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陈国故旧 误之又误(上)

    第二日,随心法会第七十九拍卖场,香料专场,如今已到了最后十件拍品,季元和紫蕖这才入场,到最后一排坐了。www.FEISUZW.com 飞

    昨日湛水澄要购置一些等香料,紫蕖自然不敢怠慢,为此还特地折下脸面,又找了季元,索要了一张香料专场的请柬,亲来现场竞价。她是凑着湛水澄睡觉的时候出门,前面的都是季元派人盯着,卡到最**的时候才过来。

    虽说一些香料完全能够卖出天价,让许多修士争破头去。但整体而言,这种东西并不热门,虽然是到了最关键时候,场人也不算太多,只是气氛有些紧绷。

    “前面有一张香料配方,竞价足有七十多轮,气氛是给炒热了。不过接下来这个,恐怕人们都要喘口气才行。”

    季元为紫蕖介绍情况,精神颇是振奋,自湛水澄这位第一流的符箓宗师入居圆光阁后,不知多有人想凑来挣份交情,却无一例外吃了闭门羹,也只有他,虽没见到湛水澄本人,却将她的贴身侍女约出来,近水楼台,不外如是。

    前面竞价果如季元所猜测的那样,不温不火,季元顺势就谈起有关湛水澄的话题:“湛仙子一到,三家坊可说是满城地找猫,意图以此为觐见之资。紫蕖师妹,你说,我们这边儿,是不是……”

    这是故示坦荡之举,紫蕖果然冷笑道:“若是湛师叔见猫就收,宫岂不成了猫窝?师叔她虽爱猫,更多还是具象猫之形神,寓修行于嬉乐之,游戏人间而已,可没有那种痴态。”

    真是这样吗?想着昨天那位酣睡着让她洗浴的模样,紫蕖就有点儿心虚。末了又补充道:“三家坊他们寻猫,也可能是想获得湛师叔手制的灵符,便如九命幻灵符之类。师叔曾有过以猫换符之举,但那也是特例。”

    季元连连称是,也就此绝了送猫的心思,正想着如何顺着话题探究那位湛仙子的嗜好,却见到紫蕖秀眉微蹙,随后舒展开。顺着女修的目光望去,他就明白了:

    原来是那个九烟。

    季元也是今天刚得知此人的名号,也知道这人到了拍卖场。他派来蹲点的随侍是个机灵鬼,知道他对此人有些关注,便刻意记了一张单子,面有九烟出手购置的香料,还有所有竞价但没成功的拍品。

    飞羽宗能在不老泉周围安家,门下弟子对香料自然也有一定的造诣,季元看了看,便更明确了心的想法:“果然寻常,无论是财力还是本事,都很普通。只是竞买一些相对普通的香料,最有价值的香料配方连竞价都没有……”

    看完这些情报,他心那点儿不爽的心思,真个儿地消散掉了,这人修为是不错,可是混得实在不怎么样,否则也不会到北荒来安家不是?和这样的人置气,完全没意义啊!

    他念头通达了,前一轮的竞价也已结束,进入到下一个拍品,这就是一块等香料了。不管天然香料如何珍稀,真的等香料,十有**还是要经过人手加工才行。

    当前这海雨香,便是由东海最著名的调香师之一吕沛所制,嗅之有海腥气,激发之后,可自凝水气,飘落如雨,故而得名。用途也颇为广泛,是很多香料的催化剂,是很热门的一类。

    不过这不是紫蕖需要的,所以二人没有理会,倒是那九烟报了两次价,但都很快被人超过去,也就不再出手了。

    季元看着这一幕,倒有些同情起来……这就是散修的生态,啧!

    这时候他看到,有人主动凑过去,和九烟说话。

    拍卖场,多的是空置的座位,只要有请柬或通行牌子,坐哪儿都没关系,但在拍卖进行,临时换位置的,总是有所打算:“这位道,有些等的香料,你有没有兴趣?”

    很俗的开场白,只得来那黑炭头的一瞥,再无其他。

    李闪见多了这种场面,锲而不舍,笑眯眯地道:“这拍卖场里的东西,罩了个随心法会的名头,再加竞价炒卖,实在是虚高太多,很不划算。要是道急着想入手,不妨换一个渠道……鄙人李闪,敢问道兄高姓大名?”

    那黑炭头初时仍没有搭理的意思,便在他以为这笔买卖做不成的时候,那人却是眨了眨眼,扭过头来:

    “你手有好货色?什么来路?”

    道儿了!李闪近年来察颜观色,心思灵动,只要是这位肯交流,他就多几分成功的把握,当下呲牙一乐,额头深重的抬头纹便显出来:“天底下的路数,哪能都像拍卖场里这么简单?不瞒道兄,我原本是在三家坊出手的,不过随心法会一开,生意不好做啊。”

    他摆出点儿尴尬的模样,只见那黑炭头果然有些意动:“海雨香有吗?”

    “有的,不过不是吕沛大师出手,品质可能稍次一些,但价钱也是天差地别,这一点,咱不会刻意欺瞒。”

    黑炭头思忖片刻,见后面的拍品,大都是配方和能炒出天价的特殊香料,终于点头:“你带路!”

    李闪心一喜,低声道:“道兄请随我来。”

    说罢起了身,引着人从侧门出去。出了拍卖场,东走西绕约有一刻钟,便停在一处院落前,这里其实也位于闹市区,门外人来人往,在这里招待客人,也是让人心安之意。

    借着敲门的空当,李闪将消息传递进去,随后道:“道兄,请!”

    院已有人等候,却是李闪的顶头司,名叫赵柱,看去老实憨厚,心计却是不凡,迎面相见,赵柱微微一怔,随即露出笑脸:“这位道兄,敢问高姓大名?”

    黑炭头总算是回应了一声:“九烟。”

    “哦,原来是九烟道兄,道兄到我们这儿来购置香料,那可算是来对了地方……”哈哈笑着,赵柱将人往里迎。

    仅仅是一刻钟后,九烟颇是满意地出门,已经购置到了海雨香,还有其他几种香料,价钱也算公道。

    赵柱笑吟吟地送人到门口,见人走得没了影儿,回头脸色就阴沉下来,看见身后犹自云里雾里的李闪,猛地一脚踹在他肚子。李闪惨哼一声,从门口倒跌入院,直撞到后面的石台才停下。

    “你个蠢货,让你找个肥羊出来,你看你找了个什么!”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