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贪欲煞气 荡魂神光

    由于地脉动荡,黄泉秘府挣脱了辛乙布下的符禁,只在原地落下一个扩及十里,黑黝黝不见底的巨大深窟,杨朱悬在空,面色严峻。 飞

    万千天魔,趁着端阳道人和破劫激战时,地动山摇的茬口,蜂拥而出。这个深窟就是势头最猛的位置,也亏得他在此坐镇,才将那冲击打下去,可有更多的天魔,趁着他在此僵持的机会,从别的地方散出,隐没在丛林深处。

    “难道真的动了哪处隐藏的魔窟,还是这里有一道虚空裂缝,连接九天外域?”由不得杨朱不这么想,除了九天外域,他还从没有在任何地方,见过如此规模的天魔集群,而这也有前例可循。

    他知道拖不得了,当下咬咬牙,舍下脸面,放出传讯符,和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的辛乙联络,然而好一阵都没有回音。

    谁也不知道,禁域会有什么干扰,杨朱耐着性子等了片刻,这时,另一边有弟子过来报讯,说外围已经让部分散修渗透进来!

    杨朱面无表情,其实他也有所感应,在外围,那些北荒的散修已经与己方布下的防线,形成了犬牙交错的境况。

    对方必然是有高明的人物隐在后面,处处针对这边的布置,利用了人数的优势,在一个相当大的区域内,将诸宗修士来回调动,再加后面的天魔袭扰,他们可说是腹背受敌,能坚持到此刻,已经是个奇迹了。

    他们是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的?

    以杨朱的境界,已经能够对许多将明未明之事生出感应,隐然就觉得,有不止一拨人,在暗处施以狡计,专门针对他们。如今这局面,乱象纷呈,只有一点没有异议:

    他们这一群实力最强盛的诸宗联盟,分明就是众矢之的。

    “说到底,还是手软的缘故。”

    他们不愿激化事态,顾忌太多,否则这里两大真人,十多个步虚强者齐齐发力,这千把个良莠不齐的散修,早给杀散,又或是将幕后的人物逼出来。

    可惜,这种念头,也只能在脑子里转一圈罢了,要是他们真下杀手,弄个血流成河,以当前的天魔密度,吸收了戾气血煞,方圆万里,必是立起魔劫,绝无第二种可能。那时候,引发魔劫的因果,可就全落在他们身,对以后的修行大大不利。

    还是要先除掉这些魔头!

    杨朱身随意动,便如奔雷激电,以地窟为心,在周围绕起了圈子,感应到天魔,便以雷霆手段灭杀,顺手梳理混乱的局势。他这位真人修士终于腾出手来,登时给了己方极大的鼓舞,也让那些堂口、散修起了骚动,短时间内,局面倒是稳定了一些。

    可这样,效率太低!

    若他一人在此,这等念魔、煞魔之流,无论如何都逃不过他的感应。可现在方圆百里的区域内,超过两千人堆在一起,又都是私念横流,贪欲无度,天魔最喜这等环境,一个个都深藏在这污浊气息之,与众人气机混杂,最难锁定。

    飞动一周,扑杀的天魔不过百余只,这也能看出来,在这片地域,天魔已经渗透得足够深了!

    “我在传讯符请辛天君送出一道破魔符来,不知他收到了没有?”

    一念既起,忽地心生感应,登时醒悟过来,嗔目喝道:“何方妖人,敢阻我灵符!”

    喝声,他身外浩然正气喷薄而出,循那一线感应,化为湛湛金光,穿刺黑暗,势如破竹一般,将虚空之后的禁制扫灭。

    那边的传讯飞符这才摆脱了在一个区域内空转的窘境,嗡地一声穿入地下,朝越来越深的黄泉秘府追去,可浪费的时间,却再也追不回来了。尤其让杨朱难堪的是,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发现施术者的踪影。

    “此人要切断我们与辛天君的联系……却是何故?”

    心思刚一闪,脚下地层蓦地再度震动,和前面地龙翻身式的感觉不同,现在就像是掀开一口装满了沸腾油汁的大锅盖子,里面炙灼的热量,还有独特的气味便肆无忌惮地喷发出来,形成强烈的升气流,竟在地下形成了强劲的龙卷,那是黄泉秘府的气息。

    杨朱突然间明悟,他张了张口,却发现在这个问题,他完全无能为力。

    下一刻,远方连续响起几声呼啸,都是在叫唤“黄泉秘府开了”,最开始还很混乱,但相隔不过数息,这些散乱的语句就变得直白而统一:

    “见者有份……抢啊!”

