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三华宝鼎 坚定立场(上)

    第二百二十二章三华宝鼎坚定立场(上)

    [更新时间]2012-05-1500:38:24[字数]2157

    VIP章节内容,订阅

    余慈坐在自家dòng府静室,还有点呆怔。www.FEISUZW.com 飞\\首发\\

    明天真是一个关口啊,想想要拿两位符法宗师的斗符来打赌,他就觉得脑仁儿疼。

    不过,能看到一次堪称此界最顶级的符法宗师比斗,对余慈来说,也是最最宝贵的经验无疑。前两日在黄泉秘府,观摩辛乙的三十六天神通,就让他受用不尽,引发了元神的灵感,眼看就要有所成就。

    这样,他对明天又有极大的期待。

    思路转到三十六天这边,他又想起自家只差临mén一脚的成果,心神渐归静寂,与紫府元神jiāo流。

    元神确实传来不少信息,可那些东西又太过chōu象,细思来很是伤神。非但如此,他习惯xìng地要打开心内虚空时,心念竟极是滞涩,不像以前那样自然流畅。给他一种感觉,此时心内虚空正进行着一场极关键的变动,且此变动终止的信号,就是轮轮屠灵魔光的刺jī。

    若是现在强行打开,很可能会有一些不可测的后果出现。

    这……这还把自己给bī到绝路上去了?

    余慈带着疑huò,挨过这漫漫长夜。

    第二天一早,余慈就起身赶往圆光阁,他来得太早了,湛水澄看起来完全没有与辛乙对决的觉悟,依旧在呼呼大睡,是由紫蕖接待了他。

    莫看此人是shìnv身份,但一身修为,竟然是步虚境界,真是愧煞男儿。大概是由于境界和身份差距的问题,紫蕖对他是一种冷淡的客气,也不和他多说话,奉上茶水之后,就默默站在一边。

    余慈扮演的九烟,也是个沉默寡言的,干脆也不说话,稍品茶茗之后,便闭目养神,气氛自然有些尴尬,不过他连变老鼠都不怕,还怕这个?

    如此还没有两刻钟,圆光阁外面,又有人拜访,

    这本不奇怪,自从湛水澄到丰都城来,圆光阁外面几乎就没断过人,余慈刚刚进来的时候,不知接收到多少疑huò兼又妒忌的眼神。

    但外面这位,拜访的理由相当古怪,竟是来找余慈的,说是奉湛仙子之命,给九烟送昨天拍得的法器。

    照紫蕖的想法,让余慈到外面去接就好,可转念一眼,这个闷口葫芦是三宫主邀来的客人,这样支使未免失了礼数,只好亲去外面。

    不一刻,她秀眉微蹙,引着一人进来,不是顾执又是哪个?

    见了余慈,顾执眨了眨眼,随即笑道:“九烟老弟,你真让我一通好找,去dòng府也不见人,还是和管征那边打听,才知道今天你要到圆光阁来。”

    见顾执这模样,余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昨天他还奇怪呢,拍卖会早就结束,这家伙还没把竞拍的法器送过去,原来是借着机会,到圆光阁来凑热闹,这家伙的胆量,也真让人佩服。

    做戏做全套,他也站起身,黑脸上维持着惯有的木讷沉静,拱了拱手:“劳烦了。”

    “湛仙子赐下的机会,愚兄是万万不能等闲视之。来来来,看愚兄为你拍下的法器如何!”

    说着,他从袖取出一件物事,是一件五sè斑斓的小鼎,不过碗般大小,看上去像是染了许多颜料,污去了本sè。

    余慈一看就想笑,倒不是因为这鼎难看,而是他两次和顾执去拍卖场,这老兄出手都是冲着yào鼎去的,不知是巧合呢,还是真有这癖好。

    当然,顾执选这yào鼎自然有他的理由:“九烟老弟,昨天你说要一件即刻用得上的天成秘宝,我思来想去,还是这件‘三华鼎’最为合适。你看这鼎,乃是由域外五玄铜打造,一来炼yào的功能是极好的;二来可将炼出的杂质为化为五毒烟障,攻防皆宜;三来可以蕴储罡煞汇结之物,大有增益之效。”

    余慈看得连连点头,果然是件好宝贝,顾执的眼力的确值得信任。

    炼yào不必说,余慈目前的身份,日后再收了灵犀散人残灵,必是要大用的;五毒烟障是个废物利用的功能,不过若是积蓄多了,威力也不可小觑;至于最后蕴储元气化物之能,更是有趣。

    按顾执的说明,只要施展特定灵诀,这鼎可以事先将他那些化形凶煞收进去,持续养护,时时增益,等到应敌时放出来,还不影响他再造出新的,攻击力强了何止一倍?更能收到出奇不意之效。同理,以引气成符手段结成的符箓、九地元磁神光那样特殊力量,同样可以收摄其,关键时刻再放出伤人。

    这是顾执想到余慈那“化形十煞功”,特意竞买下来,与之相配合的,当真是有心了。

    余慈身上宝物已是不少,不过拿到这“三华鼎”,还是比较喜欢的。顾执jiāo鼎之后,又絮絮叨叨地讲一些注意事项,比如这鼎在炼yào时,要清空蕴储的罡煞;使用蕴储功能时,最好是选择同一xìng质的罡煞之类。

    这些事项,他恨不能掰开了、róu碎了,逐条说明,时间自然也过得飞快,间紫蕖几次想赶人,都没有找到开口的机会。

    凑个紫蕖见不到的时段,顾执又冲余慈眨了眨眼,那意思是:

    “什么时候开打?”

    余慈正要回应,耳边就咪唔一声响:“紫蕖,你来……唔,怎么多个人?”

    湛水澄终于醒了,不过如今怕是还在内间chuáng上打滚,努力挣扎之类,声音就透着慵懒和mí糊。

    “是顾……”

    余慈话说半截,那边声音骤然一清:“啊呜?是那家伙!他是来看热闹呢,还是看笑话?出去!”

    顾执闻言大惊,没有辩解,转身要走,却已是迟了,接下来腰上一痛,便如腾云驾雾一般,直飞出厅外。

    看顾执的下场,余慈干咳一声,正式与仍未lù面的湛水澄打招呼:“湛仙子早。”

    “你想了一夜,想好押谁没有?”

    余慈眼睛都不眨一下:“自然是仙子您了。”

    他早就想好了,以湛水澄的xìng情,现在押在她这一边,输赢且不说,至少表明了支持的态度,就算是输了变老鼠什么的,后面还有的谈。

    反之,就算是押在辛乙那边,并最终获胜,惹恼了那头喜怒无常的猫儿,又能有什么好处?

    大概九幽牢还是会给的,大概也不会变老鼠,但什么蟑螂臭虫之类,可就说不定了。

    那样他还不如死了好……

    所以,这场赌赛的本质,其实就是站稳立场,盼着湛水澄赢,仅此而已。

    *

    月了,大伙儿的月票拍过来吧!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