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跨步府外 香气界域

    当然不能踏进去,

    虽然不知道玄符锢灵神通禁域怎么突然就外化在此,且无比活跃,但余慈也是通过灵犀散人见识到那边可怕之处的,以他的修为,进去了就是一个“死”字

    还好,如今他与黄泉秘府外的九地元磁神光已经联系起来,当下再不迟疑,循元磁神光流向,再度加,没有了五岳真形图的阻挡,远比之前想象得容易许多,元磁神光冲刷的感觉过去,余慈已经来到了正常的土层中-_)

    手中玄灵引依旧燃烧磁火,气机感应却是随着黄泉秘府的空间移位而不停变化,由此涉及到了相当范围内的地气流动,果然声势不小,至少瞒不过有心人

    迟则生变,余慈忙三下五除二,将磁火打熄,将这把“钥匙”收入云楼树空间,又给自己加持上出有入无飞斗符,向外围狂飙

    周围依旧游荡着天魔,但密度比之黄泉秘府中已经变得稀疏了,毕竟在外面,生灵的密度在增加,天魔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分散余慈稍做考虑,就收起了照神铜鉴,这轮“月亮”实在是太招惹眼球了,出了黄泉秘府,带来的麻烦比好处要多得多

    他手握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一路上行,寻常三五只天魔倒是造不成任何威胁,不一刻便破土而出,呼吸到了怨灵坟场那说不上清,但还颇令人怀念的空气

    这回是真出来了

    感叹未毕,脚下轰地一震,地层中似是又有变故,没有玄灵引在手,对九地地磁神光的感应就不像之前那么明晰,余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归成一句话,不外乎就是“此地不可久留”,当下什么都不管,闷头疾掠,尽可能地远离这片区域

    奔掠之际,却有某个感应袭上心头,来自于佛骨熔炉:“乌蒙蝉蜕修补成了”

    佛骨熔炉为十方慈光佛佛骨所化,愿力为基,说成了就是成了,不会有什么误会,这度足以气杀天底下九成九的炼器大师,对余慈来说,也是意外之喜

    他忙分出一缕心念,在佛骨熔炉中一转,便见熊熊心炼法火之中,有一枚圆鼓鼓的玩意儿,不过一寸来长,径约六分,就在法火中悬浮

    念动间,那件小玩意儿便落入手中,猛看去是个虫子模样,呈棕黑色,六足四翅,还有一对短短触角仔细观察一下便知,这只是个壳子,半透明,背上有两道呈十字交叉状的裂隙,只不过已接近完全合拢,不细看也看不出来

    投进去是张人皮,炼成的倒真成了蝉蜕模样?

    余慈也有点儿奇怪,这么一点点的玩意儿,他该怎么用来着?

    疑惑间他又运化神意,想透入蝉蜕看看,哪知其棕黑外壳材质极其特殊,竟是透之不入,还要从背上十字裂隙中,才能进入,一旦进去,便能接触到里面细密的结构,还有与之适配的片断信息,如乱麻一般,看得人脑子发涨

    不过余慈现在也学会了一招,当下识神退避,紫府内元神真性之光亮起,转眼透入蝉蜕之中,倏乎之间,就将那些混乱的信息梳理完毕,组合成一篇绝好文章

    “当真绝妙”余慈一目十行,将那整合完毕的信息看过,一时间也不知是该赞叹乌蒙蝉蜕,还是感慨元神之能

    正如影鬼所说,乌蒙蝉蜕果然可以给人变化三种形态:

    一来可以给人之肉身外化一层皮壳,有限变化形体;二来也能给阴神、元灵之类外化血肉,甚至可以修炼——若是真修了什么上好法门,还能给乌蒙蝉蜕带来好处,但维持这种状态,也是要消耗一些元气的,非修为纯厚者莫办

    至于第三种,就有趣了乌蒙天蝉在蜕壳而出之时,将一点儿“羽化真意”遗留在壳中,若使用者乐意,便能够通过契合这点“羽化真意”,暂时化为乌蒙天蝉的幼虫形态

    在幼虫形态下,藏形惑敌这都不用多说,真正有意思的是,一旦化为幼虫形态,短时间内就不要想着再变回去,且七日之内,必然有无可抵御的睡意袭来,乌蒙天蝉的本能将接管一切,觅灵地而栖,直至幼体成熟,才能再次脱蜕化出

    这期间,修士将重归浑蒙之境,炼异气、袪邪毒、洗炼气机,对修行是有大用的,就是这段昏睡时间不好确定,最少一年,最多则是十八年一旦脱蜕成功,以后再化为乌蒙天蝉,就能够避免这一状况,运用自如

