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 魔种生芽 大劫献祭

    有厚重的地层挡住,余慈当然看不到什么,他正在修炼跳转四象的法门,忽地从白虎星域哪边传来了干扰反应,而且是直接作用到了他在白虎星域的本命星辰,差一点就让他走火入魔,吓出了一身冷汗。 飞

    等缓过劲儿来,他终于意识到,盯着岩层去看,根本没有意义,长吸口气,重又坐回到榻,稍稍安定心神,首先确认了一件事:

    刚刚,有人与他分流毕宿星力,导致他运化失衡。

    由于天人感应的问题,同时修炼天垣本命金符,寄托生死玄机,是无法在有人“占据”一颗星辰的前提下,重复寄托的。不过如今他已经移宫归垣,那颗毕宿星辰是不是还是他的“自留地”,仍需斟酌。这样,四灵法相的修炼,就有些问题。

    余慈有这方面的担忧,不过,细究起来,又不像那么回事儿。沉吟片刻,他重新进入寄托星辰的感应状态。

    “唔……,

    余慈这回明确了,那边对星力的汲取确实存在,却是极小的一缕,说是一“滴”也没关系。余慈对白虎星力的感应还在,心神一动,竟能循那感应,一路下行,追根溯源,不在话下。

    “怪不得,若是同寄托在一颗星辰,便不说干扰,彼此哪还有秘密可言?”

    感觉着意念越过万里虚空,直坠而下,新奇的体验尚未记忆深刻,却是“卟”地栽进了一个臭水坑。

    是的,就是臭水坑。里面全是飘浮的杂物,混乱肮脏,不见半点儿生机——类似的形容没有半点儿过份,其实这里是一道混乱的残灵深处,原有的意识全打碎了揉乱了,混杂在一起,弄成一锅粥,自我意识则完全毁掉,只有最央一点星芒,闪烁着仅有的光。

    余慈定了定神,忽然就明白了这是哪里。

    原灵犀散人的尸身,让黑袍植入了链火,又被陆素华打入张老残魂,成了傀儡,如今数日过去,那驱动傀儡的残破神魂,什么生机灵性都完蛋了,成了“臭水坑”,傀儡躯壳也被人灭掉。

    残灵失了寄托,又无生机,却莫名地在苟延残喘,细究起来,央处的神意星芒应该起了大作用。

    原本余慈以为,这神意星芒是要寄生在生灵神魂之,汲取养份才能存在的,可不知是不是前面灌入太多白虎星力的缘故,这东西竟然能够遥感天域,截留涓滴星力,艰难维持。

    余慈当真是哭笑不得,他当时与之切割,就是不想再趟黄泉秘府的浑水,哪知眼下又用这种方式回来了?

    “啧,眼下的黄泉秘府正是最混乱的时候,诸方高人云集,此时凑过来,岂不是给自家找麻烦嘛……还是走为!”

    余慈对黄泉秘府本身已经没什么期待了,若说有,让它废掉比让它落入某个势力手,更称心如意一点儿。他以后实力强了,可以按照十方慈光佛的遗愿,到这儿来办事儿。

    但这也不是急切间的事儿,以后的发展,谁说得准呢?

    再没什么可想的,他立刻准备退出去,便在此刻,头顶像下饺子一样,呼啦啦下来一堆人,这些人都是胆子特大的,竟是趁着前面激战造成的九地元磁神光缺口,一窝蜂地冲进来,因为太过密集,才一进入秘府范围,就是一阵好杀,当场便是血流成河。

    这里面自然少不掉天魔肆虐,那种混乱看得余慈直皱眉,怎么才三五天时间,这黄泉秘府变得更乱了?

    不过像他这边死气沉沉的残灵,在天魔眼,就是那种馊得发臭的残羹冷炙,是绝不会引来关注的,余慈就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干脆沉入这片残灵深处,研究如何彻彻底底地撇开这玩意儿。

    说来也好笑,余慈入手照神铜鉴这么些年,开发出神意星芒也有不少的年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怎样才能主动将其消去。能发不能收,就是这样儿的了。

    原来直接切断联系的法子显然不能用,不然再来个接引星力,他可受不了。不管怎么说,余慈决定,先把神星芒移出来,彻底断绝其寄生环境。

    星芒向外移动,余慈相隔万里,但凭借星力搭桥,操控勉强可以为之,不过这回却不像以前无数次那样,出入间无声无息,神意星芒的移动,竟带起了残灵相当剧烈的反应。

    余慈心头惊动,他感觉到,不知什么时候,神意星芒竟是探出了无数根有形无形的根须,连接着残灵的大部分区域。他移出星芒不打紧,却是动摇了残灵存在的根基。

    这是什么情况——生根发芽?

    呃,似乎正是如此!

