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秘府洞开 灵猫自来(下)

    黑猫轻快地奔跑,凭着卓越的平衡能力,纵然在陡峭的崖壁,也如履平地。Www.feiSuzw.coM 飞

    真修圈内,地广人稀,常住的百来号人,就是每日里游荡,也填不满这百五十顷的巨大空间,更不用说还有下五十里的纵深,黑猫漫无目的地跑了一阵,舒展了筋骨,就觉得有些无聊了,耳朵竖起又放下,如此片刻,便寻到了一个方向,一路奔去。

    那是一座洞府之前,有三人在府外见面,寒喧着往里走,这已经是数十里内,最有人气的地方了。

    遥看洞府前的石碑,黑猫突地有了些兴趣:九烟?

    这字本身也就罢了,可若是细看,字曲折的笔画,自透出一股神意,便如一只盘起的巨蟒,张嘴呵出缕缕烟气。石碑之外,缭绕的一层薄烟,便来自于此:

    “这人也有‘形神妙化’的造诣?是精通符箓,还是擅于通灵呢?”

    趁着主人迎客,禁制未启,黑猫一溜烟儿闯了进去,一进洞府,便发现这里气息与外界不太相同,空气浮着一层腻香,带着着烟火气,说不出是好闻还是难闻,猫的好奇心一向都很强,此时,对那洞府主人的兴趣,便转移到香气,顺着香气来路,无声过去。

    到那方知,洞府主人单辟了一间石室,立起几张石台,面摆放的尽是香料,还有些鼎、炉、碟、臼之类的器具,外间的香气便从此来。只是在屋里,气味或甜香、或辛辣、或微腥,种种杂揉在一起,可比外面流出的要浓烈百倍。

    “咦,这是九烟道兄养的灵猫?”

    “不,似是刚进来的。”

    黑猫转身,看到后面站着的三个人影。它似是被惊呆了,两眼发直,嘴巴也张开,然后就是一个喷嚏打出来:

    “卡嘁!”

    明显它是被缭绕的烟气呛着了,似乎觉得这样很狼狈,黑猫伸出爪子在脸一阵猛洗,但紧接着又是一声“卡嘁”,呛得整个身子都发颤,到最后它把头连摇,干脆一溜烟儿地出去。

    看着这一幕,洞府内众人都有是错愕:

    “这猫是哪儿来的?由哪个道豢养?”

    “倒是没听说有哪位养了灵猫,不过真修圈面积广大,有些异种灵兽过路也有可能。对了,九烟道也要注意下,有些灵兽是人为豢养了,到处潜伏,探知虚实来着,一些禁制对人管用,对某些灵兽就未必成了。

    “多谢提醒。”九烟黧黑的面孔表情并不丰富,点头便算谢过。

    进府来拜访的共是两人,一个姓唐,一个姓顾。唐姓修士较稳重,而顾姓修士则比较海派,便笑道:“九烟道兄只一人在此么?没个随侍,一些杂务总是扰心。不如我送两个美婢过来……”

    “一个人惯了,平日也总在闭关,不计较那些。”

    说到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可继续的话题,大伙儿都是摸摸虚实,若是这九烟也有类似的心思,自然会主动寻找新话题,但眼下看来,这位显然是一心扑在修行,没有和人深交的意愿。

    唐、顾二人也不多留,就此告辞。

    出门后,唐、顾二人却是又看到那只从洞府里跑出来的黑猫,那猫正盯着洞府门口,似有悻悻之意。

    二人对视一眼,走得远了,才开口.交流:“那只猫灵智颇高,不像是无主之物。不知是哪个人盯了这里?”

    “也未必就是如此。不过若真以为住进了真修圈,身份地位、身家性命就都有了保证,便真叫愚不可及。既然占据了灵脉资源,就要有相应的实力看护住,否则死了也是活该……这位九烟道,老唐你觉得如何?”

    “锋芒内敛,根基扎实,处事低调,似乎对香料颇有研究,怎么看都像是个调香师,可这种人,还是在东海以及不老泉那边更有前途。”

    顾姓修士摊手道:“那又如何?不管是哪里,也都与我无干,我只是看看是否是个好玩伴,既然是个不知情趣的,也就罢了。”

    两人渐渐远去,黑猫看着洞府外门闭合,禁制依序打开,脑子仍在纠结,是不是要给洞府主人一个好看,但到头来,它还是对那里的气味暗生畏惧:

    “什么调香师,末流,纯粹是末流!天啊,在里面转了一圈儿,便沾了一身的烟火气,舔都舔不过来,还是回去人身,洗个澡儿比较划算!”

    想到这里,它直接将这洞府划入“老死不相往来”的圈子里,再狠盯了石碑一眼,脚下加快,一路奔回。

    她进入圆光阁的时候,紫蕖正是茫然无措,见她从窗户里跳进来,立时松了口气,忙跪下行礼:“湛师叔……”

    “免了,且放温水,我好好洗个澡”

    黑猫出师不利,无精打采。懒洋洋爬到央床榻,寻个舒服的姿势卧下,另一只守在屋里的猫儿凑过去,很亲热地舔它身的皮毛。

    “唔,九命,你先闪远些……

    说话间,黑猫身一圈儿柔和的光芒铺开,那光芒转曲凝结,渐化为一个柔美娇嫩的身躯轮廓,微卷的长发披下,素白纤手握住一缕,放在鼻端轻嗅,然后就眉头皱起:“回头你去买些好的香料过来,好的啊!尤其是祛异味的。”

    紫蕖只能先应一声,然后向主说起刚刚前来拜访的人物。只是才开了个头,那边就将其截断,道:

    “以后就不用拿这些事儿来烦我了。大梵那家伙,拿着几年前那点儿交情,便催着两家合力,好不让人生厌,宫里都烦死了,大师姐为什么让我来呢?不正是看我懒散贪玩儿,随手把那边应付过去吗?别的不用说,至少要吃好睡好玩好,才对得起大师姐一片苦心啊!

    “到时候,大梵妖王暴跳如雷,大师姐就可以这么说:大梵你别生气哈,不是蕊珠宫不出力,只不过那湛水澄实在是不知轻重,不识大体,回头我替你教训她,嗯,罚她变猫一年不准变回来,怎么样?呵呵……就是这样了!”

    笑了几声,层层轻纱之后,声音便低了下去:“唔啊,好困,我睡一觉先!”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