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五岳缩形 神照天疆

    炼制效果如何,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倒是有另一件事,让余慈不得不重视起来:

    随着绞杀的天魔越来越多,照神铜鉴光芒几如实质,光照范围加大,反馈回来的压力似乎有过载的倾向,不好收拾,而且,也太过惹眼,便是在群峰掩映中,也照得半空皆碧,有心人岂会不觉?

    他这是用了个笨法子啊

    余慈忙趁着天魔散在外围的机会,收了宝镜,一溜烟儿钻进云楼树空间内,只是放出心象分身,依旧是一条鱼龙,那些天魔见没了当空“明月”,疑惑之余,又是凶焰大炽,纷纷狂涌上来,哪知扑到鱼龙周边五里范围,竟又是气化成烟,比当初明月悬空时,也没什么差别

    这下诸天魔当真是恐惧且无可奈何了,又是纷纷逃离,乱作一团

    余慈心象初成时,就有照神铜鉴一份儿功劳,此后玄元根本气法精进,由宝镜而成的照神图,也一直是非常重要的神通外相之一,如今余慈已经是“内景外成”的层次,自然能够将照神铜鉴的异力,用心内虚空转发出来,能够借用照神图,覆盖部分真实天地,并按照自己的意思,遮蔽某些光影效果

    所以,看上去与他处无异,但那些天魔其实已经进入到他外化的心内虚空中,照神铜鉴异力充斥,诸天魔又哪能讨得了好?

    不过,这只是解决了惹眼的问题,压力过载的现象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有加重之势大约是消化不良,内部渐渐有了些不稳的迹象

    照神铜鉴也曾有过一个混乱的阶段,里面气机流转紊乱,无法形成照神图,后来余慈是用得自萧浮云的虚空镜盘归拢,才使之尽复旧观可若再来一回,余慈到哪儿再找那虚空镜盘去?

    他回忆虚空镜盘的结构,那件在三年前已经粉碎的法器,可说是非常直观地重现了照神铜鉴完整时的结构,也显示出,其运化层次和效率肯定远胜于当前,只是结构的缺失、使用者性质的不谐,使其只能在低层次运转

    这种前提下,只要是在这片天魔肆虐之地,过载的现象就很难避免

    “快快出去”

    余慈是这么打算的,也是这么做的,然而待他通过九地元磁神光和寄托星辰的感应,辨明方向时,心头骤然一紧,这地方,怎么突然变小了?

    这绝不是错觉,在他生出感应后不久,周围激变的气机便证了这一点——五岳真形图覆盖范围开始急剧收缩,相应的就是“天圆地方”结构的边界变化

    之前余慈踏九地元磁神光冲到外围,大约要一个多时辰,可如今,区区半刻钟后,他就撞上了“天地”交界处那圈“瀑布”

    如此,五岳真形图的覆盖面积,暴减了何止百倍?

    范围压缩了,但五岳方位还是要有的,原来分布在千里之地的力量,缩小到现在这小片区域,天地元气的变化,简直就是一场暴动

    在余慈周边,山岳崩毁,天地翻覆,元气质性剧烈改换,仅大气生出的湍流,就堪比神兵利刃,碰上就要被撕得粉碎

    鱼龙额头,一道白光射出,却是放出了道经师宝印,化生符箓,如天河倒悬,星光如钻,汇结成网,覆在云楼树上,挡住周围崩溅的碎石,以及大气乱流正是天河祈禳咒

    下一刻,余慈冲了出来,恰到好处地接下了天河祈禳咒的加持,将云楼树重放回后背上去有玄武星力倾注,这等守备之符,虽是九窍级数,也威力大增,一时也能护得周全

    余慈仍嫌不足,将太虚青莲袍六朵青莲绽开,护在身外,强自在元气乱流中稳住身形

    五岳真形图持续缩小,“天地”相接的边界也持续萎缩,但因覆盖面减小,那“瀑布”的力量相应的越来越强,再这么下去,就真的出不去了,余慈势必要冒险尝试

    “冲出去”

    余慈借玄灵引之助,再次勾连内外九地元磁神光,形成一个“水渠”,他开启了所有的防护力量,借那庞大的牵引之力,他展开出有入无飞斗符,运化息光遁法,除了动用不得的剑意之外,可说是全力以赴,对着那“瀑布”狠撞过去

    轰地一声响,余慈耳畔便似炸开了一记轰天雷,激烈的元气“瀑布”将六朵青莲冲得七零八落,受本命金符和玄武星力双重加持的天河祈禳咒,也是一阵激颤,护体星光散落大半

    冲力贯体,余慈不可避免地身形前仆,摔成了滚地葫芦,但并没有受什么伤,压力也随之骤减

    出来了

    抬头看时,灰蒙蒙天空下,一圈五色光芒飞旋,芒尾形成一道又一道虹光,与周围元气相接,电光激闪,滋滋有声其占地范围极其广大,起码也在十里方圆,但还急缩小中

    余慈知道,他所见的只是这五岳真形图外显的元气,其本体依旧深藏在核心处,难以得见看这模样,幸好他出来了,若还在里面,岂不是要被活生生挤成肉酱?

