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三华宝鼎 坚定立场(下)

    闻得余慈发言,湛水澄果然是猫心大悦,道一声:“小子聪明。WwW.FeiSuZw.CoM 飞”

    余慈觉得和她在一起,自己是越来越没脸没皮了,脸上还要维持住,十分辛苦。如此等了片刻,那湛水澄大约是赖床到了点儿,道了一声:“进来吧。”

    闻声,紫蕖看他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在前面引路,一路快行,转眼到了圆光阁最上层,也就是湛水澄的居所。进来屋子,余慈先是注意到这里层层垂落的纱帐,随后脚边一动,低下头,就看到黑猫蹭蹭他的小腿,抬头看他,碧瞳闪动幽光。

    余慈本能用一个“湛仙子”招呼,可声音还在舌尖打转,就醒觉不对,将那声称呼咽回去,咧嘴笑道:“这是九命吧。”

    说着他弯腰伸手,摸了摸黑猫的脑袋。黑猫咪起眼睛,脑袋随他手掌的重量点了两点,煞是可爱。

    紫蕖有些奇怪,回头看他,但最终也没说话。帐子深处,湛水澄嘻嘻地笑:“咦,竟然看出来了,有时候连紫蕖都会弄错呢!”

    这猫比你静乖巧一万倍这种事儿我会告诉你吗?

    余慈嘿然一笑,紧接又听对面呵呵道:“我倒是对你更有信心了。”

    干嘛对我有信心?

    疑惑没得到解答,重重纱帐之后,心情大佳的湛水澄元气充沛,活力四射:“走了走了走了走了……辛乙老儿,今天你败定了呀呼!”

    不是在这儿吗……念头方动,眼前紫光刷过,无可抗拒的力量便圈住了他,眼前一花一暗,已经突入了丰都城上面厚厚的地层,再一闪就是呼啸的黑沙风暴。

    但在漫天的黑沙,有一片区域闪亮,同时,有汩汩之音,若山泉漱石,流淌在嗡嗡乱鸣的风暴里,出奇地将所有嘈杂的声音过滤掉。

    定睛看去,那一片黑暴的光亮区域内,有阳光深林,鸟语花香,又有瀑布水烟,奇石碧潭,好一派山林景象。

    毫无疑问,这是三十六天的神通。

    余慈观看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闯到了里面来。北荒黑暴转眼就成了另一个世界,这里只有静谧清悠。

    余慈左顾右盼,看也看不够,倒是符合常人的好奇心,他甚至伸手触碰岩石流水,想看看是否真实。这时他发现,九命就靠在他臂弯里,扒着衣袖向外看,碧瞳滴溜溜转着,也是个好奇的样子。

    那,湛水澄在哪儿?

    微怔之际,头上一沉,另一只黑猫抱着他的脑袋爬到了上面去,把发髻当扶手,登高望远。

    “这老道,也不知道出来迎一下……往北!”

    余慈看着脚下铺展开来的山林,一时茫然,哪是北?但这茫然也仅持续了很短时间,他生死玄机本就寄托在玄武星域的北落师门之上,有天星参照,无论如何都不会迷路的。

    他举步向前,绕过前方的瀑布深潭,山林小径依然曲折,余慈却始终没有错乱方向,到后来,他后脑勺被毛茸茸的尾巴扫了两下,听到一声赞语:

    “不错。”

    说音方落,前面忽有一道云桥铺开,余慈一步迈出,正好落在上面。

    **********

    顾执捂着腰,从圆光阁出来,迎面撞上一行人马。当头一人身材瘦高,背脊稍微佝偻,略显老态。

    “哟,贺大先生。”

    他招呼的正是三家坊名义上的最高首脑,贺家家主贺大先生。

    贺家五兄弟,老五如今已是死了,老四不成气候,贪恋花色,如今已经是十停里死了九停,老三粗鲁,老二严谨却无魄力,是个守成之人,也就是这位贺大先生,确是人之杰。

    在北荒,他将三家坊经营得蒸蒸日上,堪称地下势力的龙头,真论实力,北方四宗也瞠乎其后,便是背靠魔门东支,也足以让人佩服了。

    两个视线一对,贺大先生便露出温和的笑容:“顾老弟,最近可忙啊。”

    顾执刷地一声打开折扇,给自家扇风:“哪里,瞎玩儿吧。”

    “瞎玩儿能进去圆光阁?厉害厉害!”

    “这不刚给赶出来,娘的,肯定是受内伤了……”说着,他摸上后腰,可劲儿揉了揉。

    贺大先生就笑:“可那位新近来的调香师,还在里面?”

    “你说九烟老弟?三家坊消息就是灵通,那可是人才啊,就是不太走运,让湛仙子耍的滴溜转,今天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能让湛仙子耍弄,别人求还求不来。怎么说运道不好?”

    贺大先生哈哈一笑,但也觉得这玩笑轻浮了些,就换了一个话题:“长青门招揽人才,正当其时。顾老弟,年前我就和青松道兄说起过,去年岁入足足少了两成,各方可是都有些意见。”

    顾执也笑眯眯的:“这事儿我从不参合,大先生不妨再给我师兄提一提?”

    “之前也和青松道兄交流过多次,穷则思变嘛,鬼狱散再怎么运作,都在北荒。人是有限的,这两年死掉的比进来的多,市面不景气……哎,听说青松先生也考虑外扩?”

    “绝无此事!”

    顾执脱口而出,随后就发现自己失态,又是哈哈一笑,合上扇子,摇了一摇:“大先生,这可是关系着我的身家性命,你可不能吓我。若是外扩,乱了章程,那些正道宗门绝不介意将我长青门满门斩绝,以后大先生请我喝那千日醉,我怕是连魂儿也飞不去了。”

    “原来是误传?”

    “自然是误传!”

    顾执说得斩钉截铁:“好好的生意不做,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去寻死,真当人是傻子不成?想来大先生也是一样的想法。”

    最后这句意思含糊,也不知是拿哪个来参照。贺大先生依旧是那温和的笑容,只是点头,并未回应。

    顾执又笑道:“我想三家坊想必不至于将些许浮财看在眼里,是也不是?眼光远近高下,就在此了,佩服,佩服!”

    贺大先生这才抚掌笑道:“彼此,彼此。”

    至此,两人再说几句废话,各一拱手,分道扬镳。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