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九幽原主 第二神通(下)

    闹了半天,根子在这儿!

    理清了信息,余慈按着额头,一时无语。www.FEISUZW.com 飞

    进入还丹阶之后,元神渐渐走“前台”,在修行扮演重要角色。不过由于传承、运道等等问题,真正能完全完挥元神能力的,其实也不多,大部分都还在浑浑噩噩的探索状态,要到步虚境界,阳神几近成就,方才领悟。

    相比之下,余慈就可说是“早慧”了。四年前,他在剑园,就无师自通了“解析”之术,这是一种先天神通,也是对元神的深入应用,有这个基础,一进入还丹阶,元神真性显化,就是水到渠成。

    余慈颇有几次,是靠着元神真性解决问题。

    前两天心念移去黄泉秘府,目睹了辛乙那惊天动地的三十六天神通,又与心内虚空参照比对,若有所悟,一时有不明白的地方,就交给元神去梳理。

    这流程是没问题的,元神接下了这“活计”,就开始卖力推演——好,三十六天神通的奥妙,又岂是那么容易能破解的?

    一来二去,两天的时间里,元神真性的运作,不知消耗了多少先天元气,其实就是损耗精力心神,偏偏是那种细水长流型的,余慈全无所知,倒是被他人从眼神、气色察出异样。

    当然,以元神之明.慧,若真是损耗过甚,又或是徒劳无功,肯定早早收手,偏偏它还发现了一个极有可能实现的结果,故而一路推演下去,到了眼下这种程度,已经没必要止,只等着结果便好。

    明白了这一点,余慈也就由元神去了,不过还是服了一颗养神丹丸,闭眼略作调息。睁开眼时,顾执颇是关切地看过来:

    “九烟老弟真有些不适?要不,咱们回。”

    余慈摇摇头:“没有的事儿……”

    应该是好事。

    他这么想着,拍卖会已经开始了,法器本身就相当高端,气氛也被那个经验丰富的拍卖师炒得火热,连续四五件法器,都拍出了天价,余慈又看了眼清单,再过两个,就是九幽牢了。

    对这件东西,他现在只关注能卖多少钱。

    诚然,那内蕴的转轮屠灵魔光,天底下也是少有,只是一来那九幽牢只针对阴物鬼修;二来使用前还要先将目标擒捉进去,不怎么顺畅;三来此物虽是天成秘宝,无需祭炼,但消耗精气的现象颇为严重。

    总归一句话,这是一件为强者锦添花的宝物,却不是他这样的修士所能寄望的物件。

    他想得很好,然而奇怪的是,今日“转轮屠灵魔光”的概念一出来,他元神真性突地跳动一下。

    未等明白是怎么回事,忽听到顾执哎了一声,眼前一花,包厢里忽地闯入一个黑影,扑了包厢最前端,隔离拍卖大厅的细纱帐子。

    喵呜,就这里还干净点儿。

    猫言猫语自然没人能听得懂,顾执又气又乐:“哪来的……”

    最后一个字忽地卡在了喉咙眼里,他呆看着那头似曾相识的黑猫,在帐子面打秋千。

    现阶段,作为一个堂口、势力的重要成员,如果你不明白一只黑猫在丰都城代表什么,显然就不够格。尤其他还曾见过一回……虽然当时瞎了眼睛,但事后印象也更深刻。

    “咦,这只猫……”

    照理说包厢这边的防护是相当严密的,怎么也不该让小动物蹿进来,而余慈也记起,前几天他刚搬入真修圈,不就是这只黑猫钻进了洞府吗?最后又被呛了出去。

    他转向顾执,当时这位也在场的。可如今的顾执,纯粹是个呆瓜,再看管征,那壮汉脸先是迷茫,随后便看着那猫,张口结舌。

    余慈立刻不作声了,看眼下的气氛,低调一些才妥当。

    黑猫在纱帘荡了两下,就钻到了帘子后面去。那里连着一个高台,能够居高临下,看到拍卖大厅的全景,不过余慈等人在包厢,还是看法术摄过来的投影。在彩色的光线,三人对视一眼,都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该怎么说起。

    最终是顾执干涩开口,他察颜观色,见九烟还有点儿没搞清状况,就准备提醒一下:

    “那位是……”

    而这时候,拍卖大厅里也出了点儿意外情况。在做完一个拍品后,拍卖师忽然道:“诸位同道,现在休会一刻钟。”

    一言既出,拍卖大厅嗡嗡之声骤起,诸修士个个愕然:这哥们儿是傻了?

    前面辛辛苦苦弄起来的火热气氛,一旦止,还不立刻扔到冰水里去?

    拍卖师的表情也很古怪,宣布休会之后,就匆匆下了台,这个情况下,拍卖大厅里更是议论纷纷。

    包厢里,余慈三人也是莫名其妙,那猫的来历,顾执差点儿也忘了说。被这件事缓了缓,顾执又觉得,直接说穿不太礼貌,就请余慈到包厢外去,准备仔细交待一下。可两人刚站起身,帘子又动。

    “搞什么鬼……”

    黑猫咪咪呜呜地又从帘子后面钻出来,为隐秘计,拍卖场用高妙法阵切割了无数独立区域,又有宝物干扰,想不动声色地探听情报,并不是那么容易。她也懒得去做,刚刚街逛时,听到消息就兴冲冲过来,如今嘴里馋了,见三人桌的精致茶点,颇是意。

    由于前面在内视,余慈是唯一没动过自家茶点的,黑猫理所当然地跳到他桌,伸爪揽过糕点碟子,先伸出舌头,舔两口试试,觉得还成,就是那茶杯不知道余慈沾过没,就道:

    “换个杯子来。”

    咣当一声,却是管征跳起身时,碰翻了自家杯子,他却顾不得身狼狈,道一声:“我去。”

    言罢就要出门,黑猫就奇怪了,嘴里咬着点心,抬起头来:“这么心虚,你见过我?”

    管征是真紧张,他垂下头:“当年在不老泉,见前辈与岛主切磋。”

    “岛主?哦,叶缤的徒子徒孙。”

    黑猫,亦即湛水澄再无兴趣,又低下头去品尝榚点,吃了小半口,管征已经转了回来,难得粗有细,是用托盘将茶杯送,自家碰到没碰。

    舔了舔茶水,湛水澄挺满意的:“不错,都是小辈,我也不白吃你们的,你们过来是想要哪件宝贝?除了我师姐丢的那件九幽牢,其他的,都可从我这里支一件。”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