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碧澜飞炎 过海奇香(上)

    沈婉哑然失笑:“长青门的客人,就不能与外面做生意了?”

    说着,她偏头看过来,以目征询余慈的意见,余慈真是挺好奇的,不过,有些事情还是事先说开比较好:“我还是对精炼提纯香料比较擅长,其他的很是一般。 飞&&”

    “正是与之相关。”

    沈婉冲他微笑示意,旋又向皇甫杰请示。他二人本就是关系深厚,老头自然没有不允之理,而且还道:“亏得你想得周全,我还正愁那边怎么答复呢。”

    当下这事儿便谈妥了,皇甫杰还有别的事情,便由沈婉领余慈前往,顾执也厚着脸皮跟来,说是知道沈掌柜精明厉害,怕自家朋吃亏云云。

    沈婉懒得理他,引二人出了苍鳌仙府专场,登外面一辆半旧的蜥车,车轮辘辘滚动,他这时便确认了,沈婉并没有认出他的真实身份,而确实是看了他提纯香料的本事。

    顾执则摩拳擦掌,要先问清楚生意的情况,可沈婉回应得非常简单:“我们只是牵线搭桥,具体合作,怎样合作,还要看那边以及九烟道兄的意思。”

    一路顾执都未能问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余慈怀疑他是借此机会,和沈婉搭话凑近乎,乐此不疲。

    蜥车在丰都城的道路飞驰,余慈透过窗子去看,街人流真的少了许多,而且许多人三五成群,就在街道旁高谈阔论,流入耳的大都是黄泉秘府如何如何。只是“一震“的功夫,黄泉秘府就顶替了随心法会,成为了丰都城的最火热话题。

    如此迅地扩散,若说背后没人用劲儿,才真叫笑话了。

    约摸两刻钟的时间,蜥车到了地头,刚下车,顾执就重重地咦了一声:“怎么着,你们随心阁已经把生意做到天篆社头了?”

    蜥车停靠的位置,正是丰都城天篆分社。旧地重游,却换了一个身份,余慈心颇有些古怪。

    “客人就借住在此,请随我来。”

    沈婉绕过缕刻麒麟生云符的照壁,径往里面去。她前面已经和人联系过,走至半途,有人匆匆至里面迎出来:“沈掌柜……哎?”

    那人刚招呼一声,见到余慈,本能地就缩头,他雄壮的身形做这种动作,实在是非常滑稽。他也很快觉得不对,又直起脖子,深吸口气,用僵硬但不失礼的语气说话:“原来是九烟道兄,管征有礼了。”

    这人正是昨天匆匆告别的管征,他又淡淡地与顾执招呼了,便抿嘴不语,沈婉肯定是知道昨天的事情的,自不会让尴尬生成,紧接着便道:“苏姐姐可在?”

    管征刚应一声“在的”,他身后便有一人说话:“苏雨见过九烟、顾执二位道。”

    话音,院子里像是走来一团火焰,来人全身火红装束,惟明眸玉肤乌发显出其他颜色,却是每一样都纯粹干净,话音也清亮明快,让人觉得,和她说话,若是来什么虚伪客套,就完全不在一条道儿。

    顾执眼睛大亮,和余慈一起回礼后,便笑吟吟地前,要进一步套套近乎:“未知苏仙子仙乡何处?唔,似乎在哪儿听过……苏雨!”

    他正往前凑的身子猛地一滞,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掩饰性地张开扇子,摇了两摇,但最后还是苦笑着再次拱手:“原来是碧澜飞炎当面,失礼失礼。”

    是她?余慈在后面也是恍然,又见到个熟人呢。

    他扭头看管征,怪不得这位剑势法度森严,有名家风范,原来是出身半山岛——“碧澜飞炎”苏雨,半山岛的后起之秀,当初他们可是在剑园照过面了,还曾联手对付过“无真身”帝舍。

    余慈便觉得颇为亲切,心情也变得很好。

    苏雨倒是仔细打量他几眼,方将人往里请。天篆分社自有两个道童出来,为他们添茶倒水。苏雨性子是极爽利的,几口茶的功夫,便将事情说了个清楚明白。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半山岛在此次随心法会,购置了一批香料,只是里面有一些纯度不甚高,掺了许多顽固的共生杂质,一方面调配效果不好,另一方面也极易变质。他们就想就近找一个调香师,在此精炼,以求万全。

    “昨日看到管师弟拿回来的‘海雨香’,我就想着,可请道帮忙。只是前面已经和随心阁有了委托约定,才暂时作罢。如今沈掌柜心有灵犀,也请道兄出马,自然是最好不过。”

    苏雨不会客套太多,稍顿便道:“不知道兄可否相助?”

    只凭叶缤和叶途二人,余慈就没有不帮的道理。当下脱口而出“可以。”

    一语既出,余慈便发现自己答应得太快了,忙又续道:“只要报酬合适。”

    “报酬几何?”

    余慈随口说的,哪有定数,又不能露了怯,只能抽动嘴角,道:“想来贵方不至于对我有所亏欠。”

    苏雨眉头蹙起,她性子明快,见不得人故弄玄虚,也觉得这九烟胃口不小,印象便有些下滑。这时候,顾执摇摇扇子站起来:“慢来慢来,现在谈报酬为时尚早,总要先看看货色,验验真假,再说其他。”

    余慈暗吁口气,倒是挺感谢顾执为他解围,也拿出直爽的态度:“苏仙子,那香料是哪个?”

    苏雨看他一眼,道:“是婴舌香,不知九烟道……”

    “先试试,这里有没有静室之类?”

    那婴舌香看来是比较生僻的一种香料,余慈现在连它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自然不可能打包票。但一旦尝试了心炼法火有用,他也绝不吝于下力气帮忙。

    苏雨立刻安排了一处静室,请余慈入驻,并将一盒婴舌香递了过去。

    婴舌香也是天然生成,因其色如鲜血,自然凝固后便成小巧舌头状,故而得名。余慈看盒一颗颗鲜红的胶质物,心念一动,已将其一颗送进了佛骨熔炉,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杂质。

    在等待过程,他则拿出记载了无名香经的玉简,临时抱佛脚,查阅信息,看这玩意儿究竟是怎么个用法。

    今天更晚了……月票还有吗?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