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元神真性 天魔眷属

    心内虚空如此变化,余慈竟然没有反应,

    此时他的心神都被《无量虚空神照法典》上的诸般玄妙法门占据了,他很早之前就阅读过这部魔经,只是由于里面设置了一些机关,没有特殊法门,很容易着道儿,便没有深研,只留有一个相对模糊的印象

    此时受那些意念和**的影响,由于照神铜鉴的神通,两相参照,那些记忆又活跃起来,反过来又刺激了那些纷乱的念头,无形中发挥了天魔法门的蛊惑之能,一时心魔涌动,纵然还真紫烟暖玉和天龙真形之气时刻扑杀,却是随灭随生,无论如何都断不去根子

    余慈至此方知天魔法门之妖异,但心魔牵动,神智恍惚,想脱开也要花上许多力气,这时候冰山复动,帮了他的大忙

    冰山放出光芒,自有其玄奥神通光芒照下,一下子就揪住了《无量虚空神照法典》这个线头,诸般法门留影牵涉到的各类心魔,以及相应的意念**等等,都逐一牵动,正是拽着一根,扯出一串

    那光芒便在心内虚空中一转,将这些东西一发地收拢,随即回归冰山之中

    余慈怔愣片刻,枝蔓遍生的心魔忽然就消失不见,他有意去回想那些法门,也都空荡荡的,似乎骤然间就遗忘干净

    影鬼就啧啧赞叹:“好一个太玄封禁,当年此人未成地仙时,便觉得她迥异流俗,如今看来,确实自成一格,卓然成家”

    说着他又埋怨起来:“你小心点儿行不行?这封印法门确实了不起,不过总有极限,要是崩碎了,里面罗刹鬼王、太玄魔母、上真九霄飞仙剑经等等迸发出来,你那神魂与气也差不多,必是瞬间粉碎,连渣子都不会剩下”

    “你闭嘴”

    此时照神铜鉴变化明显,那灼灼青光已经暗了许多,映照范围也有缩小,看上去甚至有些虚弱之相,应是又有一批天魔“可吃”

    但虚弱的是余慈本人,从回忆法门不可得之时起,莫名地就感觉到心神困乏,空落虚缈,提振乏力他忽有所觉,伸手摸了摸脸颊,却是滚烫,不用看也知道,当前必然是血彤彤一片

    竟然激发了燃髓咒……

    影鬼本来还在恼怒,见余慈这番模样,一下子就不做声了

    余慈顾不得其他,静静调息,平缓气血,先将此咒压下,而他入定之际,识神自然昏蒙,紫府中,那对眼睛重又亮,正是元神真性显化

    一些事情,很快都明白起来

    本命金符入紫府后,激发先天性灵,亦即元神之力从余慈所具备的解析神通便可见,元神所具圆满真性,较余慈后天识神的能力,强出何止千百倍?元神发现余慈的危机,自有其处理法度,立时调用最合适、有效的手段,亦即由太玄魔母封禁神通形成的垒垒冰山

    冰山一直深藏在隐识深处,除了在心内虚空显化之外,多年不见触动,余慈几乎要忘记了它的存在

    余慈后天识神有意无意将其忽略,然而元神不会,因为这是相当关键的一处要害

    自从在天裂谷中,“冰山”封入以来,余慈从来都不曾真正理解过里面的玄奥,最多就是一个大而化之的概念,也就是说,他无法完成这部分的“洗炼”,原本也没什么,可如今余慈步入还丹上阶,本命金符升入紫府,就代表他今后的修行,多是落脚在神魂上,尤其是元神修炼,是重中之重

    这种情况下,根基是第一等的重要,有“冰山”在,就等若余慈的神魂修炼永远存在一个无法弥补的破绽,元神大慧,知其危害,岂能容忍?

    其实,自余慈步入还丹上阶,激发元神之力后,在他后天意识所未见的层面,其元神一直在对他的形神各处进行微调,使之达到真正完满无漏的境界,其间也曾尝试使用或者是搬运这座冰山,刚刚太玄封禁激发,就是尝试之一

    看起来似乎是成功了,但损耗之大,难以想象

    正如蚍蜉撼树,撼不动是一回事儿,一旦撼动了,其消耗又怎生得了?

    这种损耗不是气力,而是先天元气,是余慈现在最缺的寿元

    元神何其明.慧,一发现此法后遗症可怕,便绝不会再做第二次,不过损失已造成,便是元神也没有办法,只有隐去,重归幕后,再做打算

    余慈识神复振,影鬼的声音就清晰起来:“真是得不偿失”

    它话里颇有痛心疾首之意,余慈笑了笑,一时没有说话,而是闭目感应神魂中一些变化,那是元神隐去之前,留下的一段信息,却是以灵光乍现的方式显化在他意识之间

    一旦接收,余慈就是咂嘴:他元神真性看起来怎地比他还要来得鲁莽?

