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紫砂烟壶 小赌怡情(上)

    拿下转轮屠灵魔光?你教给我个法子先?

    对自家元神得出的结论,余慈好生无语。WwW.FeiSuZw.CoM 飞幸好这时也不是走神的时候,他暂时将难题甩开,回到当前的形势上来。

    感谢九命幻灵符的加持,刚刚一轮冲击,步虚法域的压制和反压制,让他对四个步虚修士的位置大致有了谱,对方的实力依然远在他们之上,但如果只是逃命的话……

    旁边管征一声闷哼,双方剑气硬撼,他虽然已经不受境界压制的影响,但修为上毕竟是有差距的,凭一腔锐气抵得了一时,等对方回过气来,自然又要落在下风,而后方化形虎煞,威慑可以,却也不可能当真绊住两个步虚强者。

    余慈念头转过,腾出一只手,取出一只小巧的紫砂壶,约有拳头大小,除了壶钮略有修饰,又在壶盖边缘点了九个孔之外,造型算得上朴素。

    余慈将壶半遮在手心,一口灵气喷出,壶钮盖上的九个细孔,便溢出缕缕烟气,这烟与对方所布的森白烟气很快混化一处,分不清彼此。他要的就是这效果,回忆当初在剑园时,该壶原主人的用法,向管征发了个信号,那烟气便化结成,悄无声息地飞出。

    九幽牢上,黑猫的尾巴不安稳地摆动两下,竟又是一道光芒刷过,只是这光颜色浅淡,并不起眼,也就是车厢两人才能见到,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加持。

    管征早被他提醒过,当下咬牙,强鼓真煞,用出“无量海”爆发力最强的剑势,便听剑音咆哮,如怒海惊涛,“喀喇喇”的气爆声里,虽说他剑势集束相当了得,但前面拽着车厢的化形雕煞也一阵波动,车厢更是距离散架只差一步。

    这时正常修士对鬼修的的优势就体现出来,管征修炼是的上乘剑道,一步步走的扎实稳重,周围气血极旺,这阳刚血气汇结在剑势,天然就对鬼修有克制之力,前面莫枭虽是高出一个境界,却还没有登临外域,汲取至粹玄真,鬼体阴身未得淬炼,剑势抵至,就有些不稳。

    莫枭正想暂辟锋芒,忽地发现周围烟气运化有异,心头警兆亦起,想做反应,终究是慢了半拍。

    烟气如,扑上身来,其分明蕴着迷神之力,身为鬼修,莫枭对这类法门是很警惕的,当即运转心法意图抗过,可这迷神之力好生厉害,一个恍惚,竟是忘了袭来的如潮剑气才是更直接的威胁,一声闷爆,他鬼体阴身竟是被硬生打破,不成形状。

    换了常人这就是四分五裂了,但鬼修毕竟不同,他一边诅咒,一边拼接身体,然而迷神之力未过,依旧是神智恍惚,效率极慢。拼了半截猛觉不对,却发现烟气,竟还藏着不可小觑的收摄力量。

    “混帐……”只来得及骂一声,他如今阴身残破,抵抗力大减,竟是身不由己,被烟气裹着,往那临近崩溃的车厢里投去。

    “不好了!”

    半空舍牟手上一抖,九泉幡忙展开变化,让那处虚空扭曲得更为剧烈,延缓莫枭被收摄的过程,他则捏了个法诀,放出两轮如车小的碧绿阴火,投射过去,无论如何,都要先救下莫枭再说。

    哪知阴火未至,车厢先一步炸碎开来,那化形雕煞随后炸开,气浪迸发,烟气流散。

    前面余慈二人死守车厢,已经给人一个既有的印象,印象一旦生成,就有定式,如此一来,天上舍牟,后面赶上来的老魑和勾老九都是一愣,而此时,九命幻灵符的隐身灵光也恰到好处地发挥作用。

    一时间,森白烟气,除了鬼体扭曲得不成样子的莫枭,两个还丹小辈竟然又不见了踪影,这一下,连车轮碾地的声音都没了。

    经过这么几次变化,什么战决都成了笑话。这里还是较为繁华的城区,藏龙卧虎,不知有多少人物神意感应放出,探查这边的情况。

    上空舍牟再骂一声,招展灵幡,要做最后努力,可就在此时,下方森白烟气,竟是腾起一道烟箭,来得极是突然,临到脚下,砰地声化为一片大。

    这不是刚刚对付莫枭的手段吗?舍牟如何敢让这烟沾身,闪身想躲,可当空一紫光刷下,他原是要侧移,可一个恍惚,竟是在原地打转,自然就躲不过了。

    还好这回烟的效力不像对莫枭那样猛烈,可就在此段时间内,九泉幡连震,肯定是困住的目标先后脱身。

    他气得要把旗幡摔下,明明是对付两个还丹小辈,可这种处处受制的感觉,倒像是被更高层次的强者按着打,那九命幻灵符,竟是这么厉害?

    舍牟气恨交迸,余慈则是怦然心动。

    脱出了那烟气范围,对方也是有些投鼠忌器的,危机已经远去,他想得就多了些。不得不说,这个九命幻灵符真的很适合他,要说他其实也会来着,还是当初从天篆社的卷轴上学来,只是火候尚浅,远远达不到这样神通广大。

    不知以后研究研究,又或者找湛水澄请益,是否能达到这种地步呢?

    这样想着,他伸手去碰猫身,想探探上面的玄妙,那猫却是极有灵性地一扭,随后尾巴抽上他手心:“爪子拿开!”

    余慈像是给烧到了,手猛缩回来:“湛……湛仙子?”

    “知道还摸?占便宜是啊喵?”

    黑猫碧幽幽的瞳孔盯着他,盯得他冷汗直冒:“你不是去……”

    “两个鬼修真人而已,九命自己就能应付。简简单单的障眼法,你们都看不穿,啧……”

    湛水澄看起来也不怎么计较他一时失礼,哼哼两声:“我想试探后面那人,现在看来,那家伙谨慎小心得过了份,又或者志不在此,在旁边看了几眼就跑掉了。”

    “后面还有人?”

    “嗯哼,当然,那人我也记住了,要是她再敢进入方圆千里,我要她好看!猫可是记仇的……呜,你这壶不错,吞烟吐雾的,让我玩两天?”

    “还不是仗着仙子您加持……”

    余慈本能要找理由回绝,但话到嘴边,忽又有了变化:“说起来,我这紫砂烟壶,是个能收摄神魂的,倒能和九幽牢搭配呢!”

    **********

    虽慢不断……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