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天有二日 计生两重

    不知从何时起,四面黑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照明的珠光,透不出十尺,就算是黑袍、龙长老这样的长生真人,也无法穿透黑暗,看到五十尺开外。www.FEISUZW.com 飞

    翟雀儿一行却是不惊反喜,之前,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依造既定规则,不疾不徐,不显山,不露水,让人寻不到破绽,众人不得不在禁域内蹉跎了半个多月,而如今这场面,虽是激烈得多,倒给了他们推算的机会。

    仅仅半天之后,翟雀儿一行便寻到了这里,脚下是一片颇崎岖的山路,黑暗依旧遮蔽一切,不过,队伍修为最高的黑袍和龙长老,都已经有所感应,再前行一段距离,已经要到山顶,面隐隐约约的轮廓就呈现出来。

    翟雀儿轻声笑语:“据说黄泉秘府驱役地气,立起七座山峰,每座山峰都有殿宇楼阁,这一脉十数劫来收集的宝物,便分置于其,不知眼前是哪个?”

    黑袍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他种下的链火被甩得到处都是,分明是被人耍了,此时听到翟雀儿似有所指的言语,便冷笑一声:“不管什么宝物摆在眼见,我只要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法门。别的一概不取,但若是哪个敢使狡计,坏我好事,我必让他生不如死。”

    “师哥真豪气!”

    翟雀儿笑吟吟地回应,看着相当轻松,其实所有人心里都绷着一根弦。禁域的变化,证明已经有别的厉害人物插手了,他们现在的时间相当紧迫。

    说话间,一行人已到了山顶,黑暗,殿宇巍峨耸立,厚重的轮廓少有起伏,看起来是一处相当朴实的建筑。殿宇外布有禁制,是与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相连的,处理起来要很小心。

    黑袍和龙长老齐齐压阵,也算有惊无险,一行人陆续进殿,大殿也是黑沉沉的,但这里的黑暗和外面有本质的不同,举出来照明的珠光,陡然间外扩,在宏伟的殿堂撑开一片区域,也在外围洒下片片阴影。

    显然,大殿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的异力有所消褪。

    “殿应该另有禁制,要小心……”

    翟雀儿话没说完,忽地一怔,也在此时,众人都发现不对。在大殿一侧的立柱下,竟有一个盘坐的人影。头戴道冠,是道士打扮,脸面朝下,一时看不清,好似在打坐。

    “已经死了!”黑袍很快下了结论,殿没了禁域异力的遮蔽,长生真人的感应自然能信得过。

    龙长老慢慢前,观察尸身面目,见其脸肌肉僵硬,似笑非笑,甚是诡异。他的眼力经验何其老辣,立知这是死于魔劫之相,便有了个猜测:“这人莫不是当年死在魔劫之下的无归羽客?”

    翟雀儿也前来,取出一枚蜃影玉简,稍一检视,便道:“正是他。”

    蜃影玉简存放了三劫之前,那无归羽客的形貌,也就是魔宗这样延绵无数劫的门阀,才能存有这等情报。

    “肉身历经三劫不腐,已是真形仙蜕,而他当年,却是以法术见长。如此形神圆满,修为资质是一方面,那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也确实很不错的样子。

    翟雀儿笑眯眯地说话,却是搔了黑袍的痒处。他走的就是形神兼修的路子,不但要阳神圆满,真形法体也不能落下,对修行法门的要求相当之高,叛宗而出后,就没了传承,眼看就是不妙,能找到碧落通幽十二重天这个代替品,也是好的。

    此时他看那真形仙蜕的目光便有些发热,但在此时,微弱却清晰的吐气声在殿响起。

    “嗬!”

    已经在真形仙蜕前的龙长老脸色微冷,吐气的源头正来自于那具刚刚判定的尸身。没有人嘲笑先前的判断,而是齐齐摆出了防御架势,也在此刻,盘坐的人影猛地一缩,整个躯体转眼枯槁,化为一具干尸。

    龙长老沉声示警:“小心,出了魔头!”

