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临时撤货 真假消息(上)

    虽然在场的三位,都不是见钱眼开的那种人,仍不免感叹:真是慷慨大方!

    要知道这场拍卖会涉及的法器,最次的一个也要在祭炼十一重天之,尤其是现在拍卖过半,剩下的价值只会高。WWW.FEISUZW.COM 飞要是三人可劲儿地要,其最终价值很可能要超过百万如意钱。

    当然,做到那地步,也不要认为湛水澄是傻子,因为一件法器,给这当世第一等的符法宗师留下糟糕印象,难道是很好玩儿的事吗?

    三人都不傻,齐齐起身,向仍大快朵颐的黑猫行礼致谢。

    对此,黑猫嗯嗯两声,并不在意。

    再度坐下,余慈还有点儿别的心思,听到“九幽牢”这个词儿,他心里就是一跳,尤其是“师姐”那个前缀,尤其让人惊心。此时他已经隐约猜出眼前这头黑猫的身份了,至于这位的“师姐”,他大约只认识一位。

    想到这儿,他忽然发现有些不妙。

    还未想出所以然来,大厅,拍卖师终于登台,重新开始拍卖,湛水澄的猫眼便瞪圆了,暂时也不去享用茶点,盯着法术投影,显得十分专注。

    当真不妙,看起来,这位竟是有势在必得之心。至于怎么得法……余慈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当机立断,便准备起身,出去做事,没想到另一边顾执也作势欲起,两人视线一对,都是愣了。恰在此时,大厅,拍卖师刻意平静的嗓音响起来:

    “诸位道,在此先公布一件事:本次拍卖的第十五件拍品,即九幽牢,因寄卖者的强烈要求,临时撤下……”

    刚说了一半,后面“本阁为此致歉”之类的言语,便被嗡嗡的声响冲散了。

    在法术投影,一时间竟有七八个人冲动地站起来,张口就要叱骂,但他们各自也没想到竟然一下子跳出这么些“同类”,都是愣了一下,才将暴怒的情绪发泄出来。

    台拍卖师见到这情形,头皮发麻之余,心里也在滴血,看这九幽牢受重视的程度,若能顺利进行,在他手里怕是要拍出个三倍五倍的天价,可因为那荒唐的理由,这一切都变成了同等的压力和质疑,潮水般涌来。

    作为随心阁里一流的拍卖师,他虽是见惯了风浪,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在一片混乱之后,终于有更尖锐的质疑起响起来了:“已经列青录紫章的宝物,说撤就撤,把天下同道当什么了?你们随心阁的招牌声誉在哪里?”

    这质疑是从某个包厢里发出来的,响彻大厅,代表着相当一部分高等修士的立场,拍卖师正搜肠刮肚罗织语言,身畔却有人轻声回应:“随心阁行事,有一套既定的规矩章程……”

    拍卖师如蒙大赦,忙退后一步,将位子让给了已走台来的沈婉。只见这位女掌柜容色淡定,面对下方的“群情激奋”的局面,不紧不慢地道:

    “九幽牢此等重宝,非是本阁所有,只是由我方寄卖,最终卖或不卖,只要未曾真正达成交易,寄卖方肯定是有权力收回的,当初有这等协议,就有风险,由此造成的损失,本就是风险的一部分,本阁自然担着,也不能因为宝物在手,就翻脸不认人。

    “生意、信誉往往难以两全,相悖时,本阁既定的规矩章程已明示,以‘首信’为重,持此立场,万劫不易,方是本阁的真正招牌。本阁与寄卖方立约在先,故而优先考虑那一方,有不当之处,请诸位理解见谅。”

    这理由能撑得过场面,却无法说服那些感觉被耍的修士,像是刚刚发话的包厢里,就又是一声冷笑,明显还要再说些什么。

    与之同时,在另一个包厢,余慈目瞪口呆:俺什么个时候说要把九幽牢撤下来了?

    脑子里正混乱的时候,眼前又一花,那只黑猫直接不见了踪影。

    顾执一拍大腿:“哎呀,湛仙子脾气好急!”

    这边话音方落,大厅就响起那位毫不掩饰的恼怒声音:“以为撤下去,就能让我蕊珠宫善罢干休了?”

    这一下拍卖大厅又是哗然,包厢,余慈三人也坐不住了,觉得看投影不够直接,直接掀了帘子,到阳台去。这里视野最好,能清楚看到下方大厅前方,一头黑猫高傲地昂起头,站在展示用的石台,虽然高度比沈婉还要低一些,却有睥睨之姿:

    “人在哪儿?”

    听到一头猫开口发出人声,拍卖大厅先是哄然,但很快就陷入到一个极古怪的气氛,大声话说的人越来越少,倒是“窃窃私语”之类,大行其道。显然,在北荒这个消息特别灵通的地界,人们很容易就能认出某些目标来。

    沈婉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与传说爱猫如命,又喜怒无常的蕊珠宫三宫主见面,她一时摸不清脉搏,只能小心应对:“是湛仙子,晚辈沈婉见过。”

    黑猫的尾巴不耐烦地摆动两下:“直接点儿,那个拿了我家大师姐九幽牢的家伙在哪儿?”

    这话的杀伤力,比前面九幽牢临时撤下时,还要猛烈十倍,在一阵已经过份重复的哗然声后,有人便放声大笑:

    “原来是你们随心阁自己心虚,还拿那破理由出来……”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随声附和,声势看起来也相当了得。沈婉眉头皱起,看了一眼台的黑猫,正要有所回应,场却又响起一记喵呜声;

    “聒噪!”

    声音其实不大,但场瞬间静寂下来。

    黑猫在台摇头晃脑:“当时师姐确实是吃了亏,比这更重要的东西都丢了,说出来又有什么?蕊珠宫的脸面,自己维护就好,闲杂人等少凑热闹!”

    沈婉终于抓着机会:“照前辈所说,这似乎不能怨寄卖方……”

    “那又怎样?”

    “前辈,万事不过一个‘理’字……”

    “猫嘛,睡觉、撒娇、发脾气,从来就不讲理呀!”

    那理所当然的口气,真的把沈婉噎得很惨,但又不得不据理力争:“可我听说,羽仙子与前辈颇有不同……这件事,前辈是不是要听一下羽仙子的意思呢?”

    又更晚了,抱歉……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