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众生所欲 魔种化生

    辛乙仰头看那参天巨木,愈发衬得他身形矮小臃肿,但周围几十个此界精英人物,没有人会笑话什么-_)一代天君,符法宗师,炼器宗师,这些个名头,已如山之巍然,压在心头,意志力稍弱一点儿的,甚至都有些呼吸不畅

    不过,多人,尤其是年轻人还是兴奋居多能够和这样一位传奇人物一同清扫魔气妖氛,回头就是吹嘘的资本啊

    在辛乙身边,还有几位了不起的人物清虚道德宗的端阳真人,四明宗的杨奇大贤,还有离尘宗、浩然宗的步虚强者若干,如此实力,横扫北荒全无问题

    不过,刚刚辛乙还在安排如何应对魔劫一时,突然就看着树发呆,不知是什么缘故?

    端阳道人和辛乙打过几回交道,知道他的性情,稍等一会儿,便直接开口去问:“天君,有什么不对?”

    辛乙从不见什么架子,他挠挠头,道:“似乎有人发动无量虚空搜魂化魔大.法”

    无人置疑辛天君的感应,一旁杨朱就应道:“化魔大.法?现在可少见,大约就是地火魔宫、东阳正教、魔门东支这三处,受了无量虚空神主的完整传承现在的话,魔门东支应该有嫌疑”

    端阳道人慨叹一声:“哪里都少不掉他们不过本劫之初,东华真君轰沉了地火魔宫,据说是导致《自在天魔摄魂经》失传,没了这部魔经,化魔大.法危害也不如上一劫那么突出”

    杨奇哑然失笑:“陆沉这人真有意思,自从得了黄泉夫人,斩妖除魔,倒是比我们这些人还要来得爽快,上劫要不是他,元始魔宗也没那么容易四分五裂”

    辛乙嗯嗯两声,没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只笑道:“确实没有感应到化魔之变,说不定是哪位用来寻人的……来来来,咱们继续安排,这次魔劫来得莫其妙,势必要到源头处看一看,可是周围散逸的天魔也不容忽视,这就要辛苦各宗同道,万里方圆,怕是要走遍了”

    说着,他右手张合几次,便有嗡嗡之声大作,上百颗符箓灵光亮起,真如群蜂一般,绕手飞舞

    “这些黄巾力士符,各家弟子都取了去,别的不说,这符性灵通神,驱役一番,能省不少力气”

    各宗修士都是大喜,辛天君亲手制符,不管符箓粗浅或是高深,都是求也求不来的,有些修炼符箓的,就暗下决定,说什么也不用它,留下来好好研究

    辛乙只是说一说大略,细节自有各宗安排,分发了符箓后,他就笑道:“现在咱们就去那边,探个明白”

    ***********

    余慈也没有想到,照神铜鉴威能全开之后,竟是这么一个模样,照神铜鉴的“光芒”不断在膨胀,穿透无量虚空,没有边际,便是蔓延到天地尽头,也依然可以继续膨胀

    这期间,无穷无尽的意念和**汇集,来自无边广大的虚空世界,且尽是负面之属:贪欲,**,怒火,妒忌、恐惧、悲哀,纷扰纠缠

    恍惚中,他明白了,只要是有情众生在,只要有意识流动,只要有负面的情绪,莫不被归拢进来,那无穷尽的意念和**,又卷来了不可计数的形影片断,那是涉及到的无量众生,所经历、所感应的环境,倏乎之间,就拼接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广袤图景

    那正是他所探及到的虚空世界

    这片世界本身固然瑰丽壮美,但真正不可思议者,仍是那无穷尽的负面意念和**,所形成的污秽大潮其铺满了整个世界,真如潮水一般,不断翻涌,掀起一波又一波的巨浪,轰鸣声就是亿万生灵的嚎叫和呻吟

    余慈出奇地冷静,他已与当空明月混化一处,高悬九霄,照彻寰宇,像是一只妖眼,居高冷睨,任下方那污秽的潮水涌动,又怎能沾染上他?

    他只是在思考,照神铜鉴为什么会聚拢这些东西,这有什么用处?这里要明确的,就是这一切一切的意念和**,究竟有什么共通之处

    是的,它们都是负面的情绪,什么快乐、满足、慈悲全都不见,但这就是表面的东西只看到其混浊的表相,再照见百次、千次、万次,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照神铜鉴的光芒,便是余慈的视线,切过那些混浊之物,将其剖分开来

    浪潮之下,却是亿万只漆黑的手掌,尽力伸直,指向天空,他们在乞求,尽可能地沾染一点儿光辉,以获取实现其**的力量

    是了,这些意念和**,不外乎“有所求”而已

    一旦明确,下方污浊的浪潮便退得干干净净,那些表相再无法迷惑于他,这一刻,他又见到了虚空世界的全貌,以及世界各处,腾起的无数漆黑幽暗的烛火

    这是有情众生各自的**、恶念聚在一起,攒簇而成的东西,每一道“烛火”,都是各自欲求的集合,这就是无数颗种子,将由他来点化,故曰“魔种”

    至于如何“点化”,后续又该如何护持,他依稀记得,《无量虚空神照法典》中有过记载这种状态下,那些记忆很快就翻了出来,刹那间,余慈就明白里面的流程: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向“种子”注入一个力量,帮助其所代表的生灵,满足一个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欲求,对方也将有所反馈,那时,二者就建立起了一个玄妙的联系,无论相距多么遥远,都能生出感应

    这个他倒还熟悉,不正是神道手段吗?

    念头刚动,虚空世界轰然破碎,构建这一切的力量正急剧消散,这是平等珠的时限到了

    余慈深吸口气,心神一时还拔不出来照神铜鉴威能全开时,自有护持之力,维持他心神不被那些魔念所染,可一旦威能消褪,那些东西反而愈发地鲜明起来,来自于有情众生的种种意念**,在他心中烙下极其清晰的痕迹,他想忘掉,又哪有那么容易?

    尤其是这些意念**,和刚刚翻出来的《无量虚空神照法典》相对照,内里种种玄妙,无穷无尽余慈不是纯如白纸的小孩子,三十年来也见多了人心鬼蜮,可他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里污秽的**中,竟然还能开发出种种玄奥深邃的法门,令人欢喜赞叹,几欲沉迷

    也在此时,本命金符跳动,紫府深处,一对眼睛睁开,元神灵光透出,心内虚空中最外围,已经多年没有动静的垒垒冰山,突然放出光华,映得虚空透亮

    ************

    这一章字数少,剩下的晚上补,第二在晚上十点以后,早睡的朋友可以明天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