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东海北荒 大小魔劫

    有管征这样的家伙在旁,想来苏雨也很困扰。 飞&&

    余慈心已有了谱儿,更不想给她出难题,便主动道:“这婴舌香的精炼比较繁琐,我是用独门秘法,加快了度,但可一而不可再,接下来若苏仙子还有需求,就要按正常的流程来办,这里条件有限,是做不得了。”

    这么说倒是解除了苏雨心最后一点儿疑惑——原来是特殊法门,怪不得比她了解的要快这么多呢。

    有了缓冲之机,苏雨也暗松口气,对他璨然一笑:“不想九烟道的本事,还要远在我们判断之。如此,我倒不好擅作主张了,要禀宗门,望把生意做得更长远些。至于报酬,也势必要让道满意。”

    后面这句,就显出碧澜飞炎直爽坦荡之处,非是锱铢必较的商人一流。

    这正是余慈所希望的,两边就订下后约,至于余慈手仍在的十余块婴舌香半成品,就按照苏雨的意思,仍放在他手,一是请他继续提炼,二来也作为质押之物,表现出想与他长期合作的意向。

    随后余慈等人告辞,了车,余慈回看一眼,又看到那缕刻符箓的照壁,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时辰,也没见天篆分社的熟人,难道都跑到怨灵坟场去凑热闹了?

    这时,顾执则是开口大赞余慈前面的表现:“九烟老弟是不卑不亢,眼光更放得长远,半山岛也算是当世一流剑宗,虽是人丁稀薄了些,却个个都有惊人的艺业,能和他们挂关系,日后好处可说是享用不尽哪!不过……”

    他话音转折,又往同车的沈婉那边瞥了一记,沈婉笑吟吟地回看过去,大大方方,就看他怎么个议论法。

    顾执干咳一声,将喉咙眼里的话又委婉了几分:“东海比北荒要强一些,不过那边的情况,沈掌柜应该也了解,个个都是庞然大物,跺跺脚那就是七海翻覆,天地变色,半山岛能在那里站稳脚跟,几乎可说是凭借她一人之力……唉,叶缤女仙的绝世风标,实是令人景仰。”

    沈婉也给他带起情绪,曼声轻吟:“单人只剑半山岛,砥立东海浪滔滔。”

    听这散句,余慈不由怀想起,当年天裂谷,正是那一位,轻描淡写,赠他以乘剑意,而后缈然远去,其仙姿风仪,确实让人难以忘怀。

    怔忡片刻,他醒觉过来。虽然顾执并未明言,但他已经听明白了。

    可顾执犹自怕他不理解,最终还是往白了说:“东海那边,实在不是咱们这些人该凑去的,做些小买卖当然没问题,但陷得太深,咳,居之大不易啊。不如在北荒,如我一般,低调做个富家翁,逍遥自在。”

    他最后一句终于图穷匕现,也在此时,沈婉淡淡接:“北荒天气苦燥,亦非宜居之地,倒是南国风光正好,若离海远些,也少见波澜,若九烟道兄有意南下,本阁亦当竭诚相待。”

    顾执手折扇开合两下,盯了沈婉,沈婉则从容以对。

    余慈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很快,他回到洞府,和顾执、沈婉等人道别后,便开启了此地所有的禁制,又将乘着婴舌香的盒子放在桌,略一沉吟,就闭眼睛,神意早循着架设好的渠道,投向数十里外。

    余慈在离开时,将神意星芒打入管征的脑宫,二人修为相近,管征性子粗疏,又是以有心算无心,所以一切顺利,在路的时候,他就一直关注,眼下卡的时机刚刚好。

    他来这里,就是要确认一件事。

    天篆分社,苏雨正在写信,管征在一边看着。修行界平常写信,都是将神识打入玉简既可,不过苏雨现在,却是动用了半山岛的独门秘法,以剑意写,若是途不慎落入外人手,不明解读之法,玉简便会在第一时间被剑气绞成粉碎。

    她如此谨慎,让管征有些不适应。

    “师姐啊,有必要吗?”

    苏雨专心写信,等告一段落,才沉声应道:“本就是前面疏忽了,我们收购婴舌香没什么,市面的都是未经提炼的次货,罗刹教那边也是知道的,不会在意。可是若加一个能提炼婴舌香的调香师,问题就截然不同。我们还拿着前面的心思去处理,可说不过去。

    “还好,现在知道此事的,还在小范围内,且这些人应该都和罗刹教没什么联系,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能瞒得一日,就是一日。”

    管征听得好生恼怒:“师姐你这话我不爱听,那罗刹教不给咱们过海香,咱们自力更生就是,这也是光明正大,他们还来使坏,真当半山岛好欺负?”