    正庆幸之际,心中警兆骤起,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应机而发,身外就是一声尖啸,几只念魔被星光硬生生化去余慈一惊,本能地祭起了照神铜鉴,这实在是个明智的选择,青光照下,外围不知有多少魔影显现,随后催化成烟

    余慈以心眼观之,便见已无五岳真形图覆盖的地面下,无以计数的天魔纷纷上冲,一个个欢欣鼓舞,魔相纷呈,这还只是他心眼所照的五里范围

    他心中震动,自然开启照神图,虽是受法门性质所限,仍难突破方圆五十里的范围,但这一区域内,天魔层涌,借它们视角,一切变化也休想逃过他的耳目

    然后他就看到,何止五里?照神图五十里范围内,魔影层叠,竟是呈井喷之势当初无归羽客借森罗冥狱神禁,斩杀十万天魔,可眼下这数目,怕也不逊色太多

    余慈转念一想,说不定是当初那家伙招惹的魔劫,在击杀他之后仍余下这些,被五岳真形图压制,但随着覆盖范围的缩减,那些天魔就再没了锁镣,开始了狂欢

    五岳真形图急剧收缩,内部元气暴动,那些刚逃出的天魔也不敢凑上去,部分就散向四面八方,想来九地元磁神光也拦它们不住,这就是要散到北荒去了还有一部分,闻得生灵气息,朝余慈这边聚拢,可又慑于照神铜鉴的威煞,一轮冲击失败后,只能圈在外围,蠢蠢欲动

    这和在里面的情况,也没什么区别啊……

    余慈正腹诽的时候,照神铜鉴的青光已经有些波荡,像是海潮,起落跌宕,其威煞虽然不减,但既是“潮水”,就有波峰波谷,也是不稳定,那些域外天魔何其敏锐,当下就有一些骚动

    影鬼也发现情况糟糕,忙叫道:“现在没有禁制了,往上走”

    那还太慢

    余慈心神与照神铜鉴相通,隐约已经判断出,宝镜能够维持的时间如今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立刻收回,但外围天魔几无穷尽,就算他有还真紫烟暖玉以及天龙真形之气等依仗,能支撑多久、能不能脱出天魔包围,仍是个未知数

    倒是还有一个法子……不妨试试

    余慈一念既动,便难以遏止,这其实是他这三个月来,下意识里已经揣摩千百遍的一件事:若是能突破法门、罡煞、气机性质的局限,驱使照神铜鉴,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以前这是个妄想,但如今,他其实可以做到

    伸手在额头一抹,额中皮肉开裂,一只竖眼睁开,内里气机交错,白茫茫一片,深处却有一只冷冰冰的眼珠,缓缓转动

    余慈仰头上看,那一只竖眼,正好对上当空那轮青光明月

    诸法无别,神通无碍,是曰平等

    平等珠

    一圈青光,倏然扩散青光扫过,余慈心下突地一寒,便觉心中深处,一些念头翻起,蠢蠢欲动,但还真紫烟暖玉及时运转紫气,将其压下经了这一回,余慈心念明朗,倒似将那轮“明月”移至心间,外界一应变化,均从心头流过

    青光扩散,其势不疾不徐,然而转眼已经漫过视野的极限,依旧无有穷尽,而越到外围,其颜色越淡,渐至于无,纯澈透明,如此倒是映出许多奇妙的东西来

    先是一波虚缈而混乱的意念,就像是云间飞舞的雀鸟,只闻其声,却分辨不出真实含意很快又有其他的东西渗进来,这回就明白很多:

    “天魔如潮,这回死也”

    “他们吃肉,我连汤也喝不到……”

    “那翟妖女蛊惑人心,当真可恼”

    “大尊久已不见,莫不真舍弃我了?”

    ……

    一轮信息杂揉,随后稍有空顿,接着就是庞大的信息狂潮而来:

    “这都是我的,我的”

    “那小娘皮好生风骚,回头使个手段入手才好、”

    “一样的能耐,凭什么给他,死老头好偏心”

    “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这还有些脉络,而片刻之后,无边无际的大潮猛地撞进心口,再没有明确的思维而言,只是简单的意识和纯粹的**,这一刻,余慈见到无数人以各种方式死掉;下一刻,他见到无数人在阴郁绝望里哀嚎;一转眼,衣香鬓影粉臂雪肱层叠,再一看,又是刀光剑影血海狂潮带起疯癫恣意,无有止境

    所有的所有,就像是墨汁和污血,一层层铺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