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一气冲霄 三十六天

    透空魔念变化,黄泉秘府,天魔大潮的压力倏然转向.

    似乎是为了让辛乙看清,央区域的红光散尽,露出巨手之下,辛乙矮胖的身形,此时他仍然算是淡定,只是在透空魔念催化下,巨手五指合拢,锁定辛乙气机,其间化入五具真形仙蜕的精血元气,由此形成的禁锢,就是地仙之身,一时半会儿怕也脱不开身。Www.feiSuzw.coM 飞!。

    此时针对辛乙的手段,也仅此而已,剩下的力量,都一股脑儿地移转,至于目标,杨朱就在附近,感应也最是深刻。

    随那红光一层层铺展,他眼前视界一下子收缩,五感六识都受到影响,突然的压力,让他原本就不怎么顺畅的心气儿,更显得焦躁。

    他知道这是透空魔念作用,某种意义说,现在天魔大劫的大部分力量,已经移转到了除辛乙之外的每个人身,这不是“不务正业”,恰恰是将辛乙度劫之环境,视作一个整体,不去狂攻那最强的环节,而是避实击虚,从其他地方入手,意图撬动辛乙的心防。

    主控魔劫的末法主必然是在暗处观察了很久,一旦出手,就是总揽大局,黄泉秘府内外,一应因素,都为它所用。

    杨朱这边如此,赵子曰那里也一样。

    巨手牢笼不但封住了辛乙的身形,连带着也封锁了绝大部分气机,这样,那边的五雷部众就显得有些势单力薄,赵子曰喝声,烈焰飞腾,更挟有龙象之力,将雷牢轰得七零八落,五雷部众间还意图重新聚形,终不抵赵子曰几无止境的怪力,终于崩散,连带着漫天电光,都难再成势。

    赵子曰脱了雷牢,立刻飞半空,登高观望那边局势,待看到那巨手牢笼的位置,不由一喜。巨手牢笼垂落之时,已经把辛乙带偏了一小段距离,此刻辛乙距离秘府枢之地,虽还算得近在咫尺,却终究让开了一线缝隙。

    有可乘之机!

    赵子曰也知道,天底下未必有这么巧合的事儿,可这等局面下,当真是半点儿机会都不能放过。十来里距离,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念动即至,瞬间他就擦过巨手牢笼,扑向秘府枢之地。

    枢位置,是一块相对还算平整地空地,由一块块方正的黑石板铺成,径有百尺,面连缀着一串图形,大致情况是密封四角,央留白。而居高临下去看,总觉得央部位,应该再放下一件什么东西。

    脑子一转,连通两界的思维便给出了答案:原来如此!

    赵子曰伸手在自家腕一切,鲜血溅出,像是在虚空燃起了火,却又很是精准地落到了空地图形的几个关键节点,顺应此处暗合的血祭之法。

    此刻他一身气血何等充沛,虽只是十数滴,也足够了。空地四角,那些图形一个接一个地染血色,由此启动深埋地下的气机,央那块留白之地,便似活了过来,翻涌波动,一块石碑从升起,下面还连缀着一座七阶石台,石台四方矗立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是玄门不甚出奇的定制。

    这便是控制黄泉秘府的真正枢了。

    赵子曰大袖一摆,就要将此石碑炼化,可才一出手,大气呼啸,如长风,轰隆碾至,却是杨朱隔空发力,四明宗法门,极重气概,于大威能见精妙,赵子曰若不及时挡住,这浩浩荡荡的劲力盘转,就全落到下方石碑了。

    “做事要有重点嘛!”

    轻描淡写地化解掉杨朱的攻势,赵子曰弹指射出十余道火光长线,这些都牵连着极重的业力,最能污秽气机灵智,不说杀伤,沾就够人恶心半天的。他嘴还不停:

    “天君度劫和诸位生死这才是关键,至于秘府枢,不过等而下之,杨大贤当有决断才是。”

    赵子曰没有放空话,此时此刻,黄泉秘府外面不知道,靠近这一片核心地带的千余修士,不知不觉间又分化成两派——诸宗修士和诸宗修士以外。

    原本进来秘府之后,那些北荒亡命的注意力就都放在了宝藏,可眼下却又莫名掀起了对诸宗修士的怨气,狂呼啸叫,又是群起而攻之,天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分辨出目标来的,想来也不会少了天魔手段。几乎是第一时间,那边就有了伤亡。

    赵子曰说的,杨朱自然也清楚,可他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被人连讽加刺,一时间连眼珠都渗了血色,总算还有一点儿理智,隔空森然道:“秘府让你得了手,里面这些人,你会轻易放过?”

    啧,这人脑子还没完全昏掉!

    为乱其心,赵子曰又是放声大笑,笑了半截,忽觉得不对劲:“啊呀不好,我也着了道儿,如此不依不饶,岂不是节外生枝?成了那魔主的打手?”

