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道魔相争 成败互现(上)

    “把阳神弄成这个模样,不会死吗?太高深了,我不懂。Www.feiSuzw.coM 飞&&”

    翟雀儿半是嘻乐,半是认真。到了辛乙那个层次,其所作所为,确实不是常人能懂的,两人现在是用一个旁观者的心态,自然是怎么说都成,而陷在三十六天里面的那几位,如今怕是没他们这等悠闲。

    然而数息之后,翟雀儿的脸色也变了:还在往外扩?

    两人已经在数百里开外,远离事件漩涡,可三十六天演化,竟是无休无止,他们这边神魂元气,隐然间竟也不安其位,似要与那边呼应,投入其。

    三十六天下部,他们这边看不到,只能见到方七八重天地,而那恰好也是三十六天最玄奇之所在。一旦呈现,便仰之弥高,永远需要人仰视,在秘府内如此、秘府外如此,便是破开地层,到九天之,想来也依然如此。

    和龙长老一块儿,又退了几十里路,翟雀儿耐不住好奇,扳着手指算:“大罗弥盖诸天,不可视极,暂且不论。下面三清境,太清境显玄白之气,为苍天;清境显元黄之气,为黄天;玉清境显始青之气,为青天,依次而,清楚分明,其间万仙往来,有如实境,可见三天宫否?”

    龙长老眯起眼睛看,如此玄门神通,对他这等魔门修士,天然就有克制之力,便是观看,也觉得压力如山,偶尔一道清光照下,天魔法体都要摇动不安。换了翟雀儿更不用说,所以这活计也只有他来做。

    看了半晌,他收了目光,先按下翻腾的气血,方道:“大赤、禹余、清微三天宫依稀可见,却恍惚不明……”

    “大罗祖炁生玄白、元黄、始青三气,化为三天三境三宝天尊,为世间所见之极也。三道尊化生在三境天宫之,显化其一,便是仙业永享,如今天宫未分明,那辛乙还是大劫法的境界没错。”

    翟雀儿吁出一口气:“也幸好如此,否则哪一位道尊显化,万里天地,立刻划入三十六天,随其心意升举黜落,我们就死定了。现在也不可久留,这个消息也不比陆沉那边逊色到哪里去——如此光大气象,一旦成就仙业,域外密切感应的诸位魔主,不知有几个要吐血来着,嗯,也不知有多少,要欢呼雀跃。

    稍顿,她又感叹:“怪不得陆素华这么轻易引来了天魔大劫,想来她也是深谙其机关的。”

    道魔之争,最是直接。成道必渡魔劫,而天魔乃“他化”之道,自我无法成就,必须毁他人之道方可得大自在。一个要成道,一个要毁道,就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几乎每一个地仙、佛陀、圣人成就,都代表有至少一个魔主陨落;同样的,若是有哪个大劫法死在劫数之下,又或者地仙、佛陀、圣人身死道消,也代表着一个或多个魔主成就。

    辛乙这等人,成就越大,越遭天魔嫉恨,同时,也吸引更多的天魔关注,彼此感应,成败互现。

    “那驱动天魔大劫的,不知是哪位魔主,如今便是留得命在,也要元气大伤了。唔,又是一个有价值的消息。”

    一个遭遇重创的魔主,毫无疑问会是很多大能眼的美餐,翟雀儿知道,魔主自家更是清楚。

    黄泉秘府,魔主驱动的魔劫大半黜落,只有它本身一线透空魔念,勉强维持。

    按照辛乙所化三十六天结构,乃是受佛门十法界影响,划分为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无色界四天、其更有四梵天、三清境及大罗天。如今透空魔念是在第二十八天,名曰“太素秀乐禁天”,位于无色界四天之顶,至此一应生灵,念头将尽未尽,将生不生,一步之差,就是长生之别。

    按照修行界普遍的说法,这里就是步虚与真人的“长生劫关”,是天魔最善用力之处。辛乙最初将它定在此界,也算合适,可它又怎能甘心?

    挣扎,它与辛乙隔空喊话:“我是乃末法之主,同于地仙、佛陀、圣人,你怎能将我黜下四梵天?”

    “且放宽心,若你本体到此,我必放开太极平育贾奕天,许你为地仙、佛陀、圣人,容你进去。”

    “三十六天,拾人牙慧,玄门大义,一至此乎?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是儒家经典,哈!”

    “辛乙,你自以为诸法贯通,殊不知意杂不纯,大道无望!”

    魔主并非是单纯骂战,而是要以这种方式,令辛乙神思流动,它则寻找破绽,以图脱身。可惜,辛乙的心防,或者说脸皮,比它想象得要厚得多。

    “既然你喊我的名号,不妨我也念你真名,如何?”

    “你敢!”

    魔主这回当真是心神震动,若是被辛乙念颂真名,其底细必为有心人所察知,天魔之间,倾轧尤烈,若是让其他魔主知道它如今境况,哪有不落井下石的?

    辛乙则完全不给它后悔的机会,便在巨手牢笼,嗔目大喝:“波陀谛,还不下去!”

    如今三十天笼盖千里方圆,辛乙神思可谓是无所不至,一声喝叫,当真可算是声传千里,余音所及,直透碧落。

    波陀谛怒吼一声,终还是心神动摇,再也抵不过三十六天的神通,那一线红光当即崩散,一个扭曲的形影从太素秀乐禁天暴跌而下,每坠一层,都扭曲更甚,直至化为清烟一缕,散逸无踪。

    这是它透空魔念销尽之相,而困缚辛乙的巨手牢笼,也在此刻轰然散落。

    杨朱早看得目瞪口呆,不过总算是及时回神,一时为之大喜,正要招呼,忽又觉见那波陀谛残余魔念迸发,将尖锐的信息直透入每个人心:

    “你以阳神衍化三十六天,本我之灵难存,全靠后天符器肉胎,才维持得住。如今符器肉胎远未证道,三十六天已成气候,头重脚轻,我看你如何收场!”

    杨朱急扭头,却见辛乙那边,琉璃金身所放强光,已然扭曲,三十六天依旧演化气机,竟无休止之意,当下心头就是一坠:

    那魔头并非虚言相诳!

    也在此时,有人暗喜:

    机会!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