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秘府洞开 灵猫自来(上)

    张衍在后面跟了一会儿,终于寻了个机会,直接和那些人搭了话。Www.feiSuzw.coM 飞他说自己是参加了刚刚那场拍卖会的客人,对其一只被强制退场的灵兽很感兴趣——自然就是鱼龙了。

    虽然不能拍卖,但他愿意在底价的基础,加点儿钱款买下。

    这时候,那一行人已经到了他们的栖身处,本是憋了一肚子气,见张衍主动门,价钱也还好,明显有些意动。这群灵兽贩子的头目姓韩,人称“韩瞎子”,是因早年争斗,被人剜出一目,性情较为阴沉,有还丹阶的修为。

    张衍正待趁热打铁,探探他们的底细,院外却又有人出声:“有人在吗?”

    话是这么说,外面那人却是直接推门进来。

    韩瞎子不动声色,只问道:“你是……”

    “我看了你们展示的一只‘双尾狸猫’,颇是喜欢,准备买下来,你们开个价。”

    来人气派很大,也很豪爽的样子,一句话就让韩瞎子等人的神情有所缓和,但此话一出,就让张衍暗道不妙,有此人做对比,他后面再东拉西扯的话,明显已经不合适了。

    末了,张衍只能先退走,他本是想把那条的鱼龙买下来,可后面进来这人,实在太过豪奢,一头双尾狸猫,竟是拿出了两千如意钱,连带着把鱼龙的价钱也给炒高,张衍手头原本就不宽裕,眼下根本就拿不出来,干脆就装作不甘心的模样,和韩瞎子订了后约,摇头出门。

    正想着回头如何进一步试探,却见到买了双尾狸猫的那人,出门了一辆蜥车,张衍目光一扫,在车厢一侧,见到了一处标识,像是个“川”字,只是线条长短有些微调。

    这不是三家坊的标志吗?

    刚刚从随心法会的拍卖场撤下,紧接着就有三家坊的人来选购,实在滑稽。

    随心阁是商家,三家坊是黑市,天生就是死对头,因为随心法会之事,据说两家已有些龃龉,现在搞拆台一点儿问题没有。不过张衍就奇怪,这种拆台有什么意义?

    和单初会合后,他在描述经历的同时,顺口说起此事,

    单初却是想起来:“我在拍卖场,也见有人竞买灵猫来着,似乎也是三家坊的。”

    “咦?”

    单初想了想,道:“你可知道,丰都城真修圈里,有一处圆光阁?”

    “知道的,里面有人住了?那必定是个身份不俗的人物。”张衍随口回应,也没在意。

    单初低声道:“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似乎是蕊珠宫那边……”

    张衍立刻拿眼看他,明显提振起了注意力。对离尘宗来说,与罗刹教和蕊珠宫几乎可算是“世仇”,因为当年罗刹鬼王和太玄魔母的大战,扰乱天裂谷,弄得离尘宗好生狼狈。所以离尘宗修士一听起这两派消息,总会是特别关注一些。

    “来的是谁?”

    “原本不知道,可看三家坊这等做派,我倒是猜出了一些。”

    “唔?对了,彼此彼此。”

    单初没有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又是话锋一转,道:“这边的事情要先放一放,收拾一下,咱们去和阳印师兄他们会合。”

    张衍一惊:“怎么,那边出事了?”

    “有辛天君在,想出事也不是那么容易。放心,是好事儿。”

    单初脸露出笑容:“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们本是去消除魔劫,却意外寻到了黄泉秘府。如今那秘府,却是有些意外……”

    原来那黄泉秘府,原本的镇府法宝五岳真形图莫名走失,这件宝物本是作为镇压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的关键,一旦走失,相对相成的秘府禁制结构便受到毁灭性的影响。

    玄符锢灵神通禁域没了压制,有无限扩张的趋势,兼又吸蚀天地元气,随地脉不停流动的话,真不知会造成什么后果。为此,辛天君便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再加把力,将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彻底破掉。

    如此一来,只要成功,黄泉秘府就等于是完全被扒掉了衣服,彻底暴露在天地间,里面十数劫时光积攒的宝物,再没什么屏障可言。

    辛天君对这些宝物,肯定是不怎么看得眼的,但对其他人来说,毫无疑问,那就是一场瓜分的盛宴。阳印道人便传来消息,让单初带着张衍等人,赶去,看看有没有机缘,分几件宝物。

    “如今已经和韩瞎子搭了线,可以暂时放两天。黄泉秘府的机缘,却是万万不能错过了,咱们争取去回!”

    说着,不管张衍愿不愿意,拉着他便走。

    在一段时间的喧嚷后,圆光阁外,总算是恢复了清净。紫蕖吁出一口气,进了洞府内部,准备正式向那位主问安。

    莫看她在外面,表现得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在蕊珠宫内部,她还是一个侍女的身份,只不过她是代宫主的身边人,羽清玄待人宽宏是出了名的,一应乘法门均有传授,其地位自然不同。

    只是,里面这一位,和她惯常服侍的代宫主可不一样,喜怒无常只是最简单的说法,事实,包括羽清玄在内,宫就没有人能真正把握住这位的脉搏,她自然要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进入洞府最核心地带,也就是显化在外的木制楼阁之,这里已经按照那位的喜好,作了一番布置。尤其是到了楼,便是一幅幅落地轻纱,交织成如迷宫一般的空间,其内人影,又朦胧可见。地下铺一层厚厚的长绒地毯,踏足无声。

    紫蕖看不到那位主在哪儿,只能开口招呼:“湛师叔?”

    能称人为师叔,也是紫蕖作为羽清玄近侍的特权之一。不过,那位显然不准备搭理她,屋里完全没有回音。

    紫蕖拨开纱幕,慢慢往里走,正犹豫是不是要再叫一声,脚底下忽地有道黑光冲过,她给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却是一只毛色如黑缎一般的猫儿,双瞳放出幽碧的光,她愣了愣,尝试着招呼:

    “湛师叔?”

    那猫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自顾自地舔爪子,完全不予回应。

    紫蕖忽地想到什么,往里急走两步,便见央铺着厚厚绒毯的地面,衣物散落一地,唯独没有人在。

    还是半章,明天午再更。这样一天四千,连更三天也算补回来一章了。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