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雷车神人 捆仙锁脉

    妙相并未停步,依旧前。WwW.FeiSuZw.CoM 飞

    余慈毫不迟疑,周身真煞流转,带动玄武星力,烟气盘转,龟蛇交缠,自成玄武法相,气机动静转化,大气嘶声发啸,便如毒蛇吐信:

    九曜龙渊剑符!

    他现在已经动用不了剑意,便是用剑符,也是符意居多,这一击便肖玄武之相,势若流水,锋芒内敛。

    一击出手,余慈并不停留,身形贴地滑行,继续拉开距离,同时脑子也在回忆,相处那几日,妙相展现出的手段、还有这香气的运化之法,以期用出相克的符箓。

    标准的符修战法。

    剑符眼看已攻身去,妙相竟然是躲也不躲,任由剑光刺在身。

    虚空似乎有波纹闪现,紧接着就是一排曲折古奥的符形,一一罗列,主体像是一圈圈方形线条,叠加拼合,共有五片,黑沉沉如方砚一般,然而神意相触,便觉得巍然如山岳,压得人透不过气来,至于外围篆连绵,则又是另一种灵光变化。

    这图形一出现在虚空,方圆十里的天地元气立时改了流向,再不如之前那般容易驱动。此时便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五岳真形图!”

    妙相竟然控制了五岳真形图,那还打个屁!余慈骂了一声,当下什么念头也都抹掉,转身就逃。

    步虚修士和还丹修士的度是有本质差别的,余慈也不认为自己脚程比纱相快,他只是想且战且走,妙相如今的模样明显古怪,不像是能够大大方现于人前的样子,在怨灵坟场广阔的空间下,他还有可为。

    不过,他突然发现,他竟然感觉不到妙相的气机,唯有香气缭绕。

    怔了怔,余慈就明白过来,对方的气机已与香气同化,不能解析这种独特的方式,就要落在绝对的下风,可一时半会儿,他哪可能办到?

    当即他就下定决心,这次若能安然脱身,回去一定好好研究一下那部无名香经,至少要弄明白,怎么对付这种情况。

    妙相没有展开特别激烈的攻势,至少她容许余慈跑出十里,第一波真正意义的攻势才到来。仍没有任何气机可测,只有馥烈的香气袭至,就算余慈封了鼻窍也没用,他早被香气通感的神通影响,而这个也是他唯一能感知的信息了。

    “步虚法域,你被限制了!”影鬼也担心干扰,简短提醒了一句,就不再做声。

    余慈嗯了一声,并无其他反应。其实他是知道的,所谓步虚法域,乃是步虚修士模拟劫修“化我心为天心”的神通,创出的手段,就是干扰外界天地正常运转,形成有利于本人的战斗环境

    因其刻意,远不如长生真人,乃至更层的宗师人物使来的纯粹天然,但若是有一等一的心法归拢运化,短时间内,效果绝对惊人。这种手段,一般都是有着极等传承的大宗门修士方才具备,余慈此时见了也只有叹气而已。

    虽探不明妙相的具体方位,余慈还是判断出,对方离他越来越近,当下一声叫:“你跟着我,想做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条如蛇般缠绕来的披帛飘带,等余慈发现的时候,已经快要缠他的脖子。

    余慈吐气开声,身外烟气所化的玄武法相灵动变化,龟蛇尾部甩击,自然带动星力煞气,刚柔兼备,将飘带挡开。随后那法相便是一张口,喷出一道星砂光辉,瑰丽自有杀机暗藏,正是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

    飘带本欲再攻,遇此光芒,便本能缩回,余慈百忙回眸,终于是扫见了妙相面容,也与她冷漠阴沉的目光接触。

    果然,已经是天魔眷属!

    余慈忆起那么气派甚大,行事又别有风范的故人,抱着最后一点儿希望,低喝道:“妙相法师,你还在么?”

    那边仍无回应。

    暗叹一声,余慈正要再施个变化,周身气机却是莫名震动,他一愣抬头,却见远方某处,有一道金光破开头顶地层,恍若阳光终于发现了这个深埋在九地之下的世界,那金光看似纤细,却瞬间将小片森林照亮,而其光辉所指,分明就是黄泉秘府的方向。

    什么东西?疑惑间,周围天地元气运转陡然又是一个大变样,以那光辉为心,生出种种变化,此时余慈所处方位距离那边已有二三十里路,却依然不能幸免,但这对余慈来说,却是大大的好事。

