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窥根见底 强势碾压(下)

    即使是进入地底,辛乙的笑声依旧如影随形。 飞

    赵子曰与刺曲汇合,此时刺曲正盘坐在枢石碑旁边,瞑目养神,见他进来,睁眼一瞧,脸色有些异样。

    赵子曰心知肚明,如今他除了自身神智未失外,全身下,由里到外,形神都是由业力化生,可说是世间最污浊之物,哪一个修士也不愿沾的。他与刺曲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也不废话,只道:

    “继续下沉,逼他们出去。”

    黄泉秘府此时所在的深度,地心元磁的作用在加大,更有九地阴气作用,确实已经不怎么适于寻常修士生存,若能将秘府这千余人给逼出去,那些北荒亡命不说,单只是诸宗修士,就够辛乙等人喝一壶的,那时,自然又有了机会。

    刺曲也不多言,又沉潜一段距离,蓦地一拍身边石碑,碑彩光流动,外侧虚空开裂一缝隙,正好将一处流经的地肺毒气源源不断招引进来,蓄积到一定程度,在人数最密集之处爆开,化为一层惨绿薄雾,其更燃放阴火,惨叫声立刻响起。

    赵子曰哂然:小家子气。

    刺曲仍然吝于使用“幽虚冥雷剑阵”,显然是受辛乙强横姿态所慑,本能地要留一张底牌才安心,却不知这里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正想指正,辛乙却不给他机会,两人的身形蓦地齐齐跳起来,却是地层深处震荡,难安其位。

    地,广微真人发力稳住辛乙符器肉胎,这是他和辛乙早早商议,准备好的手段,其他什么事儿都不必管。就见辛乙恢复正常体形之后,难得肃穆,端正衣冠,向虚空处郑重施礼:

    “有请陛下!”

    话音方落,黄泉秘府震动,三十六天所笼虚空,有一尊法相呈现,初时甚小,便如画人物,然而倏乎之间,明黄光气弥漫天地,当形影渐明,当端坐,冠冕服衮,一对黄龙分垂两侧,巍巍然如山岳临头,缈缈然又在九霄云外。五官面目都在光芒之后,难以目见,唯双眸之,漫见山川真形,阴阳妙化。

    法相乍现,黄泉秘府人便近乎失语,那沉厚端凝之威,充塞心头,因地肺毒气而乱成一团的众修士,甚至有双腿发软,跪倒在地的。

    广微真人抬起头,看着这尊法相出神。他精通符法,能见常人所未见,在此巍然神异之法相,读出由世间最精妙之符箓所汇结的一个名号,亦是此神通之源:

    承天效法厚德光大后土皇地祇!

    典型的辛天君手段……他神思缥缈之时,那法相伸手下指,黄泉秘府核心七峰地域,方圆近百里的范围,一应土石之属,竟都蒙一层金属色泽,有风吹过,铮然发声,若金刃之鸣。

    “指地成钢!”

    这是封绝地气活性,扭转五行之质的大神通。在其作用范围内,一切五行神通都被封死,其余的也受到极大限制,且只要尚有五行之属,生灵元气亦要封绝。

    这等神通,消耗自然惊人,可是辛乙用“性灵通神”的符法,从三十六天“请出”这一位后土皇地祇,以小力撬大力,化天心为己心,竟是完成得轻轻松松,如此妙术,广微真人是自叹不如的。

    天底下只有辛乙辛天君,才有这等手段。

    指地成钢神通一出,地下赵子曰和刺曲,就是齐齐闷哼,前者好些,毕竟业力所化,五行之质已然少之又少,可刺曲就惨了,他是再标准不过的人身,又精修剑道,走的便的先天庚金的路子,绝对免不去受制之苦,尤其境界有差距,想抵挡都做不到。

    只一瞬间,刺曲便瞠目结舌,僵在当场,什么幽虚冥雷剑阵,什么斩雷辟劫令,明明是抵御的良方,偏偏是连念头都给封锁,半分也驭使不得。

    一念成真,赵子曰可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思,这等扭转五行的大神通,不可能持续太久,可是有这点儿功夫,已经够辛乙杀死他一百回!

    果不其然,他耳边已听到河流一般的哗哗声响。如今地层凝固如钢铁,这原本寻常的声音就显得好生诡异,尚未感应明确,眼前又一暗,一条色泽昏黄的大河横过地层,冲击而至,阴寒之气,渗透魂魄。

    赵子曰一下子认出来,那是九地阴气汇集成河,盘结运化而成的死气洪流,在世间有个名目:

    黄泉!

    “这他妈……是真的黄泉秘府了!”

    黄泉秘府除了深处九地之下,并无什么真正意义的黄泉,可是面辛乙“请来”的后土皇地祇,统驭九地幽冥,何其自然,什么九地阴气,当真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相比之下,刺曲刚刚招引地肺毒气的手段,简直就是不入流了。

    遭黄泉死气浸入,最倒霉的还是刺曲,一步错步步错,任他剑道通神,失了先机之下,只能被动挨打,实是无比憋曲,此刻他面目青白,一身精元都被消蚀了大半,这还是赵子曰主动为他挡灾的缘故。

    不过这么两回下来,刺曲终于找到了缓口气的机会,二话不说,就激发了斩雷辟劫令,紫雷轰鸣,总算给自己腾出了一小片空间,剑意流转开来,有了些许防身的资本。

    “这家伙还不能死。”

    赵子曰瞥去一眼,若是真正的“赵子曰式”思维,眼下肯定会是另一种想法,但有些事情,已是不可逆转,他半分迟疑也无,反手一掌,切入自家胸口,不见丝毫血迹,只有乌黑火焰燃烧,再拿出来时,手心已多了一朵有些残缺的黑色莲花。

    “种进去!”

    幽冷的眼神比有限的话语更具效力,刺曲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心神一凛,再没有半点儿别的心思,也不顾业火侵蚀,接过黑莲,反手就将它打入枢石碑,与四方气机接壤。

    在黑莲种入石碑的一刹那,赵子曰一声低啸,乌黑火焰硬生生排开黄泉死气,迎着头顶压力最盛之处,直冲而。

    危机关头,刺曲也舍了私心杂念,又一拍石碑,地底雷声涌动,剑气冥雷突破了已渐渐失效的“指地成钢”神通,自地下喷薄而出,做出了将秘府的修士尽都绞杀的架势。

    近期公司进入改制阶段,作为苦逼的办公室人员,时间实在悲剧,更新不稳定,请太伙见谅。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