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化形十煞 形神妙化(上)

    真修圈区域是冷清而安静的,在里面安家的修士们,长年自闭在层层禁制之后,少有出行,而外来人不知规矩,在外面一嚷嚷,方圆十余里都听得清清楚楚。www.FeiSuZW.com 飞

    紫蕖刚从拍卖场回来,正更换香料,听到海雨香,就是微怔,再看楼阁窗口,两只黑猫不知何时已经攀窗台,一左一右,都是好奇张望,一时间竟是分不清哪个是人变的,哪个是符变的。

    那一位不是睡得正香么?紫蕖追到窗口,便听猫声猫语:“唔啊,这里可真乱。”

    说着抱怨的话,黑猫可没有半点儿不满的意思,倒是挺直了猫躯,颇有些兴奋:“要打架了,嗯?是那个讨人厌的家伙……看热闹的人不少嘛!”

    以她的修为,只稍微动念,方圆百里,可说是尽在感应之,虽说离事发地足有二十里路,但居高临下,还是看得非常清楚。

    远方,仇伍正仔细观察情况变化,心头莫名有些感应,茫然抬头,环视一周,在看到远方只余一抹暗影的圆光阁之后,猛然明白过来:

    怎么忘了这一位!

    幸好他们这些人,行事还算小心,说话时一直都屏蔽了周围,想来不至于有所泄露。而且,井水不犯河水,那湛水澄据说是出了名的懒散,对此事应该没什么影响才对。

    注意力再转回去,此时,在门外那火爆脾气的汉子叫骂下,九烟黑着脸出来——至少看去是挺恼火的样子。两人在交涉,你来我往说了好一通,但明显效果不佳。

    仇伍就笑:“没想到这大块头儿还是个爱较死理儿的,赵柱选的这人……我干他娘亲!”

    咒骂声脱口而出。

    这一刻,九烟和那壮汉的谈判破裂。两人同时向后一让,锵声鸣响,壮汉长剑出鞘。莫看此人脾气火爆,可掌利剑,却是泓净如水,剑势一起,方圆三里,一切声息都似沉入水底,剑气波涌,导致周边气机流转方式有了明显异化。

    一剑生势,意如深海。

    仇伍这边一个个瞠目结舌,末了终于有人置疑;“你们那边儿怎么安排的?引来这种人……如此剑道造诣,岂是个寻常散修所能为?”

    “大兄所言不错,这等剑势,肯定是有高明传承的!莫要咱们试探目标,到最后让惹不起的大宗门摘了去!”

    说话的乃是唐禾,唐訾二兄弟。前者乃是阴窟城大椎堂堂主,后者就是昨日和顾姓修士一起,试探九烟底细的那位。

    前段时间,北荒诸本土势力联手,追索灵犀散人,为了和三家坊还有北方其他几个宗门抗衡,阴窟、千幛、流火、华严、飞廉等南五城最具代表性的堂口结成了攻守同盟,同进同退,后来又有天夺宗主动加入。

    本来势头也是红红火火,然而灵犀散人突然失踪,几个月不见消息,同盟自然散掉,期间大椎堂、流火城的血报堂以及天夺宗,倒是还维持着联系。这次在丰都城,其实就是三方商谈今后进一步合作的意向,其间自然是各种“磨合”,谁都想占据更多的话语权。

    仇伍知道两兄弟的想法,但这事儿确实是他这边做差了,只有默不做声,心里则早早给赵柱判了死刑!

    这时候,九烟洞府之前,双方已经开战。

    大汉持剑只一摆,磅礴剑压已如暗潮一般碾压过去。这剑压无所谓方向,乃是从四面八方,齐齐压下,势如水,坚如钢,早已经脱开了剑气的范畴,纯以剑势压人。

    剑压覆盖,九烟没有后退半步,黑脸全无表情,也没有拿出任何兵器法器的意思。

    在他胸前,大气骤然扭曲。

    一个巨大头颅,便从虚空抢出,因其扭曲大气过甚,那模样便像是从他胸腔里突出来一般。覆绒羽,灰眼犀利,尖喙如勾,乍露半身,便是两翼招展,长逾丈寻,周身翎羽如刀,舒张间分明就是一只大雕,其罡气充溢,出则嘶然作啸,震动天地元气,硬是在剑压抢出一片自有区域来。

    这招一出,远在战场之外,不知有多少人脱口而出:

    “罡煞化形!”

    大雕转眼就完全显形,双翅张开,嘭地一声震碎了剑压钳制,腾空而起。

    那度好快,一发便至壮汉眼前,尖喙利爪,闪动森森寒光,更可怕的则是其带动的元气乱流,锋利如刀,硬生生剖开了护持在壮汉身外的剑压屏障。

    壮汉给惊了一记,手长剑激震,深海一般的剑压骤然间凝固如钢,连挤带挡,要在守势钳制雕形罡煞的高杀伤。

    然而那大雕却是一沾即走,双翅一振,便飞腾半空,盘旋到另一个方位去,带动气机偏移,也牵动了壮汉的剑势重心。

    “原来这就是罡煞化形……”

    壮汉在外修行也有些年头了,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奇功秘技。他记得门师长说过,罡煞化形,看起来声势惊人,但若不能操控由心,很容易就落得华而不实的下场。而且真煞消耗极其惊人,后劲不足,也是常有的事儿。

    壮汉性子粗疏,可一身还丹阶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兼其天份惊人,更有名师指点,对敌时诸般法度均是森严,当下并不冒进,重新调理剑势,准备往九烟那边倾斜。

    可这时候,他没看到九烟,却看到了一头蜷曲盘阵的巨蟒。

    巨蟒径粗逾两尺,牢牢将九烟盘在蛇阵,灯笼大小的黄睛照来,蛇信微吐,守御得无懈可击,蓄而未发的攻势,则更让人心生寒意。

    双形齐出!

    不,在巨蟒之外,又有罡煞盘结扭曲,轮廓渐成。那形象骨架粗大,弓背伏身,姿态似踞似扑,大气受其影响,昂然有声,啸动岩层,分明就是一头巨虎。

    三道化形罡煞,各有压力随之而出,三方垒加,壮汉深海剑意便受到明显的干扰,十里方圆的地层,都在微微颤抖。他施加在九烟身外的剑压,连续遭到打击、扭曲,早已溃不成形。

    远方,仇伍猛一击掌:“他不是灵犀散人……”

    唐禾则在拍腿:“好家伙,这人,我们大椎堂要了!”

    终于入会员了,现在俺终于能不那么脸红地说句:是会员的们,有月票的话的,往这里投啊!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