的水波长线,山高海阔,令人心胸一畅。

    就这样看景儿么?还是要装老实闭目养神呢?又或者,是继续研究这一片虚实莫测的天地?

    念头流转之际,前面虚空忽见波动,他朝前看,即而呆住。

    悬崖之外,约三五里方圆的虚空,忽地光影叠迭,初时略有混乱,很快就梳理清楚,半山腰也恰到好处地铺上一层云气,遮住下方影响光影组合的景致。

    在余慈看来,滚滚云气之上,虚悬着两只猫儿,一般黑色皮毛,碧色瞳孔,难以分辨,正是湛水澄和九命。下一刻,其一只猫儿身上,绽开一圈瑰丽的紫光,那正是九命幻灵符的灵光加持。

    对此,余慈是比较熟悉了,可这一回紫光外扩,势头几若潮水,倏乎间已是奔流数里方圆,余慈这边,甚至本能地后仰,要让过正锋,但那光芒在边界处自然切断——这是类似于水镜之术的法门,通过光影聚合,将远方斗符的局面呈现出来。

    紫光潮水过处,虚空先是波荡,接下来,便似被紫光洗去了一层油彩,一些云气剥离,但更准确的描述是:那一片虚空仿佛变得透明了,在云气表相之后,呈现出一片扭曲的光线,因其密集,更是摞在一起的渔。

    在外行人看来,确实是这样。

    可当此情景呈现,余慈微怔之后,浑身一激,毛发都竖了起来,他睁大眼睛,死盯着那一片虚空,看那里复杂而生动的变化,生怕漏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那些芜杂的光线,不是别的,而是那片虚空区域,相关的气机勾连、元气流动、还包括彼此的拼接组合的结构,虽是朦朦胧胧,多有扭曲不明之处,但那已是那片虚空,最为真实的本质片断,是构成虚空的根基所在。

    对修士来说,这原本应该是“只可意会,不可目见言传”的模糊感觉,随着修为的增长和逐步清晰。可不知那紫光里蕴着什么神通,一照之下,竟是肉眼可辨。

    两只黑猫没有逗留太久,紫光外扩之势尚未衰减,便又化光而走,直接嵌入了虚空某处,凭空不见。

    余慈一拍大腿:是了,这里应该就是气机运化的薄弱之处。

    本还觉得这里面的信息如一团乱麻,可湛水澄这么一走,正好给扯了个线头出来!

    *********

    红票、月票啥都要。另外,貌似自动订阅也不错,对俺这种更新时间不怎么稳定的人来说,更合适哈!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