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语落凡 雏鸟观飞

    黑石殿堂,余慈有些眩晕。Www.feiSuzw.coM 飞

    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旁观也有风险来着,刚刚天魔大劫转向,要不是他白虎星力还算稳固,此时恐怕已经陷进去了。不过此刻,他眩晕却是由他摄入了太多信息,万里之外的大脑都有儿点不堪重负。

    那位老先生干了些什么啊!

    在清气冲霄,气机演化之时,余慈的心神便完全陷入进去。

    他头一个想到的是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那符所显化的“天白玉京”之胜景,便与这情形差相仿佛,同样是仙山云楼,似天世界,但论完整、论气魄、论精妙,差之何止霄壤。

    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演化“白玉京”之仙境,诛魔符箓虽是汇结日月星三光,却如仙人叱落一般,颇有天气象。

    而此刻,辛乙演化出的这一幕,又是个什么符?

    余慈注意力转向天空,想知道接下来面会扔个怎样的符箓下来。然而看空乘鸾引凤,驾舆步光的仙人形影,仰视之际,观其逍遥往来,莫名就觉得自身之渺小,然后他真的纳入进去——由始至终,没有符箓扔下来,而是将他所在的区域,往那片梦幻世界里装!

    位置还是那个位置,可天地已不是那片天地。

    里面的涉及的种种的虚空玄妙,气机变化,余慈不懂,但他心念依附的魔种残灵,此刻完全没有抗拒的力量,由一只无形的手拨弄,身不由己,规拢到某个很古怪的层次。

    感应所及,周边区域内,甚至是整个黄泉秘府的修士,都是如此,尤其古怪的是,似乎人与人之间、物与物之间、人与物之间,规拢的层次还不一样。初时余慈很困惑,不过很快,天魔大劫便现身说法:

    无尽胜境仍在不停演化,天魔大劫所显化的红光漩涡,跟不演化的度,后来已困居一层,那层次倒还挺高,大约是在三十层左右——每一层次,都有气机和颜色的微妙分别。基本原则应该就是“清下浊”,越向下的层次,颜色越是污重,越向则越是纯粹。

    那红光漩涡翻滚不休,总是试图透下渗,大概是这样的作为惹烦了辛乙,巨手牢笼,传来一声沉喝:

    “黜落!”

    漫天红光应声崩散坠落,像是下了一片火雨,每一道坠落的红光,都是一个或一群天魔,每坠下一个层次,红光就剥落一些,其反应也愈发微弱,一路贬下二十多层,坠入到下方昏沉沉的光芒,便泯然于众,再不复感应。

    原有的层次,倒还留下了一线红光,顽固抵抗,但也是摇摇欲坠。这已经不重要了,眼前发生的一幕,足够余慈修正他的认知。这时候,他想到的再非单纯的符箓,而是传说里的“化天心为我心”的界域神通。

    莫非,这就是辛乙独有的界域?

    可是,只听说那界域是形成有利于自己的战斗环境,像这样直接演化气机,层层洗炼跃升,直至生就广大世界的……呃,是不是太复杂了些?况且这感觉还有点儿熟悉。

    一念生而天地成,这样……

    万里之外,元神真性放出灵光,拿出一个答案:心内虚空,内景外成!

    你娘!是的,就是这么个意思,这样类比才对!

    当此明悟呈现,万里之外,余慈的本体直接跳了起来,他通过魔种残灵的感应,近乎贪婪地看着这一切,是的,就是心内虚空的路子,虽然这里面的结构、气法完全不同,可不管其本质如何,这种思路,却让他如饮醇洒,几欲沉醉。

    想当初,他给自家的心内虚空划定结构,是用一阴一阳为横轴,过去、现在、未来为纵轴,搭起的基本架子,本质无差,却显得大而无当,太过泛泛,其后的演化,大部分时候,又都是以物象变化为基础,在心内虚空显化,形成了目前山林鱼龙,冰海环绕,星空覆盖的格局。

    虽说那里面无一物无来处,照神铜鉴、鱼龙外相、太玄封禁,都是极有底蕴,可大部分时候,这些东西各自为政,不成体系。

    余慈早有内景外成的能力,可大部分时候,不过是用它来放出心象分身,借用分身虚实变化的特质对敌,远称不合理、有效的应用,而今日见到辛乙这样的法门,当真是如重锤擂响鼓,震翻了原本僵滞的思路。

    蛇鼠观鸟飞,或无好处,可若本身就是雏鸟,观飞又如何?

    灵光一闪,就如星火燎原,余慈很快又想到,这等层层天地的划分,倒有点儿像六道轮回、十法界的规制,二者似乎也能够彼此参照,似乎影鬼提过一回,玄门确实有过那样的设想,叫,叫什么来着……

    “一气冲霄,三十六天!”

    对了,就是这个!

    外间杨朱呼声入耳,余慈一下子记起,三十六天,玄门曾用来和西方佛国叫板的宏伟构想。据说是将世界划分为三十六个层次,三十六层虚空,这其间又有两种设计,一是东南西北各立八天,有三清境,最则是大罗天,包罗诸天,至高无;二是与十法界一般,垂直划分三界二十八天,更有四梵天,再又是三清境、大罗天。

    玄门当初因两种设计产生了分歧,宏伟构想未能真正成功,但也由此成就了许多高妙法门,或许辛乙此时所用,便是其之一?

    里面的细节,余慈不会深究,他只是在想:再用一回,再用一回……让我仔细看个清楚!

    黄泉秘府,因三十六天变化,已是情势剧变,而在秘府之外,其实也已显露端倪。翟雀儿和龙长老距离秘府已有数百里,却依旧感应那边煌煌之威,停下身来观看。

    “原来传说竟是真的?”

    翟雀儿已经辨认出三十六天的根底,更通过《自在天魔摄魂经》的法门,感应到天魔大劫已濒临消散,不由咋舌。

    龙长生则有些感慨:“辛乙就是个疯子。”

    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多多少少都听说过八景宫辛天君的事迹。

    辛乙早年以阳神成道,肉身早已毁弃,却凭借着炼器和符箓之道,重造肉胎,并立下宏誓,要以符法、器法双双通灵,也就是让后天造就的肉胎,真正成为‘活人’,并将其推入地仙境界,以践行他“性灵通神”的主张,由此浪费了近两劫时光,否则以他的修为心境,早五千年前,就该是地仙一流。

    以之事,算得是广为流传的段子,至于那“三十六天”,说是“传说”,不如说是“噫语”更符合情理。

    “难道真如某些人所言,他是拿自家成道的阳神当材料,把三十六天生造了出来?”

    太晚了,只好先放小章,这样,明天午、晚各放一小章,其实还是正常更新。大伙儿也不妨正常给给月票红票之类……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