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破封落锁 陷地沉渊(下)

    将一切做得妥当,辛乙又和广微真人说了几句,后者掐指算了片刻,道:“再向下约七十里,是一处死阴绝窟,应是可以。WwW.FeiSuZw.CoM 飞-

    辛乙咧嘴一笑:“好,就那儿了。”

    片刻之后,黄泉秘府就沉到了位置,辛乙窥准时机,厉喝一声:“锁!”

    那千里长链呛啷震响,初时还有金属之音,后面就沉郁如雷鸣,更与周围地气牵引勾连,长链虽是唯一,却像是放射出亿万条略细的分枝,散入四主,任秘府连接的地脉怎么流转,都再无法撼动分毫,相反,还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加固这一过程,牢牢将秘府锁在地层深处。

    此刻,黄泉秘府和北荒地面,直线距离也在五百里以。在这种深度,地层已经软化,局部更是密布岩浆,温度极高。而辛乙选择的位置,却是恰与大环境相反,冰冷阴森,乃是地肺毒气浮,又受地心元磁的作用,盘结而成的一处死阴绝地。

    便是还丹修士到此,也只有勉力抵挡恶劣的环境,再没有出手的能力,步虚修士好一些,那些修成“法界”的人物,或可一战。可在固定住秘府之后,后土皇地祇临去前的大印玄妙,进一步彰显出来。

    之前引入秘府地底的黄泉河水奔腾流出,在外间一绕,虽是地底数百里的深处,其阴气森林,盘结汇聚,竟有波光之象,真似在地底划出一道大河,将秘府地界圈在其。

    而在黄泉河水之,两条原属于后土皇地祇法相的黄龙来回嬉游,这是地脉所化的龙属,天生便有神通,短时间内,力敌长生真人,完全不是问题。

    但就是这样,广微真人眉头还是皱了皱:“外有黄泉环绕,内蕴地祇真灵,又是独辟一界,足够压制业火,挡住那些贪婪之辈,也没有问题,可若那些有心人想到,还是拦不住。”

    杨朱却持不同意见:“我倒觉得天君此举甚好,秘府就锁在这里,进去偷盗几次东西,也没什么,但若做点儿其他什么事,说是明火执仗,也不为过,必然要露了行迹。那时我道人,岂能容他?”

    这时就看出两人性情不同,杨朱明显更勇于任事,广微则是抱着早早了结的懒散心思。

    最后还是辛乙笑哈哈地道:“这地方确实防小辈不防老贼,不是不想做得更好些,只是力有不逮,奈何?杨老弟说得倒也不错,便当它是个铃铛,别人碰了,就响一声,个头小的响声低些,个头大的响声高些,至于咱们理是不理,则是另一回事儿。”

    杨朱缓缓点头,这次秘府之事后,他对辛乙的神通广大可说是记忆深刻,尤其是那不动声色间,就将方方面面安排妥当的能耐,显出这位久享盛名的宗师人物的老辣圆熟,让人钦佩。

    辛乙伸了个懒腰:“回了,要回去歇一歇,这一场险哪!”

    听着不那么让人信服的话,杨朱脸色大约是有些变化,却让辛乙瞅着了,他伸手拍拍了杨朱肩膀,摇头晃脑,颇是感慨:“波陀谛盯了老道也有快四千年了,别的不说,眼力判断还是一等一的,虽然吃了个大亏回去,可逼出了老道的三十六天,使我一劫温养之功,毁于一旦,暗地里还有些伤损,唉,如今到哪去寻合适的东西修补呢……亏得惨哪!”

    “这算怎么回事?”

    余慈寄托的魔种残灵就缩在黑石殿堂的角落里,哭笑不得的情绪从万里之外传过来。

    辛乙连续两记虚空神通发出,将秘府人撤走了十之**,剩下的都是入魔已深之辈,当然,还有一些一开始就被黜落的魔头,此刻大都被蔓延的业火吞噬,除此之外,就是他了。

    余慈也想走来着,他离开容易,念头一闪便成,可要想带着已是价值连城的魔种残灵离开,就是一等一的大难题了。

    一刻钟前,他也尝试一回,险些就给“淹死”在外围的黄泉大河,受惊退回,却见这边业火燎天,说是漫山遍野都小了,完全就是扑天盖地,似乎要将这千里秘府,完全笼罩在业火之。

    想想十方慈光佛宏誓大愿背后,无穷无尽的业力,承继其愿力的赵子曰,此时身负的业火,说不定真能做到这点。到时候,这里怎么说也算是个翻版的地狱道!

    也许,让本体过来,接魔种残灵出去?

    余慈觉得这个法子倒也使得,当然,本体那边就要冒点儿险,也和既定的方略有些冲突。

    唔,让影鬼过来帮忙也不错,据余慈的了解,那家伙和五岳元灵处得不错。一个是见多识广,一个是神通无穷,配合起来,天下大可去得。

    就是这个了,心计较已定,余慈便准备将意识回归本体,与影鬼联系,当然,在此之前,他要找一个最安全的避难所,免得让业火将魔种残灵污了,那时哭都来不及。

    黑石殿堂离业火区域太近,绝对不行,他操控魔种残灵飞起来,准备到秘府边界地带,钻入地下深处,想来业火要烧到,也不容易。

    刚飞半空,无意识感应周边环境,他忽又惊怔,心神一下子崩紧:

    “赵子曰!”

    业火燃烧势头在枢区域附近最是猛烈,而那片区域内,业火颜色漆黑如墨,往外十里,颜色才渐转鲜红。就在那乌黑火焰深处,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影,黑袍罩体,站得挺拔,正是赵子曰。

    不,应该是业力化生后的赵子曰。

    形貌虽一样,本质已不同,这时的赵子曰,称之为地狱众,更合适些。

    魔种残灵悬在半空,观察了许久,下了这个结论。

    赵子曰行为举动明显不比往常,气机什么的更不用说,就是不知灵智还存得几分,反正现在看去,他就是怔怔发呆的样子。余慈还想到了另一件事,这也是刚刚辛乙曾说起过的:

    没有佛国六道轮回之类,业力化生不容易啊!

    不过,要说六道轮回……他们手应该有相当一部分才对。

    嗯嗯,暂告一段落,有闲情求月票了。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