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九幽原主 第二神通(上)

    黄泉秘府的打生打死,像一场风暴,席卷了万里之外的丰都城,

    从一开始,黄泉秘府的信息就源源不断地传过来,尤其是到了后期,辛乙两次虚空神通使出,移出了秘府大部分修士之后,信息量更有了爆发式的增长。www.FeiSuZW.com 飞&&

    不过在表面,除了最初的那场疯狂,各方都保持了一定的矜持,只用一种适度热切的态度,持续观望。

    如此又是两日。

    期间,余慈已经和影鬼联系了,只是那边两个似乎找到了陆青的线索,还有逗留一日,才能赶到黄泉秘府去,余慈只能等待。

    这一日,他刚做完早课,顾执就登门来,邀请他参加一场拍卖,两人正说着,管征带着一点儿尴尬,前来拜访。

    三方撞,不管这位是什么意思,余慈知道,今天想得清闲是不太可能了,干脆顺水推舟,允了顾执的邀请,顺便也邀管征一起去。管征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有顾执这地头蛇在,行程自然是安排得妥帖,坐代步的车子,一路闲聊就是了。

    顾执这人挺有意思,招揽之心昭然若揭,偏偏这几天总是迂回盘绕,只努力加深和他的交情,从不提那些实利之事,至少不把话说透。这倒是挺合余慈的胃口,所以余慈也不管他,只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忽听顾执说了一句:“道兄这两天精神不太好?”

    “哦?”

    “管老弟,你觉得呢?”

    管征想了想,也道:“有一点儿。”

    两人都这么说,余慈是真有些奇怪了:“表现得这么明显?”

    顾执习惯性地用折扇敲击掌心:“道兄不是为精炼那婴舌香,精力耗费太多。这笔生意固然重要,道兄也要注意身体才是。”

    此话一出,管征立马就不吭声了,但并未辩驳。

    余慈不愿管征背这黑锅,就哈地一声笑:“哪有的事。”

    有心炼法火在,余慈精炼起来完全不用费心,一盒婴舌香,十几块的量,用的时间总共还不到半个时辰,且没有出现一块儿废品。可惜,以他现在的身份,不能表现得太过热情主动,便暂时压在手里,瞅个机会一发地交付了便是。

    这么一想,前面的事情他也不在意了,顾执也就是一说而已,很快又讲起随心法会的事。

    对随心法会,余慈其实也在关注的,因为这里面有他不少的东西。

    由于会期临近结束,正到了最**的时候,最近几日,每个拍卖场拿出来的,都是第一等的宝物,据说已经有两件法宝级数的奇物从场流出,当然,那都是门阀大宗的囊之物,尤其是脉络关系清清楚楚,寻常人物想也不用想。

    随心法会这种商家盛典,总是标榜凡是放到会去的宝物,来路干净,让人放心,不用担忧到手之后,会牵扯到什么血仇旧怨之类,至于会后有没有人眼红,伺机杀人夺宝,那是另一回事。

    当然,万事不能吹毛求疵,随心法会数万种宝物,并非真的做到无懈可击,但只要没有明显的血仇脉络,再加公示期间无人追讨,也能说得过去。但这些比较有“争议”的,一般都不会录入最品。

    比较不幸的是,余慈寄卖的几件宝物,都有点儿这方面的小瑕疵。最典型的就是那件巽风八焰旗,十一重天的祭炼水准,就是在步虚修士眼,也是不俗了,有沈婉这个“内线”,本来能在青录紫章挂个尾巴,可惜就是因为来路不太明白,只在玉金篇谋了一个位置,昨天拍出去后,入项虽不菲,却没有达到最佳的水准。

    但还有一件,就是沈婉特地拿出来说的“九幽牢”,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小瑕疵,但由于本身价值太高,仍是高居青录紫章之,拍卖之期,就在今日。

    余慈这时才想到拿起请帖,看面列出的场次、宝物,只一入眼,他就失笑:

    还别说,真有这么巧的。

    没多久,蜥车就到了目的地,三人下车,由顾执引领着入场,这一场顾执是下了血本,直接要了一个包厢,占据了佳位置,否则他也不能随便就多带一人进场。

    进入包厢和正常入场路径不一样,据说最高等级的包厢还有短距离虚空挪移的法阵,只待宝物入手,直接就闪身走人,保证安全。当然,那只是据说……更容易碰随心阁的高层倒是真的。

    “沈掌柜,早啊。”顾执笑眯眯地和熟人打招呼。

    沈婉一身素青衣衫,少施脂粉,纯朴简约,却自有一番自信风采,她停下来,笑吟吟地和三人交谈,面面俱到,不令任何一人有受到冷落。与当年绝壁城时清傲的姿态相比,更让余慈感慨。

    顾执说话自有其目的,他凑近了,压低嗓子道:“沈掌柜,听说,这两天要新开一个‘黄泉秘府专场’?”

    “黄泉秘府”四字当然是很引人注意的。这两天丰都城里都在传说,那时虽是一团乱,但也有一些幸运儿把握住了机会,从秘府捞出一些宝贝来。流出的不多,但件件精品,来路也算得清楚,再加黄泉秘府的名声加成,可以想见,都能卖出极高的价钱。

    沈婉也不否认:“本阁是在与一些主顾联系,但做不做得成,还要另说。”

    说着,她就转移了话题,目光停留在余慈脸,有些讶异的样子:“九烟道,这两天是不是有些疲累?”

    咦?

    余慈这回是真奇怪了,他自己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人们众口一词说他精神不振,沈婉且不说,顾执和管征可都是高手,气机感应之下,是很有判断力的,这让他不得不心。

    嗯嗯两声应付过去,又聊了几句,和沈婉告别,进了包厢,余慈决定自查一回。

    像他这样修为,内察自省甚是便利,坐在位子内视便成,心念一动,紫府之,元神真性便有感应,光芒照下,转眼透彻全身,并没有什么发现,正莫名其妙的时候,元神真性本身,倒传入信息。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