    这手段换他后天之智去想,也只能当成疯癫来看不过能除去那隐患,似乎也值得……

    还要再细想的时候,五岳真形图的收缩似乎到了某个限度,里面气机繁密,跳跃如火,只稍加感应,就让人觉得头痛恶心,很是难过此时,这件玄门法宝的覆盖范围已经缩小到只有百尺方圆,这就太小了,很多东西都装不住,逐一喷吐出来

    那都是人哪……

    一个接一人的人影飞出,身形灵动,宛如常人,可不论是余慈还是影鬼,都知道不妙,这些人吞吐元煞带动的气机,以及照神铜鉴、还真紫烟暖玉的感应等都显示,他们已被污了本性,成为天魔眷属,救也救不回来了

    说起来,余慈不惧外围那些天魔,倒是对这些被天魔染化的行尸走肉有些忌惮,这些家伙,可不是照神铜鉴收拾得了的还好,里面没有步虚强者,也许,那些人都如马槐一般,被充做了养份,意化妄境,滋养天魔去了?

    正想着,里面一团云气滚出来,看着好生面熟,不正是大衍图阵么?

    里面那二十来人,自然与前面一般的下场,但见最上方那位,余慈就觉得嘴里发苦,怎么还留了一位?

    在那些以前的“同伴”,如今的天魔眷属飞出之时,余慈经开始移动身形,要在群涌的天魔中开出一条路来,然而不管他怎么做,有照神铜鉴悬空,他肯定都是最惹眼的那个

    便见到云气之上,涂山幽暗冷漠的眼神移过来,两边视线一对,余慈身形倏然模糊,一化为二,二化为四,一下子多了三个分身,朝四个不同的方向飞遁如今他这太乙星枢分身已然大成,分身本体之间,以肉眼及寻常感应,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区别,又都遁如电,迷惑性实是无以伦比

    这是个好办法,然而他身形甫动,一只巨手扑面打来,竟是把半边天空都给罩着——通天法掌

    这一击别的没什么,就是一个“大”,弥天盖地之势,转眼笼罩了方圆一里的空间,震波横扫,范围只有广,像拍苍蝇一样,将刚刚散开的余慈本体分身全盖入其中,尽显大衍图阵精于随势变化的手段

    轰地一声闷爆,通天法掌斜拍在地上,但也在此刻,两道白虹交剪,将那云气巨掌撕开了一个大缝,余慈闪身而出

    通天法掌一击无功,转而化为滔滔云气,翻卷而上,欲待再施变化,余慈身外,已放出无数细碎银光,膨然化火,落入云气中,不管那是什么变化,径直燃烧,转眼就连成一片

    “变化虽快,威力小了不少啊”

    余慈比较三个月前后大衍图阵的手段,倒是察觉出一些变化他是符法推演的行家,稍一体会便知道,这等有序推演,并非天魔所长,尤其是诸符修都被心魔所染,难复清明,便有大衍图阵,有演天珠,又能如何?

    不过余慈本人的状态也不怎么样,用了剪虹绝光法和太乙烟都星火符,虽是结成了种子真符,又有玄武星力加持,却还是觉得气虚力弱,显然是刚刚损耗了先天元气之故

    这种情况下,余慈绝不会恋战,直接冲上半空,有天魔阻路,照神铜鉴青光一扫,便将其抹消,下方大衍图阵想再用什么手段,然而太乙烟都星火符便如附骨之蛆,扑不灭,打不熄,又是玄门法火的性质,对天魔亦有克制之力,终是起到了阻敌之效

    一路上行,余慈是要直接撞出黄泉秘府去,袖中玄灵引已经烧上磁火,依旧是内外元磁神光相接,架起通渠,这时,仍未有人能追赶上来

    那些天魔眷属应是在护持五岳元灵……怎么看都是个要入魔的样子

    余慈往下瞥了一记,却是把眼睛用力眨了眨那边五色彩光已经消失不见,却是凭空现出一个极熟悉的人影

    下一刻……天黑了?

    余慈只看到一圈阴影,如同快拉起的大幕,从那人影周边扩散,转眼将黄泉秘府的灰黯天空遮蔽,上下四方都给模糊掉了这情形是陌生的,可那气息,却是依稀可辨:

    玄符锢灵神通禁域?

    他头皮一麻,同时影鬼也在心内虚空厉叫:“绝对不能踏进去”

    *********

    想写到四千字来着,可再写下去,就不是双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