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元神枯萎 傀儡巫灵

    来自心底的警讯极其强烈,但也极其无稽

    灵犀散人相当敏锐,警惕心十足,可在这种局面下,眼看就是经文补全,进入修行之正途,这全无来由的警兆,怎能让他做出有效的反应?他甚至紧接就冒出另一个念头:

    为什么要逃?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那自亿万里之外传来的神通法力,转而作用在他的心念之上,没任何特殊的加持,只有一道奇妙的暖意顺心念连线而下,什么九地元磁神光、五岳真形图时乃至于玄符锢灵神通禁域,都没有对其产生任何反应

    就是一闪念的功夫,暖意穿透脑宫

    元神莲花核心处,余慈本想切断与那边神意星芒的联系,但那位大黑天佛母菩萨的手段施展得太快,且又势不可挡,转眼已探入元神莲花之内,余慈的一缕意念,以前其所凭依的神意星芒,莫名地就困在当场

    那一刻,余慈好似又回到了当日在赵子曰脑宫,被大梵妖王神通照射的那一刻,唯一有所不同的是,那时候是火焚般的痛感,而此刻,却像是浸在温水里,莫名有懒散迷惘之态,心神恍惚未明

    虽然远比当初那经验来得舒服,可余慈却是紧张得汗毛倒竖,只道完蛋……

    然而事情的发展好生奇妙,那位佛母菩萨,对百叶莲花核心处的神意星芒竟是没有任何反应,又或者其目标早定,根本未曾“垂顾”,余慈除了受其神通法力影响,心念不振之外,竟再没有任何别的害处

    与之同时,元神百叶莲花如淋清露,气机变动一下子活泼起来,至此都没有什么问题,甚至有增益修为之效可当气机运化太过频繁……

    和燃髓咒是不是有点儿像?

    百叶莲花本就是盛放之姿,此时再被暖意催化,盛极而衰,本是色泽鲜妍的花瓣,竟是一片片落下,旋即归于虚无

    灵犀散人这才知道不妙,但为时已晚,百片花瓣,顷刻间就谢了一大半,就是侥幸留存的那些,也都黯淡干瘪,

    只有一瓣除外

    不知何时,元神莲花中,有一花瓣,显化为纯黑颜色,且形态甚是润泽丰满,上面还沁出一滴露水,甚是养眼,与百叶莲花的主体大相径庭它出现在干瘪的花瓣中,便似是吸取其余花瓣的养份——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黑色莲瓣的模样,让余慈头皮微麻,他已认出来了:

    是地狱道

    这一刻,余慈不可避免就想起,三个月前,众人争夺地狱道时,灵犀散人甘冒奇险,用玄蜂妖身尾针,在黑色莲花上“刮”的那一记

    念头转过,黑色莲瓣也与莲花主体分离,它是被摘下去的:融融暖意,便似轻柔的手指,将那莲瓣取下,然后……退去很快,余慈就失去了对那位的感应

    那位大黑天佛母菩萨,其目的竟是这个?

    没等他想透彻,黑色莲瓣被抽走的后果已经显现元神莲花大半凋零,形体虽还能维持,可其内在结构,已经在黑色莲瓣抽走的瞬间崩溃掉似乎这朵百叶莲花,唯一的作用,就是为了承载那黑色的莲瓣

    莲花枯萎即是元神崩溃,就是神仙也别想再活命——就这样近乎荒谬的,灵犀散人生机绝灭

    在灵犀散人生前,旁边的人感觉不到什么,可一旦他死去,气机的变动,就使得黑袍、龙长老等人纷纷生出感应,十几道目光齐刷刷聚在他身上,都是难以置信

    怎么就死了?

    “戒备”

    翟雀儿发号施令,同时她到灵犀散人身边,双眸幽深,检视尸身她知道灵犀散人曾有过“死而复生”的经历,故而查验得特别仔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精气依旧旺盛,神魂受了暗伤,直接毁了元神,确是死了”

    众人面面相觑,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确实是此界少有的险地,他们在此中半月,狼狈不堪也是有的,也有过减员,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灵犀散人怎么说也是步虚修为,又有玄蜂妖身那样的诡异法门,如此人物,说死就死,且是在众修士身边,人们竟然毫无知觉

    这是什么手段?若是换一个人,就能比灵犀散人强到哪里去?

    翟雀儿敏锐感觉到了一众手下的心态,当下只做不知,继续分析:“天底下直接损毁元神的法门也有一些,却不至于像这样无声无息的如此看来,或是诅咒、或是走火入魔……师哥你怎么看?“

    黑袍冷哼一声,没有回应,自家花了一番功夫,刚调教出门道的“犬类”莫名死掉,他心里正烦呢,哪有心思帮翟雀儿稳定人心?倒是龙长老在旁边淡淡附和两句,将其余人等浮躁的心思暂时压下

    “不管怎样,我们先离开好了,师哥?”

