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玄符锢灵 暖香温玉(下)

    天地间明暗变化几次,应当是辛天君等人与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相抗,片刻之后,“天色”便稳定下来,而余慈已经分辨不出这究竟是明是暗了。WWW.FEISUZW.COM 飞还好有五岳元灵,对禁域变化最熟悉不过,通过影鬼说,此时禁域已经全面收缩。

    “收缩?那就是集力量和辛天君他们作对了。”

    余慈估摸着大概如此,同时还有疑惑未明。这疑惑自从与十方慈光佛愿力深入交流后,就一直深埋心间,此刻终于有机会问出来:“玄符锢灵神通禁域里面,究竟是什么宝藏,另外,黄泉秘府空,有什么东西没有?”

    五岳元灵回答得倒是很爽利:“不知道。”

    它是一劫才懵懵懂懂有了原初的意识,此前十数劫时光,完全没有任何感应可言,而有了意识,也一直被屏蔽在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之外,自然一无所知。

    余慈有些失望,原本他还想问问黄泉秘府历任主人的根底来着,如今看来也没了指望。

    “那么,你来找我帮忙,就是为了断开和无相天魔的气机联系?”

    这回,五岳元灵直接就回应:“帮忙……我不想死!”

    以其初生灵识,若真被天魔染化,确实与死无异。不过,它还真直白啊,余慈方一笑,五岳真形图所布的地气圈子又是动荡,紧接着森林空人影连闪,不知多少人破土层而入,里面绝不乏步虚级数的强者。

    这么大场面?

    余慈还没反应过来,耳畔又是一声霹雳响,心头猛地跳动两下,旋又平复。只是铜钵,玉白火焰急剧摇动,那无相天魔显然也受了影响,相应的,五岳元灵还有昏迷的妙相,都有反应,甚至是影鬼也惨哼一声:

    “惊蛰符!”

    天雷动而邪祟惊,这符是专用来震动天魔的。余慈修炼玄门正宗丹诀,自然无碍,可影鬼之前化烟为影的手段,就有些天魔法门在其,不免难受。还好它反应快,见五岳真形图磁光浑厚,便给五岳元灵说了一声,躲了进去。

    余慈注意到,因为这一记惊蛰符,整个方圆千里都骚动起来,发符之人的控制力真是入了化境,怨灵坟场原有的怨灵阴魔之属,只是瑟瑟发抖,只有那些天魔,才一个个惊起,也将其位置暴露。

    “等等,暴露……快走!”

    他一开口,五岳元灵已经发动磁光,卷起他、妙相和影鬼,一路下行,五岳真形图的性质决定,它必然是操控地气的大行家,在地下时,真可说是如鱼得水,一转眼就是十里过去。

    然而这种情况下,五岳元灵操控地气虽无破绽,只要无相天魔的魔染祛除不净,便逃不过惊蛰符的捕捉,这一点,只看铜钵跳跃的火焰便可知端倪。

    怎么处理?余慈脑子连转,只觉得有个念头欲待明晰,却总是差了一层,正要引出元神推演,心忽生感应,扭过头,恰看到一对明眸睁开。

    妙相醒了!

    余慈心头一紧,捆仙索便要动作,但很快他就发现,此时妙相并没有任何别的举动,其眼神也与先前大有区别。不再是冷漠阴沉,而有是通达心意,眸光流转间,如会说话一般。

    余慈皱了皱眉,试探性地道:“妙相法师?”

    妙相似乎想开口,但就是这么一个动作,也牵动了捆仙索的禁制,身微微发颤。只能将眼睛眨了一眨。

    她这是把无相天魔暂时压制了?余慈微微一喜,这一位可比五岳元灵好沟通多了,略一沉吟,他尝试着控制捆仙索,稍稍放开一线缝隙,哪知才有动作,头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所化的天外云海楼阁,便有灵光波荡,清光照下,仙符将凝未凝。

    这三十六窍的符箓可不是发一击就结束的,当年清宗前辈修士,多有以此符护持,纵横九天外域者,对天魔气息感应极是敏锐。

    吃清光一照,妙相呻吟一声,娇躯本能地蜷缩,这带来了更大的痛苦,以至于她的面容刹那间就是雪白,额头更是疼出了冷汗。

    余慈皱起眉头,意图保持点儿距离,可这时候,妙相又用眼神示意。

    要他靠过去?这尼姑还疼瘾了不成?

    此时五岳元灵驾着磁光,在地下飞遁。磁光,余慈想动弹也挺有难度,但稍做考虑之后,他还是和五岳元灵沟通,得以往那边去。双方离得越近,妙相身颤动越是剧烈,有几次甚至是两眼翻白,几欲昏去,有捆仙索限制,其气脉已经乱成一团。

    侥是如此,余慈也不好轻易放开,这天魔染化,无有征兆,万一突然又污了灵台,翻脸打击来,他岂不是糟糕?所以不但是捆仙索,他还随时准备激发太虚青莲袍和照神铜鉴等。

    不一刻,两人挨得已经很近,余慈又问了一句:“妙相法师,可有什么能帮忙的?”

    妙相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她嗓子本就喑哑,此时更说不出声,只有唇齿启合,意图以唇语交流。

    地层光线昏暗,妙相又被疼痛刺激得唇瓣发抖,余慈只有再靠近些,才看能清,她已经失去血色的唇瓣微微嘬合,似是说什么字,观口型,不外乎就是“吴、许、余”等音,这里……心头忽有灵光一闪,正恍然大悟的时候,口鼻间忽地涌入一波馥郁香气,脑子当即就是昏沉。

    不妙!

    念头似明未明,唇奇妙的触感贴合,他猛然一呆,顺带而来的就是淡淡的血腥气。这血之味与香之气掺在一处,当即引动了某种气机变化,与一直含在口的还真紫烟暖玉相接。刹那间,玉的质感倏然变化,如温水般充盈口腔,又有暖气蒸腾,映得眼前一片紫色。

    这一刻,借着肌肤相接,气机相混,双方意念终于能够交流:

    “我要那玉……救我!”

    意念交流何其之快,便在这瞬息之间,余慈念头百转,最终还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睁眼,定定看前面素白端丽的娇容,看面一层紫气,有如瑰丽的霞光,渐次铺开。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