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心有高下 混气淆灵(上)

    妙相从定境醒来,周围出奇地安静,偶尔有些兽吼鬼啸之音,也是怨灵坟场常有的声息,早与环境浑化如一。 飞

    五岳真形图悬在众人头,元磁神光早已收起,那个卢遁仍在入定,看起来很放心的样子,不过妙相知道,昨日刚赶过来的鬼修肯定就藏在暗处,加以护卫。

    妙相对卢遁的身份愈发地感兴趣了,这人身边似乎从来没断过高手服侍,那个姓陆的女子,明明是还丹阶修士,却锋芒内敛,以婢女自居,而这鬼修更是步虚级数,似乎当初在黑月湖就暗随在侧,而她当时竟然一无所觉。

    她也不会忘记还真紫烟暖玉。长年居于黑月湖,但她从翟雀儿、幽蕊的渠道,也掌握了相当一部分信息,尤其是与飞魂城相关的那些。

    大约五年前,万象宗叛徒南松子,与万象宗前宗主陶容联手,想从慕容轻烟手夺走大洞真符,最后却是一死一逃之事,她是知道的。当时还真紫烟暖玉便是落在逃走的南松子手,如今看来,那个人渣应是已经一命呜呼,那玉落在卢遁手,也不知间转了几道手,最终倒是便宜了她。

    “应该与飞魂城没有干系。”

    只要明确这一点,妙相心便没有任何障碍。只是,卢遁……这是他的真名吗?

    妙相如此用心在余慈身,乃是心态变化之故。

    她为人其实自视甚高,以前不管怎么重视,心总还有一个此高彼下之分,可如今,受了救命之恩,又见余慈背景莫测,这里面的分际便被抹消,不自觉就有主动经营之意。

    仔细分析,这人修炼极乘的玄门正宗丹诀,精通符箓,有强者随侍,还带着一只阴影魔灵,似乎出身不凡,却总是把自己置身险地,性情可算古怪。

    有一件事让她非常在意:初见时,卢遁修为不过还丹初阶,这才半年左右,就一跃而成为还丹阶,进步之快,匪夷所思,且并没有气机虚浮、根基不稳之相,哪个玄门丹诀,有这般效力?

    唯一比较实际的解释,就是卢遁厚积薄发,早早夯实了基础,在外历练便是触发之机,这也能解释他总将自家置于险地的行为。卢遁今年不过三十,能够筑成这般坚实的基础,必然是第一流的法门、第一流的师承、第一流的灵脉丹药等等,换言之,就是第一流的背景。

    可将近一天的时间里,她和卢遁聊了很多,又觉得此人言谈多见野性,有不少大宗门弟子绝不会具备的叛逆特质,活脱脱又是个散修模样,如此矛盾重重,让人百思不解。

    妙相在那边左思右想,余慈摆出入定的架势,其实也在考虑问题。

    让妙相留下,有一时冲动的因素,当时只是从技术层面考虑,那无相天魔依托于铜钵,只要那铜钵是法器、法宝之流,祭起平等珠,将其击落就应该没问题。

    不过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也懂,就算妙相与他的关系正在一个最好的时期,也远远没有到推心置腹的地步。余慈留她一天,一方面是等待平等珠的效力恢复,另一方面这期间也通过交流不停地试探,以完善对妙相的认识,评估风险。

    另外,还有一件事,让他颇为在意——陆青不见了。

    铁阑带过来的消息,大约在半个月前,陆青突然不告而别,再无讯息。照理说,是他“不告而别”在先,陆青又并非当真是她奴婢,说走便走,也没必要和他报备,但他还是有些担心。

    相处数月,陆青是一贯的沉默寡言,余慈能感觉到,她有很重的心事,与他同行,似有避祸之意……

    “祸”字方起,余慈心忽地一跳。

    这一刻,不只是他,妙相、五岳元灵、影鬼、铁阑等都有感应。冥冥似有一对眼睛,穿透虚空,其蕴着令人心悸的寒意。

    妙相闷哼一声,余慈睁眼,便看到她手托着的铜钵,忽地就绽出光来:“是她用搜魂大.法!”

    所谓的“她”,毫无疑问就是指陆素华。余慈神色凝重,对方肆无忌惮地展开法术,显然是对自身实力有超乎寻常的自信,她也确实有这样的资格。

    她不是在玄符锢灵神通禁域里吗?此时余慈等人距离原来黄泉秘府的位置,起码也有千里距离,便是长生真人,想隔着一重禁域和九地元磁神光,锁定千里之外的目标,也是绝不可能办到的。是然,陆素华已经出来了!

    “这铜钵当真讨厌。”

    余慈看那发光的铜钵,暴露他们的位置的,无疑就是这玩意儿。可惜平等珠的时限还有近两个时辰,否则他绝不吝于再祭出一回!

    妙相低头看那铜钵,情绪肯定比余慈更来得激烈,但显在脸,却尽化为苦笑:“她倒真是不依不饶……卢道,看来我要出尔反尔了。”

    她站起身来,招呼了方五岳元灵,两边有些交流,然后又对余慈道:“我与五岳元灵要尽快向南方去,走西南方向的话,恰好避过东华宫的势力范围,以五岳的遁,那人未必能追得,只要过了大雷泽,进入六蛮山系,想来她也无计可施。”

    大雷泽,六蛮山?

    余慈怔了怔,但此时不是分心的时候,他也站起身来,皱眉道:“就这样?”

    妙相已知他的性情,微微摇头:“若是不受无相天魔限制,倒也能够一战,有五岳帮忙,未必就怕她,可如今……”

    她话说半截,终又付之以苦笑。余慈知道这是实情,他本想说起平等珠的事,但现在却也不好说,那效果究竟如何。一个愣神,林间忽有人低语:

    “原来你们在这儿。”

    余慈等人都是惊骇,他们纷纷扭头,巨木掩映下,一个人影自虚无生出,青衫洒逸,正是陆素华!

    这人竟是如此神?

    余慈几乎要拉开防御的架势,但下一刻,他就觉得不对劲儿:“这是……千里投影?”

    下半章晚十点前更,明天一章还是八点左右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