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陈国故旧 误之又误(下)

    李闪被踹得口角溢血,但他这些年来摸爬滚打,别的不说,滑不溜手的本事却是极强,当下也不起身,叫起了撞天屈:“香料专场里,散客本来就少,他已经是最肥的那个了

    “他是羊吗?还丹阶的修为,昨天刚刚住进真修圈的,在北荒就有角逐前百的实力,啃下去也不怕崩了你的牙!”

    说是前百,其实北荒一地,还丹阶的修士超过五百也不止,只是这些人大都是卡在驻形关前,难得寸进,蹉跎岁月,修为说起来也差不多。WWW.FEISUZW.COM 飞倒是步虚修士就那么三五十人,档次拉开很大。

    原本这是没错的,可是训斥太多,就激起人的逆反心理,李闪嘟哝道:“真修圈又如何?死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赵柱一怒,正要再骂,却有人笑道:“不错,真修圈里的人也没什么了不起。”

    笑语间,一人推门进来,见到来人,赵柱大吃一惊,绝不敢生气,忙行礼道:“仇仙长,您今日怎么有空……。”

    李闪却不认识这位,甚至没看清来人的面目,但见此人气度不凡,让赵柱也以仙长称之,便不敢再耍泼,干脆不起身了,跪在地拜见。这一拜便再也站不起来,那人身压力庞然,一个眼角扫过来,就让他喘不过气。

    这,这……赵柱什么时候交接了这么一个高人?

    “你这个手下倒有点儿混不吝的脾性。”

    那人似是冷笑了一声:“倒是你,老赵啊老赵,我当你的引荐人也有五年了,平日看你也算得力,可大会开了这么些天,你才做了几笔买卖?这么下去,你永远没法真正拜入天夺宗,到时候还是丢我的人!”

    话音入耳,李闪便是心头激跳,娘喂,是天夺宗——那个雄踞不拓城的北地四宗之一,以侵掠夺杀而名震北荒的天夺宗?

    赵柱这厮的背景竟是如此硬朗!

    李闪这些年在北荒厮混,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便在想,进来这位如此气派,说不定就是步虚修士呢?天夺宗貌似有三位步虚强者,姓仇……是了,仇伍!

    大人物啊!这样的大人物,整个北荒也就是三五十人而已,他刚刚似乎还夸了我一声?

    李闪心有些发飘,可惜,仇伍没有再理他。倒是赵柱,面目憨厚,心里最灵活不过,知道仇伍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若他稍有犹豫,下场堪虞。当下就拍了胸脯:

    “仇仙长说的是,我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再说有仇仙长在,我们心里就有底了。”

    一边说,他一边寻思,是不是刚刚找来的“肥狼”关涉着什么秘密,他们这一伙儿沙盗陷进入,怕是讨不到好。娘的,之前还觉得李闪这小子心眼灵活,演技高超,有点儿用处,可现在看来,活脱脱就是个灾星!

    仇伍看起来还比较满意:“嗯,让你火取栗,也不是蛮干,至于怎么做法,你自己把握。”

    “是,我们就按以前的手续,先探探底,这边都留了后手……”

    对这些细节,仇伍才不关注,摆摆袖子,径直离开。

    赵柱暗骂一声,回头看着李闪,露出憨厚的笑脸:“这次又轮到你出马,小闪,这回你可要在仇仙长面前露脸了!”

    李闪也回个笑脸,然而脸色发白,身抖颤,最终还是把头低下去。是了,这就是他这个仅有通神初阶的废物,在这里的仅有的价值。

    这次,他是不是还能活下来?

    李闪来到北荒已经有十年了,当年,紫雷大仙被人斩杀,赤阴女仙不知所踪,双仙教星散,他们一批所谓的玉女仙童,都流落江湖。

    他来到北荒,依靠着当年学来的所谓长生炼气术,跌跌撞撞到了通神境界,勉强算得是一个修士。本还想着找一个堂口或宗门拜进去,继续修行,但在北荒这种堕落之地,他很快就染了鬼狱散的毒瘾,至此一发不可收拾,

    什么修行都不用再想,干脆投到一支沙盗,凭着几分运气,竟然也能活下来。后面随沙盗聚散离合,最后稀里糊涂投到赵柱手下。这支沙盗后台颇硬,里面是不养闲人的,他修为不成,只能凭着装神弄鬼的骗人本事,找到一个还算适合他的工作——鱼饵。

    浑浑噩噩走在街,耳却不时传入同伙的指引,让他修正方向,只用了半个多时辰,目标已在眼前。

    见到那人的同时,那人也发现了他,他近乎本能地做了一个大惊失色的表情,接下来应该是转身逃命来着,可莫名地脚下没有一点力气,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人隔空发力,罡气如排山倒海一般,碾压过来:

    “小贼!”

    重重一击,轰得他五脏六腑整个地倒了过来,常人受了这一击已经要死透了,可他从双仙教学来的法门,却是专门坚固内脏要害的,还留了点儿气息,意识也还明白,只是大口大口地喷出鲜血,耳际轰鸣,直到对方的声音传过来:

    “我那海雨香呢?”

    李闪在呻吟,没有及时回应,脑子里却忽地闪过一个念头:

    我……还有没有指望?

    因为前期早已将各个环节都安排妥当,接下来一切都按照既定的剧本进行,几句话的功夫,便问出海雨香的去向,他被人提着前去赵柱等人栖身的小院,那里早就人去楼空。对方是个认死理的,又提着他径直往真修圈去。

    不一刻到了那九烟的洞府之外,那人气势汹汹,大喝一声:“兀那个买黑货的,还我海雨香来!”

    离九烟洞府约有十里,三五个人居高临下,遥望那边的形势变化,也聊聊天之类。

    “九烟此人,自称来自西陲天裂谷,对那边风土人情也颇为了解,看不出什么破绽。”

    “管他有没有破绽?还丹阶,又研究迷烟之术,有这两个条件,就是可疑。”

    “可如今黄泉秘府早就被人开掘,就算他是灵犀散人,又有什么用处?更不用说,早有传言,那灵犀散人已经让三家坊控制住了,否则那边怎么会突然退出?然后黄泉秘府就让人给挖出来了?”

    “……”

    仇伍沉默片刻,干脆呸了一声:“不试试,怎么能甘心?”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