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真形仙蜕 知难而退

    黑袍眉头大皱:“你搞什么玄虚?”

    陆素华视线自黑袍那边一扫,两人从阴窟城起,来来回回交战多次,像这样说话,却是头一回,她不紧不慢地道:“这碧落通幽十二重天,历代黄泉秘府主人脑宫内,都存了一份儿,如今后面殿的遗骸肯定不止一具,你要哪个?”

    黑袍可从来没想过,这个传说喜怒无常的女仙,会这么好说话,来之前,他已做好了死斗一场的准备,哪想到陆素华竟摆出了谈判的架势,不免就有些迟疑。www.FeiSuZW.com 飞&&

    黑石殿堂不知是什么材质,竟能隔绝神意感应,让他无法探知里面的虚实。而在建筑顶部,陆素华那枚掩日环在嗡嗡转动,不停地消减外间布置的禁制,眼看就要破开了。

    他终究不是常人可比,很快就挥去心的杂念,哂然道:“东华宫人,行事真叫一个莫名其妙。你们那的《太初东华玉》本就是直抵地仙至境的无妙法,珠玉在手,却和老子这等散修抢砖头瓦块,至于么?”

    陆素华微笑让过这个话题,径直问道:“想好了?”

    黑袍摇头:“老子这散修,可不比你父亲陆老魔,和黄泉秘府做了几千年的邻居,深知根底。还是眼见为实的好,不看个明白,怎能轻下结论?”

    陆素华似笑非笑地应了声:“你说的也对。”

    话音方落,虚空一声尖鸣,掩日环飞落,由陆素华收起,下一刻,黑石巨门在轰隆隆的声响打开,阴冷的气息从石门传出来。

    黑袍心头一震,想往前去,然而陆素华仍然挡在门口,纤细高挑的身子,与巨大的石门不成比例,可她站在那里,黑袍心就算是百爪挠心,也要深深为之忌惮。

    不过另一方面,他的神意感应也瞬间铺开,探入殿,将里面的情况了解了七七八八。

    “一、二……六?”

    殿果然是停灵之所,没了能阻挡神意感应的黑石干扰,黑袍就确认,一共是六具遗骸。只是黄泉秘府在北荒怎么也有个十余劫时光,怎么才经了六、不,七代?

    这个疑惑在心头闪了闪,就被更重要的事情压过了。

    陆素华回头,往里面瞥了一眼:“六具啊,这倒好分了。”

    剑光骤闪,黑袍惊怒间冲之时,便见停灵大殿的正央,一道细长的裂痕从门口直至殿深处,将大殿剖分两半。

    “也不管是哪代,一人一半。你是要左边,还是右边?”

    黑袍一愣止步,这女人的脑子是不是有病?

    “时间紧得很,若你不选,便由我选了。”

    说着陆素华便踏入殿,站在剑痕右边:黑袍眯起眼睛,也走进去,站在左边,环目一扫,便见大殿坐落着六个石龛,每个石龛都是一样的规制,甚是朴拙简易,龛便储着修士遗蜕,有的干瘪,有的则栩栩如生。

    陆素华那一剑,正好将六个石龛分成两边,一边三个。

    看着这些,黑袍脑子转得飞快。

    这可都是真形仙蜕,放在那些修炼寄魂转生之术的修士面前,就是一等一的宝物。便是黑袍本人,也有一些法子,可将这些遗骸炼成傀儡,或更进一步的身外化身,那可等于是多出了几条命!

    不管怎样,先答应下来再说。

    黑袍叫了声好,大袖招展,就要将这边的三个石龛收下,他储物指环内空间颇大,倒也不怕收不起来。

    然而在挥袖之时,他却看到,陆素华没有任何动作,也在此刻,殿外红光如潮,轰然涌入。

    央区域的天魔大劫正如火如荼。

    七座山峰之间,距离最远不过数十里,实是挨得极近,以长生真人的眼力,在任何一座山峰之,都能将央区域看个通透,可如今,层层红光照下,那里一切人影声息都是严重扭曲,而沸腾的气机,更是能够隔绝一切感应,不真正进去,任是谁也只能猜测而已。

    当前局面,正是陆素华一手造成,由不得黑袍不多想一层。

    他手一滞,飞扬的袍袖也散了神通,然后他看到,陆素华转过脸来,冲他微微一笑,身形倏然后移,转眼不见。黑袍心剧震,本能地迈步要追,石龛,六具遗骸身外,齐齐亮起红光。

    那独特而熟悉的气机,让黑袍呻吟一声:天魔献祭,他怎么忘了这个!

    天魔大劫起处,像这种由真形仙蜕,完全没有元灵驻扎的,简直就是最好的天魔寄托之所。只要驱动得起来,就是一等一的天魔傀儡,非但战力惊人,也能在关键时刻,抽取遗骸的长生气血,进入献祭流程,虽说天魔不喜血祀,但也不无小补。

    黑石殿堂之前材质特殊,内外封绝,天魔大劫不得其门而入。但门户封禁一开,那些天魔自然如逐臭之蝇,嗡然而至。

    有这些真形仙蜕为后盾,天魔大劫的强度,必然再一个新层次,也能再给辛乙加一层压力。

    这一切都在那陆素华的计划之,他却因为脑子里被碧落通幽十二重天占满,压根儿就没往这边儿想!

