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故旧现迹 地气魔染

    随心阁确实是摆弄各类交易集会的行家里手,长达四十九天的随心法会,如今已过去一大半,但丰都城中,依旧是人潮涌动,气氛火热,不只是北荒,各个宗派、大量散修均从修行界各个方向汇集而来

    要知道,最后七日才是随心法会最吸引人的地方连续七天,涉及法诀、法器、丹药、灵兽、奇物、盛事六大类二十余个拍卖专场,许多宝物都是半年、一年之前就广而告之,轰传天下,沸沸扬扬,不知有多少对眼睛盯着

    偏偏前面这三十来天,随心阁循序渐进,虽然屡有不俗之物流出,可真正的大头,总是留在最后,如今那些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修士早憋得两眼发红,四处筹备钱款,就准备在那时候大展身手

    也有不少人,在撑过这几十天后,如释重负

    “总算挨到专场了……把这批宝物交出去,就都是随心阁的事儿了”

    图日飞扭动脖颈,他们兄弟修炼阴神法门,乍一动用身躯,则是各种不适应他对面,图日伦身为兄长,稍稍沉稳一些,但刚刚交卸了任务,也是一阵轻松:

    “随心阁借鸡生蛋的本事真是了得,一个剑园专场,不知能给他们创出多少收益”

    拍卖专场中有所谓“盛事”一类,其实就是针对最近一些年头,修行界发生的一些惹人关注的特殊事件,专门开办的尤其是一些洞府、秘地之类的开启,往往都会流出大量法器、法诀之类,当时能得手的人绝对是少数,对此感兴趣的,就不知有多少了

    “盛事”专场,便专为此设,还省了广而告之的力气,最火爆的拍卖场次,往往都从由此而出

    四年前,剑园一事,引得天下瞩目,如今完全由离尘宗和洗玉盟把持,偌大剑修宝藏资源,不知多少人眼热,借此机会开设专场,既是分销的渠道,也能缓解一些压力,故而这次随心法会上,便由诸宗修士护送过来一批的谓“剑园遗宝”,算是个噱头,引来极大关注

    图家兄弟就在这次护送人员之列,由于情况特殊,根据协议,他们要将这批宝物看顾到专场开始前三天,而今日就是截止日期他们负责外围警戒,眼看诸事已了,便说笑着往回走:

    “对了,张师兄在哪儿?”

    “一直没见到,莫不是又去……”

    “蒙小图你关心了,今日还不曾去”

    两兄弟都是一愣,忙转身行礼,口称张衍师兄

    张衍有气无力地摆手,一副落拓模样,在北荒却是比较流行的形象,事实上,各宗这些修士中,数他最能融入本地环境,至于图家兄弟等,扔在大街上,也是格格不入的调子

    “单师叔可在?”

    “应该在的”

    简短的对话之后,张衍自去寻人,图家兄弟则很是奇怪:“平日里可没见他主动寻师长去的……”

    本次离尘宗参与随心法会,派出了两位三代弟子主事,即阳印道人和单初

    单初是实证部三代弟子中,性情比较圆滑的,处理俗务很是拿手相比之下,阳印道人虽然修为高深,距离真人只是一步之遥,但为人太过随性,单初便以副手之身,主理一切事务

    这段时间,他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好不容易完成了与随心阁的协议,他也大大地松了口气,这时候,张衍找上门来

    心神松懈之下,单初话音就带着些疲惫:“有什么事?”

    张衍也是个惫懒人物,对礼数之类全不看重,径直道:“今日看到一个灵兽拍卖专场的介绍,里面有样东西,请师叔过目”

    说着,他递来一枚玉简

    “这是鱼龙”单初身为离尘宗修士,对这种天裂谷特产灵物还是比较熟悉的,却不明白张衍是什么意思,“怎么了?”

    “弟子以前见过这个……其名唤‘小家伙’,是三年前离宗出走的余师弟,豢养的宠物”

    “余师弟”三字出口,单初心中一激,不自觉坐直了身子,有些头痛

    当年何清之事,闹得宗门沸沸扬扬,是一个让人不愿提起的尴尬话题,方祖师从来没有过解释,宗门首脑也进行了冷处理,虽没有明令禁止,但聪明人自然明白该怎么做

    可张衍这性子……

    单初颇是无奈,但也不能回避,便道:“鱼龙虽然珍稀,但也不是一条两条,未必就是那个再说,就算是又如何?还想顺藤摸瓜,找到他吗?”

    张衍一笑:“师叔,这条鱼龙在当初剑园之会时,已经遗失了”

    “剑园?”单初登时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剑园如今是离尘宗和洗玉盟联手把持,可说是水泼不进,飞蝇难出,若是出自剑园,岂不是说,那边出了纰漏?