    想到这里,他笑声戛然而止,可此时影响已经造成,赵子曰倒是顺势又想起一件事:“我这么积极也没什么用处,关键的东西在刺曲身来着。”

    念头转过,他彻底从透空魔念的影响下脱离,曲指再弹,一点豆丁大的业火射出,眼看落到石碑之,却蓬然四散,落在黑石铺就的血祭区域周围,焰光冲天而起,足有十余丈高,将那里围得严严实实。

    做完这一切,他飞身而,恰迎杨朱发泄式的攻击,两边打做一团,余波所及,使得诸峰摇动,偏就是那巨手牢笼,不见半分晃动。

    虽是与长生真人激战,赵子曰一大半的心力还是放在枢石碑处,交手不过两三个回合,他心就是一动:

    那家伙终于到了!

    有业火遮掩,此时又是乱成一团,实是大有可为。一念至此,赵子曰倒是要多卖几分力气。

    再看杨朱,这一位明显是受到魔劫影响,刚刚那一线理智,也在消磨之——天魔大劫就是这一手厉害,毁人心智于无形之间,尤其杨朱事先就没有一个度劫的意识,大劫威煞突然转向,他的应对显然是不够妥当。

    不过数息时间,刺曲那边传来感应,事成矣!

    刺曲怎么说也是长生真人,炼化一块石碑,绝无难度。赵子曰倒还保持着冷静,立刻传去指令:还有一步,不要懈怠了。

    枢石碑炼化,便等于是黄泉秘府到手,然而秘府当前的状态,根本就是扒光了衣裳、全不设防。所以他们这边事先安排,准备了一个应急用的顶级阵盘,只要植入枢,提供几日的防护,倒也不难。等这段时间过去,无天焦狱那边肯定会拿出更好的方案

    阵盘植入,刺曲全无半点儿耽搁,立刻发动,赵子曰也控制业火,予他方便。

    可在此时,耳畔“当”地一声巨震,猛地扭头,只见巨手牢笼之,辛乙面色沉静,却是旁甩一拳,正打在巨手食指,牢笼五指血光流转,依旧扎得坚实,可就在不可避免的震荡,让辛乙将声音传出来,似叹似笑:

    “连担道义的力气都没有,哪有脸皮来度劫!”

    嗯?赵子曰心头一跳,下一刻,便见得辛乙闭眼睛,旋又睁开,也在此时,他顶门一道清光升起,笔直冲霄。

    巨手放出血光,要依前面那般强行压制,可牢笼的辛乙放声大笑,双手张开,一团金光便从他胸腹间涨开,整个身体似是化为了半透明的琉璃,由那金光放射,血光金光相抵,竟是势均力敌,而前面那道清光,则是轻轻巧巧穿透牢笼,又穿入方虚空漩涡去。

    赵子曰完全看不懂,他只见到清光冲入漩涡不久,便有一层灰蒙蒙的光,自那边降下,初时这光看不真切,直扑到地面,反激起来。若不计较前面来路,倒像是平空起了沙尘。

    可往翻一层,沙尘浊气就消褪一些,朦朦似雾,雾有许多影像。

    气机在变。

    赵子曰猛地停了手,拉开了和杨朱的距离。杨朱也骤然清醒过来,眼血色消褪,正好看到那似浊似清的光雾再往翻,那些朦胧影像都化为海天、山水、楼台,一片片铺展而去,其间更有人影往来。

    眼前似乎是展开了一个只在幻梦的世界。

    赵子曰和杨朱这等人物,总算能感应到一些常人所未能见到的东西。他们就感觉到一个超乎寻常的气机洗炼跃升的过程,随着那灰光反激而,每提升一个高度,都是一个“层次”的提升:

    浊、非浊、非清、清……依次而,一层就是一个新天地。一道朴初之光,便在此过程,纯之又纯,阴阳开合化生,似有亿兆生灵,演化其间。

    “一、二……十六……三十一、三十二!”

    转眼间,类似的气机洗炼跃升,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三十二次之多。黄泉秘府的“天”有其高度,可这气机洗炼跃升的幅度却是远远超过。随着层次的拔升,人们不自觉就仰起头来,看着那一层层的胜景铺设,恍惚,便是天魔大劫那层叠的红光漩涡,也被这节节拔升的天地压在下面。

    无论其怎样变化,都脱不出气机演化蜕变的范畴,只能是在某一层次翻涌作乱,又如何掀得翻这几无穷尽的煌煌世界?

    这一过程还在继续,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

    辛乙忽地纵声长啸,啸音里,那无尽胜境之,四方朗清,玉光垂流,仙人往来,列兮如麻,极处,又有一道无尽天寰笼盖,诸方世界,莫不包容其,而其根基,毫无疑问就在辛乙身。

    巨手牢笼依旧存在,可是那巍然之势,却莫名地缈小起来。

    一气冲霄,三十六天!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