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缘木求鱼 星空搭桥

    “娘的,终于都动了!”

    黑袍微昂起头,睁大眼睛,任鲜红的荡魂神光刺入,倒显十分享受的样子,心情相当不错:“不知是谁想出的这绝户计,真叫一个漂亮!”

    “这人应该对黄泉秘府本身没兴趣。WWW.FEISUZW.COM 飞&&”

    翟雀儿瞥他一眼,笑得轻淡:“如果是我用这一招,会在恰当的时机,提醒辛乙,让他知道外面的局势,只要你辛乙敢动,秘府现而杀劫起,就是一场人造的魔劫,逼着他抽身,最终目的是保着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为今后打算。

    “可那人,坐视辛乙将禁域毁掉,令其沾魔劫因果,诱发劫数,事事做绝,不留半点儿余地,不是和辛乙有深仇大恨;就是要绊住辛乙的手脚,便于行事,对黄泉秘府的存亡,则是毫不顾忌,看起来,此人的打算,倒和师兄你差不多呢。”

    黑袍嘿了一声:“那是谁来着?”

    “十有**,是陆素华。”

    黑袍登时大笑:“玩笑!陆沉的《太初东华玉》也是玄门第一等的修行秘典,碧落通幽十二重天,还未必有它的层次高呢!”

    翟雀儿笑道:“若是如此,自然更好。”

    她这么说,效果比正面辩论可要强出太多,黑袍明知她有挑拨的意图,甚至连前面的判断,都可能是信口开河,然而念头却不免有些动荡。

    翟雀儿不给他仔细考虑的时间,对高继道:“咱们分开行事,高师兄,你领头,引人循正常通路进去,不妨亮亮招牌,我和龙长老,黑袍师兄则走暗处,走了!”

    除翟雀儿本人外,是把长生真人和步虚修士分开了,反正后才面对辛乙这等人物时,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他们早早就在黄泉秘府留下了印记,运用破界符箓,可以直达秘府,这正是他们留下的后手,相关符箓却是有限的。

    翟雀儿三人撕裂虚空,再入秘府。

    红光愈发浓郁,荡魂神光愈演愈烈。若辛乙在全盛时期,以其感应,秘府范围内,没有生灵能逃过他的感应,可现在,翟雀儿等人没有被第一时间赶出去,只能说明他确实脱不开身。

    黑袍大喜,一马当先,往央方位突进。

    原来由五岳真形图镇压的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入口,是在岳方位,也即黄泉秘府的正央,秘府也就由此划分为一内一外两层虚空,这是黄泉秘府最具特色的部分。

    不过这并非是天然形成,而是由建造秘府的大能硬生生隔开。现在,五岳真形图失踪,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已经让辛乙破除,两层虚空便开始相融,也不知当时是做了怎样的准备,这一过程竟然少有动荡,大有水到渠成的味道。

    现在,在黄泉秘府任何一个位置,都能看到枢七处山峰的轮廓,那也是荡魂神光最为浓郁的地方,三人都是魔门出身,当然知道这玩意儿有多么厉害,不过这种时候,莫说有辛乙挡着,便是没有,也要冲进去了。

    正在半途,大气嗡然震荡,人影疾冲而过,相距大约有二三十里。

    冰冷的眼神剜过来,却没有停留。如此自然会激起反应,对真人修士来说,二三十里的距离实在太近,彼此罡煞激荡,气机如烟花般爆开,距离动手开战也就是一线而已。

    是杨朱。

    黑袍冷嘿一声,翟雀儿则嘻嘻发笑:“那家伙性子高傲,可是也很聪明呢,他们的事儿,确实不能再耽搁了。不过,我们的事儿,也耽搁不起……”

    黑袍自然知道,此时在黄泉秘府之外,不知堆满了多少被九地元磁神光阻住去路的修士,但没有五岳真形图,九地元磁神光也就是无根之本,早晚都要被突破。

    那些还是小鱼小虾,

    以目前的屏障强度,已经挡不住步虚修士,谁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人冲进来——这已经不是五岳真形图和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分割的秘府了,而是敞开了门户,就是要看谁抢先一步!

    黑袍分毫不惧,而是放声大笑:“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笑声未落,外袍翻卷,竟是遁地而下,转眼不见。

    龙长老一直耸拉的眼皮掀起,寒光电射,翟雀儿却是摆了摆手:“无妨,如今处处都有争头,在哪儿都免不掉,

    黑袍才不管翟雀儿和龙长老是什么想法,在玄符锢灵神通禁域被辛乙破除之后,拦在他前面的最大障碍已经没有了,那时黑袍就下定决心,甩开翟雀儿他们单干。

    转眼间已经是数十里开外,内层虚空的核心地带就是那七座山峰,之的殿宇建筑,就是藏宝地所在,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修行法门必然就在其某处。