    等下,不对!他身形前扑,冲到一座石龛之前,全身气机翻涌,以魔门手段,硬将真形仙蜕萌发的魔意压下,顾不得其他,用最粗暴的手段攻入其脑宫,探索里面的情形。

    没有,什么都没有……脑宫,空空如也!

    黑袍大吼一声,震得黑石殿堂嗡嗡颤动,还待再试,可另外那五具真形仙蜕,红光已愈发夺目,有两个遗骸的肌骨甚至已经微微颤动,这是天魔驱役肉身,已渐深入的征兆。

    一旦天魔躯役,这些遗蜕就不再是没有灵性的死物,也就不再适合放置进入储物指环。就算是放进去,在已经快要跨空驾临的魔主手底下抢食吃,就算黑袍当真无法无天,也要考虑到他还有没有能耐从天魔大劫下留得命在。

    他咬碎钢牙,终究是只将眼前这具遗骸收起,至少让自己不是空手而回。

    空手……他忽又灵光一闪,扑到门口,便在殿堂大门口,陆素华发剑的那处,一掌将那地面的土石崩开。果然,剑痕之下,还有别的痕迹!

    那是一个明显的凹坑,不过碗口大小,面痕迹犹新,将那边的土石抓起,鼻嗅口尝,又以神意感应,只一息时间,结果明晰,他手土石尽化沙尘,洒落一地。

    “这是摄灵之法,有魔灵从地下渗入这里,汇入容器之……好,很好!”

    这时候他自然就明白了,就算是那黄泉秘府历代主人脑宫,藏着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也早就让陆素华以摄灵之术给取干净了,留给他的,就是那些真形仙蜕——还是取不走的!

    思其种种关碍,这绝对不是今天做的,而是一回潜入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之时,就布下的机关。怪不得陆素华要主动发那一剑,随后又走得如此爽快……

    这一刻,胸口的怒火就像是岩浆,烧穿了他的五脏六腑,他又是一声嚎叫,百里方圆都为音波扫过,漫天荡魂红光也感受到了这股子怒意,其不免就有天魔感兴趣,顺路过来就要将他染化了,却被岩浆火焰扫过,当场灰飞烟灭。

    一击得手,黑袍却是心神摇动,怒火竟有失控之势,不由连叫不妙,知道自己怒火烧心,怕是抵挡不住天魔浸染,哪敢久留,再狠狠一跺脚,遁地而走。

    此时此刻,他已经将陆素华这个名字,咬烂嚼碎了,吞到肚子里去。

    今日之仇不报,他黑袍誓不为人!

    “看看,果然是免不掉。”

    翟雀儿笑吟吟地站起身,收了神通,虽是神色轻松,但脸不免有些苍白。

    龙长老有些担忧,翟雀儿前几日吃了陆素华的暗算,旧伤未愈,如今再用这“望气观心”的天魔神通,实在是损耗极大,虽然因为盯着黑袍。接连遇到赵子曰、陆素华两个关键人物,收集到了许多信息,可这种情况下,后面又如何争抢秘府枢?

    这时,翟雀儿嘻嘻一笑:“龙长老,我们到北荒,究竟是干什么来了?”

    这不是明摆着嘛,当然是黄泉秘府……唔?

    见他表情,翟雀儿拍了拍巴掌:“对了嘛,我在北海呆得好好的,却给发派到这里来,难道宫真的缺这样一个秘府,非要在北荒扎根?还不是我那师尊给出的题目,看一看我这个弟子,值不值得雕琢——我大师兄、二师姐他们,想来也正看着呢。可如今,情况是不妙啊。”

    龙长老不说话,这种事情,不是他能置喙的。

    “遇这么些事儿,什么陆素华、赵子曰,都是计划之外,损兵折将,总还有个理由,回头吃师傅一通挂落也就是了,可是若把自己赔进去,还带累了龙长老,只怕师傅很难掬一把同情泪,只会骂我一个‘蠢’字,是也不是?”

    龙长老心点头,脸自然全无表情。

    “一场历练,成也好,败也罢,总不能赋予它更多的东西。其实第一波冲击未果,出其不意的效果没达到,又给了赵子曰、陆素华施为的机会,我已经是败了,到如今,在争抢秘府的几波人,咱们倒是最弱的一方,明摆着要赔本的买卖,绝不能做。”

    龙长老眉头皱起:“你是说,撤出去?”

    “别这么说啊,我们是要留得有用之身,将一个更有趣儿的消息,传递回去。所以走之前,龙长老,我们到那里瞧瞧去?”

    翟雀儿所指的,自然是那个刚成为黑袍伤心地的黑石殿堂。

    已经到五月了吗?大伙有月票的,不妨砸两张过来垫垫肚子。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