    “好宝贝,好宝贝”

    余慈连声赞叹,这件东西的用途实在太妙了,不说最后那个,单只是前面两个用途,余慈马上就能用到,只需警醒些,全天下都大可去得

    他心痒难挠,便准备运化神意,先用一用那“化皮”的手段,哪知尚未动作,他却愣了下,瞬间将乌蒙蝉蜕收起,转过身来

    一个人影静静地站在他身后十丈许,默不作声

    中间隔着几株巨木,又有怨灵坟场长年缭绕的薄雾,可余慈还是很快辨认出了她的身份,这位刚刚还站在飞扩张的玄符锢灵神通禁域“大幕”中,情态古怪,如今这是……也出来了?

    余慈脑中百般念头转过,其间他一直做遁走的准备,如今这势头,怎么看都不对劲儿,由不得余慈不做最坏的打算

    沉默似乎要一直延续下去,不过此时余慈觉得诸般准备妥当,终于先一步开口,点破了那一层纸:

    “妙相法师,可无恙么?”

    由于嘴里还含着还真紫烟暖玉,他说话有些含糊,可是那个人影却是越发的清晰,对方没有动,但周围薄雾似乎在迅散去,还有某种奇妙的感应,让余慈觉得,对面形相越发地鲜明,占据了他注意力的九成,甚至还有占据多的倾向

    “不妙,走人”

    余慈当机立断,又重施故伎,化出太乙星枢分身,一化为四,向四面散开单只是这样,想脱开一位步虚强者的追踪,仍有点儿困难,不过到一定距离后,太乙星枢分身将再度分化,十来个与他本人气机完全一致的分身飞遁,在失效前,抢出五十里外不成问题,那时……

    便在此刻,他鼻间沁入一层流香

    余慈呆了呆,本就有嗅觉灵敏的天赋,对气味的辨别颇有造诣,感触也就愈发深刻,只觉得这香气原本是清淡淡的,然而一为人心所知,刹那间就转为无比浓烈偏偏又不刺鼻,其浓烈是相对于人之嗅觉极限而言,已经充盈鼻窍,马上就要“过分”的时候,其香气便是一转,倏乎间已然升华,携人之感知,进入上的层次

    如此三五转折升华,非但没有突破人之极限,反而带携着人之嗅觉,接连突破所应有的层面,飞腾高举,有“通感”之效,那眼耳舌身意等其余五感,均接续不上,被远远甩开,只余香气缭绕,可见可听可尝可触可感,整个人都似被化入香气之中,没了实质连思维亦是如此

    不过思维的恍惚也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有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感应自尾椎拔起,将余慈惊醒

    很早以前,南松子的下场就证明了,还真紫烟暖玉虽能扼制魔头,但对烟气毒性并没有很好的办法,这时是天龙真意在心内虚空发动,才将余慈从混化状态下扯出来

    “她怎么用起了灵犀散人的手段?”

    余慈腹诽一记,又想展开太乙星枢分身遁走时,却是一怔,随后熄了这念头香气浸染,就是最好的标识,想要用分身之流,是绝不可行了

    那就是……战?

    他记得妙相是步虚初阶,如今他修为精进,又有心象分身这个大杀器,正面对上,未必就怕了

    一念既动,紫府金符明照,头顶光华透出,与九霄之上本命星辰遥相呼应,玄武星力倾注而下,动如水,沉如渊,余慈身外,便有气机化烟,自有神通

    也在此时,重重树影之后,妙相缓缓举步上前,每进一步,其形象便鲜明一分,周围香气亦是层层转化,自然形成一个香气构筑的界域,其间气机运化之妙,让人目眩神迷,余慈只能依据玄武之势,先守稳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与之同时,余慈也一直盯紧了妙相的身形,此时离得越来越近,他也看得越来越真,偏偏心中好生迷惑

    妙相似乎是在五岳真形图中换了装,身外披了一件虚实难见的半臂长衣,臂缠披帛,飘带飞动,便如佛画上飞天之相,便是光洁的头颅上,亦有烟气如纱,朦胧覆上,若是一时看花了眼,还以为是长发盘结,高华端庄

    她手上捧着一件铜钵,不知是什么了不起的法器,上面灵光灼灼,分明是在发动之中,偏偏那气机波动,全被遮蔽余慈仔细看她的眼睛,可那对明眸也是掩在烟气之后,偶尔有光泽闪动,却是含意缥缈,不可测度

    余慈沉喝一声:“止步”

    **********

    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