    他神识再度探入玉简,只见到一些泛泛的介绍,并无剑园字样

    张衍便道:“介绍中没有,不过我在专场内外转了一圈儿,有人散布这方面的消息,大约是想抬高价格之类”

    单初微微颔首,鱼龙什么的都是小事,控制剑园严密与否,才是最要紧的事诸方合作,毕竟有些信任方面的问题,任何一点儿纰漏,放在有心人眼中,都会造成严重后果,绝不可轻忽

    “我去找阳印师兄”

    正说着,外面撞进一个人来,也不管里面情况,便嚷道:“大消息,怨灵坟场遭了魔染,正是一团乱哪咦,小衍也在”

    张衍冲来人咧嘴一笑:“师伯”

    来的正是离尘宗在此名义上的主事,阳印道人这一位出身道德部,修炼赤子心诀,最是没大没小,不过宗门内的小辈都很乐意与他亲近的

    单初站起身来,听得“魔染”二字,也没太在意,北荒本来就够乱的了,再多个魔染也没什么,倒是剑园那边,有些事情一定要弄清楚

    两边都要说话,正好撞在一起,阳印又是个嘴快的,两边当下纠缠不清弄了半天,二人大眼瞪小眼,最终还是单初苦笑道:“阳印师兄,你是个什么意思?”

    “自然要去看热闹,还要带着孩儿们一起去……”

    单初立刻反对:“既然遭了魔染,说不定就是魔门哪个宗派做的好事,咱们全无准备,岂能轻动?”

    “无妨无妨,这次真的就是去看热闹,顺便让他们长长见识”

    阳印笑嘻嘻的,全不以为意:“亲眼看到八景宫辛天君亲自出手,对那些孩子来说,可是不小的福份”

    八景宫,辛天君

    单初立刻哑然,那可是与方祖师同一个级数的大劫法宗师,在修行界的地位上,甚至犹有过之

    “怎么惊动了这一位?前段时日,他老人家不是还去了山门,祭奠朱老先生?”

    “人家去哪儿,还用向咱们报备?另外这次魔染也十分严重,似是哪个魔崽子动手,将天魔种子洒在地脉之中,随地气流布,蔓延开来,影响范围极大,据说已经有上万鬼物受了影响,真不知有多少域外天魔会借此熟化生成,棘手得很”

    单初闻言也皱起眉头,北荒这鬼地方,向来是人心纷杂,道德败坏,可说是天魔邪物最喜欢的环境,只不过域外域内自有屏障,且就是魔门各宗,对域外天魔也很是忌惮,这些年来才没有失控

    可若是按阳印的描述,如今这样子,已经可以称之为魔劫了

    “如此境况下,辛天君势必要出手的……不,据说他已经出手了,赶跑了一个魔宗高手,就是当年疯疯颠颠的柳观老儿不过就算他击破大部,还有些边角碎料什么的,需要料理,咱们和洗玉盟就跟了去,既无危险,也能结个善缘嘛”

    阳印只是心思跳脱,却不是傻子,一番道理讲得极好

    “清虚道德宗等也参加?如此甚好”

    单初也是当机立断:“确实要去只是不能全去,毕竟这里也要留些人照看……张衍?”

    张衍心领神会,主动开口:“我留下”

    既然是他找出的问题,自然也要由他解决

    “我也留下”单初又点了两个人,其他的都由阳印带去,末了又道:“不知此事谢师兄会不会参与,若是见了他,师兄你可要好好劝劝,早日回宗门的好”

    阳印嘿嘿两声,揪了揪胡子,没有应承

    ************

    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中,有一个人影慢慢走动,偶尔碰到障碍,就自行闪开,但方向全无定数,东走西逛,漫无目的

    在傀儡脑宫内,余慈感受得比较真切

    那位东华宫女修,是用张老的残魂,整合灵犀散人仍未散尽的精血元气,还有那些神魂碎片之类,形成一个驱动核心,调动气机,使傀儡行走如常人,但也仅此而已

    里面张老和灵犀散人的神魂碎片混在一起,全无规则可言,表现在外就是灵智极低,显然女修也不想在这上面费心思

    余慈同样不想,他再不犹豫,彻底切断了与神意星芒的联系,其实就是不切断又如何?即使神意星芒现在还能维持,但没有完整的神魂供给养份,早晚也要消散的

    他的心念回到本体这边,此时心象分身已经携着云楼树“顺流而下”,马上就要抵达黄泉秘府边沿,余慈已经做好了准备

    走也

    *********

    抱歉,越是假期,越没时间,且容俺调整几天,然后再补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