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太玄妙术

    李闪毕竟伤重,不知怎地又昏了过去。www.FeiSuZW.com 飞&&等他醒转之时,发现自己正在一个蜥车,车厢微微晃动,不知是驶向哪里,身边则有一个人影,在闭目调息。

    他睁眼呆了半晌,终于开口:“你是谁,为何救我?”

    那人闻声睁开眼睛,在北荒生活久了,李闪当即就看出,这是个鬼修,双眼其实是由气芒团聚化成,修为看起来至少是在通神阶,否则鬼体不会如此坚凝,有如实质。

    那鬼修笑了一笑,看得出来,这人并不是特别能言善道的:“我叫寇楮,是华严城人,正要回去。见你落难,便救了一救。”

    北荒还有这种人?

    便在李闪稀里糊涂的时候,寇楮又道:“我看你重伤倒在阴沟里,十分狼狈,想着或是有仇敌,故而自作主张,带了你出城,却不知你是如何打算,现在已经过了丰都城外围的哨卡,你要是还想回去……”

    那怎么可能!

    听到已经出了丰都城,李闪心便似移去了一座山岳,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

    如今赵柱那些人已经死掉了,十有**就是因为那九烟之事,可他还活着,如今莫名出了丰都城,说不定连天夺宗都以为他死了,以后只要他再不涉入沙盗的圈子,想那天夺宗也不会来关注一个小小的通神修士,眼下岂不正是海阔鱼跃,再无钳制?

    极大的欢喜涌心头,他忍不住咧开嘴,可笑容方成,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辛乙这老杀才!”

    这绝不是赵子曰一人的咒骂,而是前段时间,在黄泉秘府打生打死的各路人马一致的意见。

    解除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剥离黄泉秘府的一切防护,亏他也能想得出来!

    正因为如此,赵子曰不得不断闭关,从十方大尊的老巢,急匆匆赶来丰都城。虽是行动迅,但他心仍是尽是悲观。

    而等他来到圆光阁外,表明了身份,请求与那位未来的合作者见面时,侍女的回应更是加深了这一忧虑。

    “湛师叔小睡未起,请赵道明日再来。”

    好,貌似猫一天要睡十个时辰的——赵子曰早了解过这位的脾性,也分不清这是实话还是托辞,只能试探着问一句;“不知明日何时,湛仙子能拨冗一见?”

    “这要看湛师叔的意思。”

    得,又绕回来了。可以想象,在那位举世无双的个性之前,他这回求见,就算是有大梵妖王在背后撑腰,说不定也要来来回回绕个三五天,那时候莫说黄泉秘府,连他的性命怕也不保!

    眼看着用正规程序不成了,赵子曰暗自咬了咬牙,和缩在他身后的摩奴联系。他的共生同伙儿明显有些迟疑,但在他强烈要求、包括扯出大梵妖王的大旗威胁之下,摩奴终究还是屈服了,猛地冲出,便从两人脚下蹿出去,越过会客厅,朝里面飞奔。

    紫蕖见状先是惊怒,却见奔过去的是一只雪白的狮子猫,不免有些迟疑,回头看赵子曰,脸色很是不善。

    “你什么意思!”

    “紫蕖姑娘熄怒,我这猫儿不太听管教……”

    两人在这里纠缠,赵子曰却是暗喜,果然是赌对了,见摩奴是猫身,紫蕖没有发动洞府的禁制,这就成功了一大半。

    念头未绝,里面就传来一声极凄惨的尖叫,变故发生极快,赵子曰一愣神的时候,便见摩奴狼狈不堪从原路冲回来,一道黑影紧追在后面,疾如电,竟是后发先至,超过摩奴,伸开爪子,一巴掌拍在摩奴毛脸。

    只一击,摩奴砰然倒地,四腿抽搐,一时间爬不起来。

    赵子曰头皮发麻,同时听得一声低哼:“何方妖魔,敢扰我的清净!”

    那话音分明是从黑猫口发出来的,还好赵子曰见多了摩奴,又早早做过功课,也不如何吃惊,忙起身向这黑猫施礼,口称湛仙子。

    紫蕖很好心地指点他一下;“这是湛师叔的爱宠九命。”

    赵子曰咧嘴一笑,不露声色地化解了尴尬:“早听说湛仙子符化灵猫,自具神通,见猫如见人,也是不差的。”

    这话却是湛水澄最爱听的,所以赵子曰获得了暂时与她交流的资格,迎面就是训斥:“不是披一张猫皮,那就是猫的!好好的皮囊,让个妖魔占了,真是恼人,回头还要拿熏香才行……紫蕖,你不要忘记了。”

    紫蕖忙应了一声。

    这不是要跑题了?赵子曰一看不妙,也顾不得礼数,前趋一步,一躬到地:“无天使节赵子曰,见过……”

    话刚说了半截,便见那黑猫扭转了身,挑高了尾巴往回走,赵子曰心大骂,至此如何不知对方的态度?可一些话又不能不说,什么伪饰都顾不了,连珠炮似地嚷出来:

    “湛仙子,你我两家定下协议,彼此帮忙,如今我们这边正要取那黄泉秘府,偏偏那辛天君十分难缠……”

    “那就更不用找我了,我打不过他。”

    “不用仙子当真出手,只要能缠住他,比如斗符……”

    “是啊,我胡搅蛮缠也是挺出名的。”

    赵子曰忽觉不妙,下一刻,他脸重重挨了一记,直飞出厅去,摔了个七昏八素:“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会告诉你这一劫来我和他对赌他喵的九战九败啊呜……”

    几颗后槽牙从嘴里吐出来,赵子曰想再努力一回,可是嘴巴连带着声带,都被那一击给麻痹掉了,这肯定是湛水澄故意的!

    他又气又急,也在此刻,脑某块区域骤然滚烫,岩浆般的热流迸发开来。

    稍一静默,有声音自外传入厅:“那我们换个条件……对湛水澄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听到赵子曰竟敢直呼湛水澄姓名,紫蕖为又惊又怒,也在这一刻,厅莫名有些发冷,让她将要出口的训斥完全发不出来。

    黑猫又转过来,碧瞳盯着厅口。

    声音像是簧片的振鸣,慢慢流入厅,“还请施展太玄妙术,护住这人和那假猫的神魂,如何?”

    继续求一下月票!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