    尖锐的嘶啸声,就是在数十里外,也能听个清楚。

    不知何时,外围的北荒亡命徒们,又多了密密麻麻的一片,这些人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致命了,原本在地层震动,已有分心的诸宗修士,在面对如此规模的人群时,也有瞬间的失措。

    更恐怖是千人、万人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贪婪,对天魔天说,那就是等的灵丹妙药,刹那间魔意染化,连己方一些修士,都不免心驰神摇,气氛立马就不对劲了。

    魔劫!

    对面不知多少人,眼睛已变得血红,这是能够爆发式传染的恶病,如今,杨朱看哪张面孔,都像是被天魔浸染,他明白,局面是彻底控制不住了!

    在诸宗修士的防线被冲垮的一刹那,有人大声赞叹:

    “好!这一拨人马得及时!”

    也有人附和:“这是时来天地皆同力啊。”

    “冲过去,冲过去!”

    三大堂口和天夺宗的修士们原本是处在稍后一些的位置,可在后面大批人马涌来的时候,也被裹着往前冲,在周围热烈疯狂的气氛,绝大多数人也红了眼睛,连连啸叫,朝着那边倏起的龙卷狂风央冲击。这“绝大多数”,也包括了最少一半的各堂口大佬。

    在此情况下,少数人的意见,完全没可能让人听下去。

    唐禾最初还想收拢部下,观察局面,再做定夺,可试了两回,便跺了跺脚,再不做这些无用功。旁边唐訾最是紧跟兄长,此时脑袋也还冷静:“大兄,这情况不对啊,前面莫不是真是有魔劫生成?”

    “十有**是了。况且,咱们可没煽动这么些人——早觉得有人在暗处使力,现在更明白,咱们是让人给当枪头子使了。现在只有将错就错,尽力收拢人马,先顺势冲进秘府去,再说其他!”

    下面的话他没明说,“众人独醉我独醒”也有好处,真是借此争抢出一两件等法器,又或是夺得乘法门,今天损失百八十个人,相比之下,也不算什么了。

    念头明晰,他也觉得满心的兴奋,觉得就这么冲进去,也没什么不好!

    这一波人呼啸而过,后面更多人密集如蚁,碾压过去,因为太过稠密,为了争抢有利位置,人们直接在路开杀,血腥气一起,混乱就愈发地不可收拾。

    有些人刀下染血,便是放声大笑,周身煞气如潮,修为直接提升了一个层级,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就这么一路杀了下去。这样的情形,在这片区域内的各个角落都在演,只有愈演愈烈,无从缓解。

    “这魔劫的强度,比预计的要强许多。”

    在更后方,刺曲拈了拈额下短须,清癯的脸有些疑色。

    旁边,赵子曰哼了一声:“魔门东支也不是吃干饭的,而且,不是还有东华宫横插一手么?”

    谁也没有为敌人隐瞒的义务,几日前,魔门东支被轰出了秘府,便选择性地将里面的信息传播出来,虽然限定了范围,但有心人总能听到。还有妙相那尼姑,奇迹般地脱身,也是个消息源,许多事情拼接起来,他们对各方人马都有个基本的了解。

    说话间,他将肩后兜帽翻,遮住了遍布黑色符纹的脸庞。

    刺曲不动声色,将身子往外挪了一些,业火这玩意儿,确实是离得越远越好,自从这家伙承了愿力,脾气也越发地暴躁,他可不愿触霉头。想了想,他又笑道:

    “不管各自如何想法,这么一次诸方合力,才真正有了效果。辛乙如今有的瞧了,他打破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引爆外间修士贪欲,这么一个魔劫的因果,倒有一大半记在他头,不知他要怎么个处理法?”

    “怎么处理是他的事,回头冲入秘府,夺宝在其次,最重要的还是抢到枢。我要限制住辛乙,脱不开身,本来十方是最合适的人选,可他身负重伤……你们盘皇宗是主力,也就是为王卖命的时候到了。”

    刺曲冷然一笑:“这是自然。”

    话音未落,这一片地下世界,忽然亮起一通红光,猛抬头看,就在龙卷风暴的正方,不知何时已经撕裂了一个大口子,那里撕裂的不是地层,而是虚空。

    红光本给人以“热”的感觉,可当此红光照下,以刺曲的心志,也觉得身微寒,随即剑意流转,将其驱除。饶是如此,他脸也微有变色:

    “透空魔念,荡魂神光,这是天魔大劫?”

    惊骇之后,就是大喜:“真是天助我等!辛乙竟然是给引爆了天魔大劫,如此他根本就抽不开手……”

    话说半截,赵子曰已是一言不发,身化黑光,倏然冲。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