    “半山岛当然不能任人欺侮,只是岛主苦心经营,以真人之身,独立支撑半山岛至今,为的什么?不正是等三十年后,老祖宗伤愈出关?那时岛有老祖宗那等人物坐镇,岛主厚积薄发,亦是剑仙有望,我们半山岛立可登临天下最顶尖的宗门之列,正面对罗刹教也不在话下,也就是这个时候,绝不能出半点儿岔子。”

    苏雨明丽姣好的脸容,是少有的严峻:“管师弟你一直埋头潜修,故而不知,这些年来,岛主以战养剑,剑道造诣一日强过一日,那天劫的威胁也就与日俱增。无庸讳言,眼下岛主确实是越发依赖过海香以遮蔽天机,罗刹教断去了过海香的供应,岛主虽是早有防备,这些年来,一点点节省、收集,也只预存了约二十年的份额,但万一有什么大战,说不定一年就要用尽,那时魔劫一起,事情就不可收拾!”

    被说了这么一通,管征也是垂头丧气,苏雨继续检查传讯玉简,看是否有不妥之处,见管征久不说话,微一摇头,道:“近段时间,你不妨与九烟多多接触……算了,此人心思渊深莫测,虽未见有什么恶意,也不是你能刺探得了的。”

    管征真是炮仗脾气,一点就爆,立时就嚷嚷道:“谁说的,师姐你别看不起人。不就是查他的底嘛,最多再打一场就是!”

    苏雨笑,余慈也笑,随后就把心神撤回来。

    果然是有关叶缤避劫之事。

    当初听说叶缤压制修为,锁在真人境界,以护卫宗门,他景仰之余,也有几分不解:传说叶缤有有以真人境界败杀劫法宗师的能耐,四九重劫不好说,平常刀兵水火劫数,难道还抵不过去?

    在离尘宗时,他就此请教见多识广的师兄弟,相关版本颇是不少,比较靠谱的,是说叶缤当年未得长生时,在九天外域历练,不知怎地得罪了某个有极大神通的魔主,誓要坏她修行,而等到叶缤破三劫关,力证长生时,果然携天魔眷属而至,最后的结果,却是恨恨败退。但魔主发下了更重的誓愿,无论如何都不让叶缤证道圆满。

    这样,有一个魔主窥伺在侧,别的真人修士,遇到修行小劫难时,都是刀兵水火之流,而换了叶缤,不管是什么样的小劫,最后都会引发最恐怖的天魔大劫。叶缤或许不惧,却要顾忌到一旦度劫失败,半山岛的基业就有倾覆之厄,至此再难全无挂碍地迎劫而,锁住修为,确是无奈之举。

    如今看来,这个说法确实比较接近事实了。

    至于罗刹教对半山岛的香料供应,他倒也猜到了一些,现在看来,两边以前确实有些联系,不过眼下似乎起了矛盾。若是一个不慎,他真可能像顾执所说的那样,被卷到漩涡里去,大违他潜心修行的本心。

    不过,想想叶缤,再想想叶途,有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也必须要做,这个,没有疑问。

    当然,他也要有一些应对之策。

    打开盒子,取出一块婴舌香半成品,直接扔到佛骨熔炉里去。

    有了成功的经验,余慈现在是游刃有余,甚至还有精力去想别的。

    他看过海香的炼制手法,似乎没有一位神主,或者干脆是说,没有罗刹鬼王在,这香是制不成的,半山岛真的找到了能替代的方案吗?

    “黄泉秘府要开了,大伙儿往前冲啊!”

    “你们名门正派取得?我们这些散修旁门就取不得?”

    “让开,让开,什么魔劫,老子就见着秘府、见着宝光了!”

    “黄泉秘府早潜下去了,宝光师弟也不在这儿……我是说,你妹,给脸不要脸,退回去!”

    怨灵坟场,事态早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事情本来没这么糟的,可三个时辰前,盘皇宗一个真传弟子莫名死亡,据传是在冲突,被洗玉盟的某人下了毒手,这一下子就引爆了局面。两个时辰后,盘皇宗破劫长老仗剑而来,说要争个公道,其长生真人的修为,已是北荒最顶尖的那七八个人之一,剑道通神,诸宗这边,不得不分出端阳道人接下。

    两人从地底打到天,千里方圆,都是天翻地覆,这还远没结束,传说,盘皇宗的宗主刺曲,大名鼎鼎的“北荒第一剑”,也在赶来的路。

    受此激励,天夺宗、血报堂、大椎堂等有名的宗门、堂口登高一呼,已陆陆续续赶过来的近千名修士,一轰而,就算洗玉盟和离尘宗这边,个个长了八条臂膀,也阻挡不住。

    可他们又必须要堵着!

    辛天君处理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已到最紧要的关头,偏偏前面地龙翻覆,黄泉秘府挣脱了符禁,往地下深处潜去,而潜下之前,竟又是一波天魔涌,感应到外间修士贪婪的**,个个神通暴涨,驱动天魔眷属,往复冲击,竟已经有了魔劫的苗头。

    若是两边一合,事情不堪设想。

    月底事情渐多,今天就一章了。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