    妙相所化的香气法域,分明是碰到更为高端的存在,终于出现了紊乱,露了破绽。

    刹那间,余慈六识破开了香气的阻碍,接触到外界的真实世界,而此时又是一道金光射下,这次近了许多,距离二人交战处只有两里。

    这就是一个信号,无数金色光束,便如破云而出的阳光,穿透这数十里地层,充斥视野。

    光束是如此密集,余慈也没逃掉,被至少三道光束穿过,然而他没有任何不适,相反,吃光束一穿,他身气机却是更具活性,深吸一口气,空气也似乎被净化一遍,化为了纯粹的灵气,滋润肺腑,每个毛细孔都在呼吸,状态好得不能再好。

    可是与之同时,他身旁不远处却传来一声闷哼,那是妙相,她同样被光束穿过,可情况却和余慈迥然不同,身外猛地燃起一蓬火光,连香气都淡去许多。

    那边气机紊乱得不成样子,余慈也就顺势抓牢了妙相气机,此时也顾不得旧日交情,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符落入手心,正要应机发动,那边却有一声叫:

    “救命!”

    虽是一声,可落在余慈感应,却是两个声音,两个意念。他一怔之际,忽见那沉凝端方的五岳真形符箓向腾起,竟与妙相分离,不但如此,还放出一道靛青光芒,反照下去,竟是和妙相起了内讧。

    妙相双手抬,举起那一直搁在手心的铜钵,挡住那靛青光芒。同时身外烟气波动,反扑而,与铜钵相合,莫名有种奇香透出,朝五岳真形图吹动,便令那边光芒崩散,向下便坠,一应手段全使不出来,显然那法宝元灵早早就着了道儿,欲抗乏力。

    “救命救命!”

    这次只有一个声音嚷嚷不停,可那边局势,余慈又哪能插下手去?正头痛之时,后方一声雷响。

    惊回首,十里开外,凭空现出一尊法相,高有两丈余,戴盔贯甲,其无不是符箓字,灵光灼灼,不类凡俗,正乘车飞驰而来,车前异兽肖虎形,爪牙伸张,有欲腾飞之状,奔行间如天雷碾过。只是什么参天巨木,都是一穿而过,并未有实体的样子。

    余慈看得呆了,只觉得此法相一现,怨灵坟场的元气运化又了一个层次,尤其周身气机更与那法相呼应,一身修为倒似暴涨了三成,手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符还没激发,就被刺激得跃跃欲动,险些控制不住。

    这分明就是前面万千金光的后续变化,余慈注意到,雷车奔驰的路,有些天魔游荡,应该是之前跑出来的一些,可雷车轰然驶过,魔影如遭雷殛,立时崩散,连渣子都没剩下来。

    雷车神人法相双眸如电,扫视森林,气机磅礴,而妙相显然也感觉到了,那铜钵本能一缩,似乎要避过雷车神人锋芒,可这却是此消彼长的势头,五岳真形图眼看已要摔落,却趁机展开一种变化,灰黑火焰蒸腾,强托本体。

    这个余慈看明白了,是九地元磁神光!

    此时五岳真形图完全止住跌势,符箓灵光流动,催化磁火,一时将铜钵吸住,妙相双手和铜钵倒似是粘成一体,铜钵不能动,她那边也不能动,场面陷入僵持。

    “快呀快呀!”

    五岳真形图的元灵看来真的是刚催熟不久,除了瞎嚷嚷,说的话没有任何建设性。余慈知道是关键时刻,干脆请动元神,转眼就有了决断:

    制她气脉!

    他伸手在腰间一抹,再松手时,已是一道深紫光芒,朝妙相那边去,妙相也注意到了这边,香风层起,要将此物攻势化于无形,哪知半空,余慈一口灵气喷出,打在面,深紫光芒登时气机化现,已受了玄武星力的加持,曲游如蛇,三拐两折,竟是撕裂香风,临近头顶,陡地一声尖鸣。

    妙相身形一震,欲待躲避,那深紫光芒疾落,两端“铮铮”化为两个月牙似的弯钩,仿佛毒蛇张口露出毒牙,狠狠地咬在她手腕,弯钩刺肤而入,完全沉下,不露半点儿,随即缠绕拧实。

    在弯钩刺肤而入的刹那,这件由余慈祭炼数年的法器,便将妙相体内气脉流动情况,映照回来。

    前段时日,余慈在天篆社受“三爷”许泊和辛天君的提醒,换了祭炼手段,全力激发捆仙索凶厉诡变的本质,如今使来,果然如鱼得水,一旦见了血,其凶威更炽,先勾了妙相双手腕脉,随后竟是闷声炸开,化为宫绦尾端的千丝万线,循着经络、血管、关节等等缠绕而。

    虽然迟了两分钟,也算第二更……

    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