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飞车血路 只欠东风(上)

    余慈没法去问沈婉是怎么着道儿的。Www.feiSuzw.coM 飞但看这种风格,再想想自家结的仇怨,心已经猜出了三五分。

    应该……是陆素华的可能性更大些。

    此时也只有这位,才会为追索陆青之事,寻觅线索。九幽牢是经沈婉的手从阴窟城带来,这并不是秘密;卢遁和追魂的关系有不少人知道,后者在阴窟城和沈婉有联系,查一查就知道;还有离尘宗等修士受困于陆沉行宫,消息从卢遁到沈婉再到蔡选这条线索,也并非没有人探出来。

    今在这一出,余慈觉得,像是另一个试探,只不过沈婉挡不住夺心双子魔,让人一探到底。

    现在看来,彻底切断卢遁这条线,以新身份重新生活,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若是今天没有湛水澄这意外的一出,真让夺心双子魔顺利潜伏下来,等九幽牢拍卖成功,不管是余慈还是沈婉,都有较强的意愿交接钱款的,那时候,结果可以想见。

    他暗抹一把冷汗,但也由此确认了一件事:迄今为止,陆素华尚未以抓到陆青的确切线索,否则也不会迂回到卢遁这边来。

    这勉强也算是好消息。

    尚在权衡得失,那边湛水澄已经“呜呼呼”地摆动尾巴:“好了,你们就不用谢了。九幽牢我带走,嗯,谁还有意见没?”

    皇甫杰不吭声,沈婉也沉默,在这件事,随心阁是欠了人情的,再没有立场去拒绝。至于九幽牢被带走造成的损失之类,于情于理,只能由随心阁自己担着。

    湛水澄哼哼两声,凑在铁盒前,伸爪子拍了拍,扭头往余慈等人的位置扫来一眼。

    “喂。”

    “啊?”

    余慈反应慢了半拍,旁边顾执却是明白了,忙凑前两步,捧起九幽牢,笑眯眯地道:“敝人愿为湛仙子效劳。”

    他理解对了,即使形象大失,但湛水澄也还算满意。做完这件事,她懒劲儿又来了,想弓腰打个呵欠,又嫌这里人多,更不耐烦:

    “走了走了……对了,你们三人的宝物选好了没有?”

    难得她还记着。顾执小心翼翼地捧着铁盒,笑容可掬:“在下惹了湛仙子生气,正惶恐无地,这宝物受之有愧啊。”

    他是更进一步,趁湛水澄心情还不错的机会,用法器换个人情回来。哪知人家完全不吃这一套,反而颇是着恼;“你心里弯弯绕绕真是烦人,不要就不要,废话恁多,去去去!”

    这是标准的偷鸡不成蚀把米,任顾执脸皮再厚,也是承受不住,忙将盒子放到余慈怀,自家退得远远的,免得让湛水澄看得烦了,又一爪子拍过来。

    余慈没料到,九幽牢竟以这种方式,又送回到他手里,也是愣了下,而这时候,湛水澄已经受够了,直接一跃,到了盒子,身子尾巴蜷成一团:

    “我睡一觉,把盒子送到圆光阁去就成。”

    既然是湛水澄的吩咐,拍卖会自然是没法参加了。不过三件法器……不,现在是两件了,不去拿来也不太好。

    余慈三人短暂商议了下,便由最悲剧的顾执留下,以其丰富的竞拍经验,帮余慈他们将意的法器拍下,全当奉献了,另两人就结伴回去,彼此有个照应。

    手里捧着重宝,出门的时候要注意,倒不是怕人抢,而是被相关众人等看见,随心阁面需不好看,余慈二人便借用了包厢的小挪移法阵,直接挪移到拍卖行外面,又匆匆了车往回赶。

    九幽牢,黑猫是真睡了过去,偶尔呜呜两声,惊得管征肝儿颤,也不见醒来的意思。这种情况下,余慈和管征也不可能交谈,对视几眼,凭添尴尬,干脆各自闭目养神。

    余慈自然进入内视状态,随着的时间的推移,元神真性的推演越发地接近于完备,余慈跟不那种思路,但感觉相当清晰——他离成功越来越近了,只差一点儿。

    至于差哪一部分,余慈方一动念,元神真性便有感应,泥丸宫神光朗照,锁定了目标。

    “唔?”余慈睁开眼,去看怀里抱的铁盒。

    “……看什么啊噜!”

    黑猫似醒非醒,偏转半边脑袋,这边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却是好生辛苦才支撑住的样子。

    “呃,仙子您继续睡。”

    余慈知道这一位感应敏锐,绝不敢表露心思,正想着如何淆乱视线,却见黑猫的耳朵刷地一下竖起来。

    “湛仙子?”

    “修鬼炼阴,就没有几个脑袋正常的……麻烦!”

    黑猫嘟哝着支起身子,在铁盒转了一圈儿,尾巴扫过余慈胸口,大概是觉得有趣儿,又转回来拍了两记:“你们两人运气不太好,栽进坑里来了,嗯,我是不会道歉啦。”

    管征听得不妙,粗豪的脸颜色发苦:“前辈,您这是……”

    “招灾惹祸了呗,师傅就一直这么说我来着。”

    黑猫抖了抖身子,让精神脱离半醒状态,“追来的都是鬼修,两个真人四个步虚,徒子徒孙若干……自求多福!”

    说着,她再一抖,蜥车窗的帘子似乎动了下,随后外面就响起她的声音:“你们两个,来来来,到面去!”

    那“你们”显然指的并非车余慈二人,话音未落,街轰地一声响起气爆,爆音沉闷,四面则是房倒屋塌,拉车的巨蜥明显受惊,车辆颠簸扭动。

    鬼修?是了,九幽牢对天底下的鬼修来说,既是最等的宝物,也是头一等的克星,那转轮屠灵魔光根本就是专为折磨鬼修造出来的东西,此宝出世,自然引来全天下鬼修的关注,不少人都誓在必得。

    现在看来,这里面也有不惧蕊珠宫的厉害人物。

    余慈和管征对视一眼,都是苦笑:你们打就打,把这招灾的玩意儿带走成不成?

    九幽牢仍旧好好地放在余慈臂弯之间,面还半卧着一只黑猫。

    “咦,湛仙子,你还在……”

    “喵!”

    黑猫的尾巴又在他胸口拍了两下,重在盒子蜷成一团。

    余慈发怔,管征则醒悟过来:“这不是前辈,而是由前辈自创的九命幻灵符凝成的暗曜幻猫,应该是叫‘九命’来着。”

    话音方落,就听前面的车夫一声惨叫,身子摔落,阴风穿透车厢,森然有声:“就是十条命,也护不得你们!”

    百万红票之夜,要是断更就罪过了,阿弥陀佛!

    感谢诸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减肥拜谢。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