    七座山峰有六座呈梅花状环行分布,相对比较规则,另有一座向东北方向突出,从高空来看,就像是一把锥子的前端,只要对该区域的地形有基本的了解,人们就会首先关注到那里。一次,他们一行也是先登了那座山峰,只不过运气糟糕,先是被暗算,又被驱逐,搞得好生狼狈。

    黑袍这次还是要去那边,坦白说,翟雀儿的言论还是影响了他,他对陆素华非常在意,毕竟他和那个女人交手了很多次,深悉其难缠之处,而那女人明显曾到过那里,能在那边捕捉到蛛丝马迹的话,会让他更有成算。

    他和翟雀儿、龙长老是从黄泉秘府南部突入,直线过去,间还要经过一座位于核心区域最东侧的山峰,按他的计划,顺路就把那里搜索了。没有了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的限制,山峰那点儿防护禁制,还真不入他的眼!

    然而,计划总没变化快,便在他破开急衰弱的九地元磁神光,召来一道岩浆支流,全力动手轰击禁制之时,天空又闪过一道黑光。

    黑袍心头凛然,双方气机遥空一触,那种感觉实在让人印象深刻:竟是业火!

    他抬起头,那边人影已经不见,但其身份已经感应清楚了:是那个赵子曰,那家伙是不是疯了?抢夺佛陀遗骸,就是这么个缘故?

    情况诡异,他更不愿耽搁,正要再埋头苦干,那边黑光再闪,赵子曰竟然又飞了回来。

    黑袍眯起眼睛,脚下岩浆涌起,暗红火光自辟一片区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此时赵子曰和黑袍的打扮出奇地相似,都是一身黑色罩袍,用兜帽遮住了头脸,甚至身外都是火光环绕,相比之下,黑袍气机更霸道些,赵子曰则是极度妖异。

    “你修炼的是熔核焦狱功?”

    虽然这是众所周知之事,可以赵子曰的口吻说来,简直就是居高临下。黑袍大恼,这厮骤得强大神通,怕是已经烧坏了脑子,简直就是个暴发户。莫要忘了,他的根底,不过就是个还丹小杂碎而已。

    他也不准备答话,就要给对方一个教训。

    可在这时,赵子曰笑了起来:“没想到真界,还有魔门人修炼这个。对了,听说你是想要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看这法诀的份儿,我不妨告诉你,你这地方找错了。那法诀来历神秘,历来都是储藏在各代黄泉秘府主人的脑宫,你要到他们埋尸的地方去才行。”

    “你怎么知道?”这话脱口而出,黑袍又有些后悔,莫名其妙这也太弱势了点儿。

    赵子曰却是嘿然一笑,伸手指向西北方:“那边山,有座黑石大殿就是了。对了,莫要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以熔核焦狱功的步虚术,想对应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度劫秘法,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说着,他袍袖一振,化光而走,半空犹自传来他的大笑声:“缘木求鱼,可怜可怜!”

    黑袍没有再恼,而是盯着黑光遁去的方向,良久,也是一振袍袖,随岩浆流一起遁入地下,对已经破除了一大半的禁制,再不感兴趣。

    “嘶!”

    拉长的尖锐破空声,从高空直坠而下,就是厚厚的地层也没有让它断,而是一直在细微的波动,轰入地下森林,一旦见了外界空气,便又是一次强劲绝伦的爆发。

    九转神照寒玉楼在端阳道人头高悬,清光如水,清凉润泽之,自有第一等的坚韧,而其内蕴气机变化,便如海底暗潮,无休无止,偏偏表面半点儿都看不出来,其炉火纯青处,已到了变化的止境。

    有这样的手段,端阳道人却还是落在守势。

    清光之外,剑鸣之音如丝如缕,那剑光也早缈不可见,连带着对方的身形位置,也难以猜度。可那锋利无匹的穿透之力,每每破开清光,搅乱他的气机。

    “这破劫走的是无形剑的路子,难得正宗纯厚,不带半点儿邪气,离尘宗那边所言不错,盘皇宗果然是得了论剑轩的部分真传,如此入微入化的剑意,在那边也能登堂入室了!”

    端阳道人心念头生灭,攻守之势却一直没有变化,二人就这样从天下打到地下,再一路下行,冲入荡魂神光的鲜红区域,黄泉秘府外的九地元磁神光,也挡不住他们分毫。

    外面挤做一团的修士,早给扫得七零八落,这还是端阳心存仁念,及时外烁了震爆之力,否则这一个穿刺,至少收去百十条人命。

    这是他能看到的,问题是,有些他见不到的,就实在无能为力。

    刚进黄泉秘府,二人外围如水波一般的气劲,便扫到一个人影,那个倒霉鬼哼都没哼一声,软软倒地,全身骨头都给震碎,眼见就不活了。

    端阳道人眉头一皱,但心思还是很快就移到周边无形剑势之。

    他当然不知道,在那人影委顿于地的同时,万里之外,某个正例行修炼的家伙闷哼一声弹起来,仰头看向西极天空。

    惭愧之余,还请诸位理解支持。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