    众人都是出身魔宗,对空气的独特波动,自然最熟悉不过。

    殿镜光一闪,却是高继催动天遁宝镜,在殿刷过。镜光到处,不但是照出了一团魔影,连带着周围禁制之后,层层宝光也照见不少。

    殿果然是藏宝地……

    众人心间或多或少都闪过这念头,一时倒是士气大振。

    那魔影颇有智慧,刚闪了形,就飞遁而走,逃到镜光照不到的地方,可在此时,翟雀儿袍袖飞卷,有一圈波动平空而发,虚空“嘭”地一声闷响,魔影再度自虚无现身,看势头是想逃到殿堂边缘的阴影去,却让翟雀儿袖神通扫个正着,挣扎被卷了回来,收入袖。

    黑袍瞥过去一眼,暗忖这小娘皮的自在天魔摄魂经倒是越发地精深了,看样子,如今已能够“养魔”为己用,虽是借法器之助,也很了不起。

    翟雀儿一击得手,便绽开笑颜:“运气真好,难得有这样虚弱到极处的天外劫魔呢。”

    龙长老轻赞一声,蓄势未发的“天无二日”神通暂且消去,推论道:“无归羽客当年死在魔劫之下,或是临死前逃入此殿,而心滋养的天魔,受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的压制,无有去处,只能藏在尸身之内,勉强维持……”

    黑袍也是这么想的,他心盘算,无归羽客死到临头,还是到这里来,正说明这殿堂是极其重要之处?

    刚刚天遁宝镜照出宝光无数,这里面说不定就有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法门,那头天魔应该留存有一些记忆片断才是。他就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先下手为强,正想要求翟雀儿共享消息,却见女修脸色似乎不太对劲儿。

    龙长老更早一步生出警觉,伸手去碰,还未触到,翟雀儿俏脸已是血色褪尽:“这魔头是刚种进去的!”

    话没说完,她刚刚收了天魔的袖口砰地炸开,龙长老见之色变:“无藏魔池……”

    惟有天魔方能驱役天魔,翟雀儿虽是修炼自在天魔摄魂经,走的就是化育魔种的路子,但毕竟还到不了那种地步,只能用法器圈养,那法器就是无藏魔池。

    如今法器崩毁,不但刚刚收进去的天魔跑掉,之前那些受她驱役的天魔,更要反噬,一下子就给翟雀儿带去了几乎致命的重创。

    女修软软坐倒,在危机时自掐印诀,总算是卫护住了心神,未尽遭魔染,可也同时陷入了不可自拔的妄境之。

    妄境一生,便有滋养天魔之效。在其尚未分明之时,殿内他处,分明就有魔意响应。

    龙长老怒喝一声,“天无二日”神通展开,紫日升腾,将那些蠢蠢欲动的魔影压制,这时方知,在这殿堂之,原来还有天魔栖身。而翟雀儿所言的“刚种进去”,岂不是说,暗处还藏着人?

    翟雀儿之所以这么容易着了道儿,也是因为完全没想到,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且还在无归羽客遗蜕之,布下机关。看情况,那人是相当清楚他们的底细,也只有魔门人,在看到虚弱至极的天外劫魔时,才会有收取的心思。

    那时不管是谁动手,都免不了这一遭。

    “是谁?”

    龙长老杀意大炽,然而这一波魔意骚动,并非是只限于殿而已。不过数息时间,殿外便有魔影突入,在天遁镜光下现形。

    玄符锢灵神通禁域钳制了他们的感知,但似乎是给天魔感应留下了渠道,谁也不知,究竟还有多少天魔汇集过来。

    在诸魔门修士焦头烂额之时,数十里开外,另一座山峰之,有人浅浅而笑。

    “真是要谢一声呢,那尼姑意外没有进来,险险就失算了,还好有你们。”

    她手指拂起额边的散发,又看向天空:“辛乙来得真快,若说天底下哪个大劫法宗师不惧玄符锢灵之力,这位肯定在其。只不知现在他是睡着呢,还是醒着?如今无归羽客魔灵到手,但还差九个……”

    想要一举成功已经不太可能了,她在这种事,向来是拿得起放得下,心早有定计。回过头去,身后的殿宇通体由某种特殊黑色石材砌成,正门紧闭,黑暗恍如一体。

    “此为停灵之所,辛乙为人正派,想必不至于对它感兴趣。而禁域打开,天魔层涌,注定了无人能长驻于此,也罢,先出去消磨些时日也好。”

    确定她埋下的机关并无破绽,她无声一笑,身形化入黑暗之。

    “这段时日,该去找哪位消消遣?是了,去看看那位美尼姑,我倒要看看,她是用什么法子,压下无相天魔……”

    山峰人影消寂,而在漫无边际的黑暗天空,一道飞火流星急坠而下,其声音响亮:

    “好家伙,这黄泉秘府竟然成了魔窟?”

    下方黑气盘转,不知有多少魔头,挣扎号叫,朝着那妄境渐成的山峰汇集。辛天君正惊讶时,便见山峰紫日升腾,不知多少魔头,吃烈芒一照,便冰消瓦解。

    “天无二日?”

    辛天君哑然失笑,随即符箓灵光汇结,嗡然现形,如大日经天,与紫日遥相辉映,一下子将群山殿宇映亮。

    紫日升腾处,气机骤乱。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