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太玄妙术 众矢之的(下)

    黑猫碧瞳盯着厅外的人影,恰与一双深紫环金的兽睛对:

    “啧,说来就来,这么容易,两界之间又辟出哪条通道了?”

    “暂时寄魂说个话而已。Www.feiSuzw.coM 飞”

    赵子曰起身,就那么盘坐地,迅肿起的脸,配还是鲜血淋漓的嘴巴,看去狼狈可笑,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已经占据他神魂的那个存在。

    “北荒这边,我也不多指望你们,眼下只此一事,太玄妙术的封禁之力,宇内独步,我倒想看看,你得了太玄的几成功力。”

    黑猫嘁了一声,咧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本来想直接回绝的,不过转念一眼,便懒洋洋地道:“好啊,把他们留在这儿,我会处理的。”

    话是这么说,她却在心里盘算,今天先睡个回笼觉,起来陪九命玩会儿,再睡个美容觉,然后出去溜溜,回来休息……至于那两个,反正会处理的嘛,什么时候都可以。

    赵子曰那边,低沉的笑声响起来:“多谢!这样,我刚获得一批罗刹的情报,比较有时效……大约是十天前?等你封护完毕,我就用它当报酬,转给你们。”

    黑猫闻声,碧瞳幽光泛起。

    “十天前?”罗刹鬼王善变,行事没有什么规律可言,要把握其行踪,情报当然是越及时越好。

    厅稍做沉默,白影闪过,摩奴被甩出来,直撞在赵子曰身。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样最好。”赵子曰五指张开,一团赤焰在手心生成,里面蕴含了相当数量的信息,随后化为一枚玉简,就搁在手心里。下一刻,虚空生光,点点如星砂,汇聚成环,印入赵子曰额头,那枚玉简也在同时被摄入厅。

    “很好。”

    赵子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抱了摩奴往外走,那声音亦哈哈一笑:“太玄授徒,才是真正天下独步。若是找到她,真要请去无天焦狱,做个教习。”

    “嘁!”

    黑猫对门外的背景呲呲牙,随即对紫蕖道:“给我腾出个地方,我要将消息发回去。哼,单独的消息再精准,还是要由师姐那边统筹,才有用处。”

    紫蕖应了一声,又有些不确定:“刚刚那个,是……”

    “不就是大梵妖王嘛!”

    湛水澄漫声回应,仿佛那位血狱鬼府的至尊之一,不过就是照照眼的路人,随即就呵呵地笑起来:“他想封护神魂,我就封护,但已经渗入到神魂的玩意儿,我可不管……不过也奇怪,什么时候大梵开始玩业力了?”

    如今的丰都城实在是一等一的好去处,随心法会已到了最**的时段,每日里都有好些拍卖场次,汇集天下奇珍异宝,腰包荷实的可以买回家去品鉴,没钱的也能过过眼瘾,又或者记下买主的形貌体态身份,在场外施用些手段之类。

    一大早,顾执便登门,凑着昨天的热乎劲儿,力邀余慈出门,说是到随心法会捡漏去,并在余慈沉吟之时,拿出早早准备好的请柬和拍卖清单:

    “这可是东海苍鳌仙府的专场,虽说仙府洞天让飞魂城占了,可当年的地仙遗泽,就是拿出来的卖的,也都是不凡。你看这引龙香,据传是太古天龙的龙涎所化,发自天然,没有半点儿人工加持……”

    余慈还真有点儿心动,况且依常理而言,也没有那个调香师能保持淡定。

    不得不说,顾执对时间的把握卡得极准,余慈点头后仅两刻钟,他们二人就坐到了拍卖专场内,引龙香的拍卖也恰好开始。

    作为仙府洞天的拍卖专场,辅助性质的香料,尤其是天然香料,其实并不热门,余慈只叫价两次,就将香料拍下,花费并不甚多。在此期间,顾执也没有真的大包大揽,仅是旁观而已。

    等余慈引龙香到手,他才笑道:“精品品之流,九烟道兄若是见到有什么意的,这两天一定要抓紧下手。但若是什么想卖出的,不妨就再等几日。眼下是个茬口,市面不景气啊。”

    “哦?”

    顾执靠在椅背,笑道:“不知道兄听说过没有,八景宫的辛乙辛天君,在怨灵坟场深处有一个大动作,眼下丰都城,得到消息的,都奔那边儿去了,那可都是大金主儿,随心阁真要恨死他了!”

    余慈知道他说的是黄泉秘府那边,环顾场,做出疑惑的姿态:“人也不见少多少。”

    “这种事儿,知道的人越少,回头争的好处才越多嘛。现大部分人还给蒙在鼓里,真正离开的,都是那些大豪客,道兄你对那些人不熟,故而不知,像我在这儿转一圈儿,倒觉得那消息更可靠了些。不过,这对我是有好处的……哎,这个东西好!”

    顾执一拍扶手,盯紧了展台开亮出的一件法器,开口便扔出两万如意钱,一下子把其他意图竞价者打懵,法器也顺利到手,是一个能滋润灵药的小药鼎,不过拳头大小,十分精巧。

    药鼎一入手,他就哈哈大笑,拿出一个鼻烟壶,将里面的装的药粉之类一股脑儿地倒进药鼎,随手将鼻烟壶抛掉,凑近鼎口,深深呼吸,身体为之颤栗,继而叹声道:

    “好宝贝啊!”

    “鬼狱散?”

    “哪可能,我再也禁不起那玩意儿折腾了,这是由不老丹研磨的香粉,虽是天价,却也有瘾哪!”

    余慈倒是听过,鬼狱散是模仿不老丹制成,二者价格相差悬殊,效用也是天壤之别。顾执如此享用,行事之豪奢,可见一斑。

    竞得了药鼎,顾执似乎也是心满意足,又将话题转回来:“也就是辛天君这等人物,才有那般决断。咦,貌似我还没有和道兄说起是什么事哪!”

    他凑过身子,压低了嗓音:“其实就是黄泉……”

    后面两个字尚未吐出,两人座下地面倏地剧烈晃动,整个拍卖场都在摇摆,场当即乱成一团。

    声音嘈杂,里面最多的一句就是:“怎么回事?”

    “魔门东支也真下得去手,争不过辛乙,干脆动摇相关地脉,这是想让黄泉秘府挣脱符禁,重归九幽绝地呢,还是要把事情闹大,以火取栗?”

    陆素华一笑,朝着那动摇不定的阴影区域飞入,什么变故也不放在她心,唯有那个正撼动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的人物,才真让人着恼:

    “辛乙这家伙,真是太碍事儿了!”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