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章 化形十煞 形神妙化(下)

    听了唐禾不靠谱的言论,仇伍冷瞥他一记,这是丰都城,不是你那穷乡僻壤。WWW.FEISUZW.COM 飞&&

    不过他心同样有想法,一个人什么都能做假,唯有这修行法门,明眼人一看便知。那灵犀散人,擅使迷香,出手如烟似雾,杀人于无形之间,而这一位,罡煞化形,气势极是浩大,尤其修为浑厚,气机潮涌,完全走的是两条路子。

    疑心一去,莫说是唐禾,连他也有些心动了。

    世皆传说,北荒是散修、蠹修的乐土,在这里可以肆无忌惮地生活,事实,遍布北荒各地的堂口,将一个选择摆在所有修士眼:

    要么加入进来,成为压榨者,要么就在被压榨欲仙欲死好了。

    一个修士,尤其是有些实力的人物,就是各处堂口的招揽对象,招揽不成,就是打压:

    你说你要避祸?成啊,在堂口挂个名就行,对头实力强,躲着,对头实力弱,堂口帮你灭掉!

    你说你要潜修,玩笑?天下之大,要修炼你到北荒来?

    所以,在北荒,绝大多数修士,尤其是还丹境界以的,大都有堂口背景,当然,其绝大多数也是挂名,就是先站队,想在堂口捞到更多的好处,就要参与更多厮杀冲突,你不参加,只要别添乱,也就罢了。

    唐禾起了招揽的心思,并不奇怪,他和自家兄弟商量:“这人应是没有别的背景,只在洞府精研香料之道,确究香料不去东海、不老泉,说不定就和那边有什么冲突……”

    仇伍也觉得此事大有可为,虽说北荒宗门普遍弱势,但他们天夺宗怎么也是北地四宗之一,有较为完备的修行体系,对无门无派的散修,还是颇有吸引力的。

    不过,首先要做的,还是把此事的嫌疑摘出去先。

    正想着,战场,壮汉向后飞退,拉开距离。这不是要罢手,而是先消减掉三煞齐出带来的磅礴强压,重整旗鼓,预备进入更激烈的局面。

    飞退过程,壮汉面色涨红,唯有眉心一线冰蓝,贯穿额头,直入发际,手长剑嗡嗡颤鸣,倏乎间已失去了形体,自手脱出,绕体而飞,深海剑意也起了漩流,将已有些残破的剑势重新规拢。

    而在九烟身侧,那头化形虎煞,正不紧不慢地迈开步伐,随着它前移,身斑纹愈发明显,额头王字清晰,长尾微微摆动,连喉咙里低沉的吼声,都拟化如真,而在更外围,罡煞外扩,便如火焰一般,整头化形虎煞便如从地狱走出来的妖魔,凶戾煞气,横弥**。

    壮汉不自觉又往后退了几步,明知不合理,剑势重心仍不可避免地往化形虎煞那边去,此时他头还有大雕盘旋,湍流如剑,袭扰得他心烦意乱,至于另一边,巨蟒盘阵之,九烟竟又长长吸气,周围虚空扭曲更甚,看那模样,竟是要再出一头化形罡煞。

    “此人修为倒是醇厚!”

    紫蕖也是眼高于顶的主儿,九烟的修为并不入她法眼,但在还丹境界,能展现这种修为,也真是不错了。

    窗台,湛水澄咪唔一声:“没有的事儿,大部分都是以形神之意,盘结周围天地元气,以意驭煞,自成一体。虽是借重外力,可这里心法的精妙,才真有意思……唔,这是谁家的心法?算了,还是那虎形有趣!”

    她扒着窗棂,猫身再往外探了些:“虽然不如猫儿可爱,但‘虎类肖猫’,也不错了。这虎形当真是形神皆妙,尤其是煞气充溢,灵性暗生,似又映星辰法度,看似粗暴,其实妙得哪!显然是用过功夫的,相比之下,那雕形、蟒形就差得太远了。

    “不过,明明是形神妙化的造诣,罡煞化形,可接引天地真灵,怎么转折间这么生硬?嗯,应该是前面都在打基础,近期才刚学会应用法门,一应战术都还没有成形之故。”

    她在窗台摇头晃脑,那边形势又有变化。

    眼看壮汉已经全面跌入守势,下一刻就是四煞齐出的格局,一举占据胜势。九烟身外,扭曲的虚空竟又慢慢平复。随后,空大雕也化为一团气芒,凭空消失。

    壮汉愣了愣,他火爆脾气是有,但其实更想以理服人来着,迟疑了下,也略收剑势。随后就听到那边声音传来:“因为一块海雨香,拼个你死我活,好没意思。当然,我也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做岔了。”

    一听此言,壮汉又是着恼,可是那边化形蟒煞已开始解除盘阵,连虎煞都溜溜地回去了,他再继续发力,明显与他为人相悖,一时只能咬牙切齿。

    不管怎么说,他们这边局势缓和,终于有人能插话了。

    “两位都是人之杰,何必因为区区外物,弄得不愉快呢?”

    笑眯眯插进来的,正是昨日和唐訾一起,拜会九烟的顾姓修士,单名一个“执”字,虽有“固执”之音,但为人性好嬉游,略显轻浮,这种对峙的局面也敢冒冒失失来。

    不过还真让他冒失对了,不说九烟,那壮汉被化形三煞齐出折了锐气,又被言语堵住,正找台阶下,心也暗出一口气。顾执眼力不错,手白玉折扇轻敲掌心,又笑道:“这样,大伙儿交个朋,那海雨香价值几何?由我老顾出了……”

    壮汉嘟哝一声:“哪是钱的事儿?”

    顾执笑吟吟地正要回应,那边九烟嘴角略一抽动:“那海雨香我已经用了半块,剩下一些,做了点儿精炼,你若还要,给你也成。”

    “……娘的,这就了结了?这两人看着都是狠角儿,怎么行事和娘们儿似的?”

    仇伍呸了一声,唐禾、唐訾却是讨论益渐深入:“你看那化形虎煞满身戾气,哪是个易与的主儿,说不定是有什么忌惮。倒是那壮汉剑势森严,行事规矩多,不知是哪个宗门出来。”

    “顾执那厮,心思也多,昨日明明说了不感兴趣,今天却占了先机,莫不是也要招揽九烟?”

    议论声里,那边三人直接进了九烟的洞府,大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架势。

    仇伍目光投向战场边缘,倒是略松口气,被壮汉随手扔在地的李闪,本就是奄奄一息,在两个还丹阶交锋的战场滚一遭,更是出气多,入气少,眼看就不成了,这人死掉,会省很多事儿。

    继续求月票啊求月票。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