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心有高下 混气淆灵(下)

    千里投影是修士用分出的一缕神意汇集元气,形成的分身影像,一般来说没有什么战斗力。www.FeiSuZW.com 飞

    不过当人影显现,这边还是瞬间沉寂,长生真人的神通,以及陆素华本身的性情气度,都带来了极强的压迫力。

    余慈当然有压力,不过更多的还是好奇。他还是头一次近距离打量这位颇有些特立独行的女修。只见她面目轮廓清晰深刻,妙目斜长,颇多婉媚,然而脸容显瘦,唇线略有棱角,将那天然的妩媚冲淡,似笑非笑间,自有一股清贵之气,更见得高高在的气派,便是临时凝成的虚影,也能显其风采。

    陆素华的目光清冽,始终都盯人的眼睛,当然,她视线的方向只落在妙相身,稍一打量,便颔首道:“原来真的给压制住了!不过法师你封堵心魔,便如竹笼覆火,便是一时见不得火光,到最后还是要整个地烧起来。”

    妙相不言不语,甚至不想和她交谈,已准备将这投影一掌打散。但这时候,陆素华投影做了一个闻香吸气的动作,似乎对妙相散发的香气颇是喜欢:“变幻莫测,又没有一点儿尘世浊意,你这法门很有意思,让我猜一猜……”

    一边说着,她一边走前来,几乎贴着妙相的身子,方才停下。举止合度,明明是虚影,却如真人在前。妙相神色虽是安定,但手那一击,便打不出来。

    陆素华用如虚似幻的手指划过外围云气,把握气机,既而道:“一身皆阴,香气化育,这法门当有脱胎换骨之效。唔,还有这铜钵,才显你的本性,飞天,飞天……”

    她似有所得,偏偏就不说出来,神秘的姿态,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妙相也笑,笑容里,她下颔微扬,神态带着全不掩饰的寒意:“蒙陆仙子所赐。”

    “啊,想来应有一番曲折……回来当与法师长谈。”

    陆素华一笑,环目一扫,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纳入感应,那冷淡而明彻的眼神让人明白,她已经将众人锁定,等其真身赶至,就是动手之时。

    长生真人飞行,已可轰破音障,千里距离,就是一刻钟的时间罢了。

    陆素华投影到此,就是要看一下妙相的底细,如今目的达成,投影就很干脆转身而行,走得越远,身形越淡,渐至于无。

    妙相心头沉重,已经顾不得击碎投影,发泄怒气,只与五岳元灵沟通,让它马展开九地元磁神光,携众人遁走。回头又见卢遁盯着陆素华将逝的背影,神色不愉,轻叹口气,向他微微躬身:“卢道,对不住……”

    余慈一笑,正要回应,那边已经要完全化去的投影忽地又转凝实,同时侧过脸来,似乎是刚刚才发现这里还有个人:

    “我见过你?”

    疑问的语气,肯定的内容。

    “荣幸之至。”余慈脱口而出,自觉不自觉有点儿针锋相对的意思。

    不过陆素华似乎并不在意,她联想起了另一件事:“是了,在红牙坊!”

    余慈眼皮跳了两下,这位突然给他一份儿极高的关注,绝不是什么好兆头。

    说起来,陆素华也只是见过余慈一面而已,对那“一气贯重天”手法有些印象,其他的也就泛泛。最后认出来,除了妙相的态度外,还是因为这三个月,余慈因一心修行,少有打理形貌,以至于恢复了胡子拉碴的形象,和当初在阴窟城的模样差不多。

    若是余慈是后来小白脸的形象,她十有九成会忽略过去。不过既然记起来了,一些事情就给连缀起来:“她曾给你炼制过法器,你也在坊出过手,和她有交情?”

    “啊,哪个?

    余慈装傻的水平相当高明,也不会做得过火,很快就做恍悟状:“哦,是陆坊主!是了,在阴窟城,我见过你……”

    装到此处,心却是突有个念头生出来,连在话后,脱口而出:“你也姓陆!”

    “是啊,我也姓陆。”

    陆素华静静地看他,片刻之后,一直冷淡的脸,忽地绽开笑容,且愈来愈盛,然后返身折回,一路朝余慈这边走来。

    余慈莫名有种感觉,不应该让此投影近前,可是这念头太过无稽,只是一闪念的功夫,美人儿虚影已经近在咫尺,触手而及,而她也确实伸手了。

    就那么揪着余慈的领口,绵密的气机如同篦子一样刷过。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也太荒唐,余慈想起推拒时,便见她脸笑容夺目:“混气淆灵!”

    “什么?”

    “她借你的神意元气,混淆了本身气机,所以我才寻她不到。现在看来,我倒是冤枉那些人了……很好,很好!”

    此时,陆素华的投影就贴在余慈胸口,恍如佳人投怀,这情形实在太暧昧了,可余慈心头却是寒意森森。他不知道这里面的变化玄机,可却明白一些事:

    “红牙坊那边怕是不妙……再这么下去,陆青也要不妙了!”

    肢体的动作比心思更快,他铁臂一横,真煞迸发,重重一肘捣下。

    陆素华投影神态如生,可那也仅仅是个投影而已,她脸笑容尚在,便被余慈铁肘正面轰,足令天下男子目眩神迷的娇靥瞬间扭曲、崩散,化为一片虚缈烟气,终至于无。

    等出了手,余慈心里才哎哟一声:这下可把那女人得罪死了!

    与他心思相呼应,面前虚无,似有寒意驻留,便像是远方投来的冰冷视线,久久方散。

    “走!”

    妙相反应极快,低喝一声,头九地元磁神光刷下,卷起诸人,急遁而走,取的正是西南方向,林间为之一空。

    一刻钟后,这片林间空地,有青光飞落,陆素华面无表情,从遁光走出,环目扫视,自然见不到人影。她静静站在空地,似是感应,又似思考,周边大气承担着沉沉压力,数息之后,硬是给挤迫得生出火光,轰声爆燃,方圆十里,转眼烧成白地。

    火光,陆素华人影不见。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