    现在想来,他之前是忽略了一件事,神意星芒最正确的表述,应该是一颗“魔种”。既曰“种”,自然有生根发芽的时机和条件,这里面的机制,余慈尚不十分明晰,可眼下,这颗魔种显然已经有成气候的趋势。

    仔细想想,在断绝了外在的供应之后,非但没有消散,反而通过接引星力,反哺残灵,保证了它寄托的基本环境,这东西,似乎已经有了某些本能。

    魔种的根须,已经渗入到残灵的每个角落,一旦离位,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便是死水,也翻起了波澜。许多光流扭动着掠过,那些都是灵犀散人和张老的记忆碎片之类。

    余慈还在想着如何处置,一个信息片断闪过:唔,海雨香?

    你娘,怎么忘了这码子事儿!

    要不是心神远游,余慈必然是要拍大腿了。

    不错,灵犀散人才是真正的调香师,是运用迷香的高手,莫看这家伙之前让他整得找不到北,可若真论在调制香料的造诣,余慈和他的差距,至少也是黄泉秘府到九天外域的距离。

    他这边心念动荡,自然由那边的魔种接收。那玩意儿真似有了灵性,不知通过什么样的机理,一连串与香料有关的讯息“噌噌噌噌”跳出来,庞大的信息量,让余慈都有点儿懵了。

    那不是什么白纸黑字之类,而是关涉到图像、气息、味道、声音、触感甚至于一整套莫以名之的微妙感应的大系统,虽然还很混乱,却是详尽丰富,尤其是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触,更是任何调香师都无法忽视的宝贵财富。

    余慈只是扫过里面一些很浅层的东西,就觉得这几日里钻研无名香经,留下的一些困惑,纷纷开解。这么下去,他哪还用担心,将来扮成调香师,会露馅之类?

    这残灵就算是个“臭水坑”,余慈也不舍得再切割了。

    正努力想着该怎么处置,外间又有变化。

    流水不腐,他驱动魔种调动残灵内种种信息,使之渐有条理,却也使得馊得发臭的残灵,有了点儿沾染的价值,终于有魔意侵入进来。

    这是碰到了同行。

    天魔多以魔意染化生灵神魂,观其情绪心念变化堕落,以之获取所谓的“愉悦”,“愉悦”本身就是养份,并不像阴魔厉鬼之流,需吞噬神魂以自肥。但若遇到同类,往往就是以残杀吞噬为先,因为它们无法从同类身获得类似的“愉悦”,干脆就用更现实的处置手段。

    再怎么弱小的天魔,碰一颗魔种,也是占了十成胜算的,那天魔正要将其一口吞下,一片红光扫过。这边凡是天魔之属,莫不给摄提过去,残灵的魔种竟也感应到这力量,身不由己,化入红光之。

    余慈猛吃一惊,这时才发现,眼下黄泉秘府,已充斥着妖异红光,央处更有一个巨大漩涡,联通外界,怎么看都不是个正常状态。

    下一刻,奇妙的咒从冥冥来,余慈完全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可周围那些被摄入红光的天魔,闻声之后,竟是在尖啸催化燃烧,那漫天红光,便是这么些天魔燃烧的“火烟”,愈发浓郁。

    残灵的魔种毕竟没有真正开化,其存在的根基甚至还是白虎星力,倒是避过了这一波自燃。不过万千天魔烧化前,不甘的嚎叫,与流动的咒汇在一起,那种极度负面的冲击,把残灵也打得摇摇欲坠,余慈心神也受到影响,有些恍惚。

    不过,相关的概念,他却是了悟于心。

    这是献祭啊!

    余慈在《无量虚空神照法典》,见过类似的描述——域外天魔轻易不会冲破碧落天域,到达罡风层之下,越是厉害的天魔越是如此。要想招引它们过来,最有效的法子有两个:

    一是大修行者破关度劫时,那些天魔为诱其堕落以得愉悦,主动侵入,这里有天人感应的玄妙作用,顺应天道,故而天魔入侵并不费力。

    二来就是献祭。这是强行招引天魔之法,属逆天而行,代价越高,负面情绪越大,才越能够让那些高高在的劫魔、魔主感兴趣,招引它们下来。这也是魔宗独有的法门。

    谁干的?

    “看起来九天外域,确实有不少魔主对染化辛乙感兴趣。”

    黑袍嘿嘿冷笑,此时荡魂神光献祭,乃是某位魔主,主动以透空魔意催化,给自己一点儿动力,让它的到来更容易些。

    这就是天魔大劫。

    对任何一个魔门出身的修士来说,感悟此劫,都是难得的机缘。不过,如今黑袍的兴趣在别处:

    “虽然老子挺佩服你这通天手段,不过今日,碧落通幽十二重天,我要定了!”

    黑沉沉的建筑之外,名动天下的昭阳女仙,只一袭青衫,做男儿打扮,挡在门口处,负手笑道:

    “好啊,你要哪个?”

    抱歉抱歉,这一章是磨出来的……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