    翟雀儿和龙长老说话的空当,黑袍来到灵犀散人尸身之前,略一思索,便从手中凝化了一颗特殊的火种,一掌拍入灵犀散人胸口他没有瞒人的意思,周围人们都看到了

    “是链火种子啊”翟雀儿倒有些赞同的意思,“设下追踪之法也好,看看有没有人在暗中使坏”

    黑袍嘿了一声,不准备解释——他要做的,哪有这么简单?不过表面上,他还是点点头,少有地主动和翟雀儿说话:“咱们这些人还是单薄了些,你要有什么后援,早早拿出来才是正经”

    翟雀儿眨眨眼睛:“比如……”

    兜帽下,黑袍嘴角撇了撇,不和翟雀儿绕那个圈子其实,他心里真有点儿急了:讯息发过去已有三个多月,事涉东华一脉,我那族叔就是爬也该爬到北荒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杳无音讯?

    这一行人终究还是离开,就地抛下了灵犀散人的尸身,也没有怎么处理

    “就这样?”看来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给他们的压力真的挺大

    其实,如今余慈压力也挺大的,他忽然发现一件事儿,如今灵犀散人是死了,元神枯萎,神魂崩溃,可他的神意星芒竟然还稳稳地盘踞在其脑宫中,就如同植入时那样

    不只如此,由于神魂“崩溃”而不是“湮灭”,其显识、隐识中含蕴的信息竟然还残留了不少,见神意星芒居于泥丸宫中,纷纷汇集过来,余慈一时间检视不及,只觉得晕头涨脑,好生辛苦

    正想着如何处理眼前这档子事儿,灵犀散人尸身处,忽有人影闪现

    余慈一惊,是那个,那个……

    来人青衫玉带,神情闲适,便是在玄符锢灵神通禁域中,也是气派安然,正是上回与妙相交涉,并“送”他一剑的东华宫女修,可惜上次未能听到她的名号

    余慈明知此人是女子,且应是颇为美貌,感应中却难以把握其形貌特征,只对她的气度风采印象深刻,奇怪得很不过有一点他倒是注意到了,今日女修肩上浮着一颗颜色黯淡的光珠,不知是什么东西

    女修到近前来,见了灵犀散人的尸身,喃喃道一声:“死了?”

    看样子是有些意外,她居高临下,打量尸身几眼,余慈一下子紧张起来,他还记得,这女修对神意星芒是有感应的

    可是这次,女修并没有感应到他的存在,意外之余,余慈就想,或许是在灵犀散人神魂中呆得时间太长,发生了变异?还是之前那些纷乱芜杂的信息给他打了掩护?

    这事儿一时半会是想不明白了此时,他看到,女修摇了摇头,随后便从肩上取下了那颗光珠,正要发力捏碎,却分明一怔

    “链火种子?”

    黑袍使了心机埋下的链火种子,本是魔门一种很有效的追踪之术,能够放出一种无形胶质,附着在目标身上胶质与空气混染,会留下一些痕迹,追踪者可以用特殊法门点火,凭借空气中亮起的特定颜色的火焰,判断其方位,以供追索

    只要女修碰触,甚至是挨近灵犀散人的尸体,都会被沾上,那时候,她的行踪对黑袍等人来说,就不再是秘密

    见到尸身上的手段,女修哑然失笑,临时转变主意,将手中的光珠弹向灵犀散人胸口,半途光珠就炸成一蓬青烟,里面竟是显化出一个小小人影,看上去是哪个人的魂魄,模样佝偻苍老

    “张老?”余慈一下子认出来,这不是正是前段时间,在阴窟城横死的灵巫吗?

    原来那晚上,真是这东华宫女修下的手

    灵巫残魂似乎还有点儿灵智留存,浮在灵犀散人胸口,有些茫然女修伸手一指,残魂没有半点儿抵挡之力,便被硬按进里面去随后女修骈指虚划,灵光汇集,紧接着打入灵犀散人眉心,喝一声“起”

    灵犀散人的身躯噌地一下跳起来

    “傀儡?僵尸?”余慈神意星芒稳居灵犀散人脑宫,对其周身变化最是清楚但以前少见这种情况,一时就有点儿愣

    女修打量了几眼,一笑间随手指了个方向,这像傀儡又像僵尸的家伙就木然前行,很快就消失在视野尽头

    这一下,那什么链火,自然洒得到处都是,想来也够黑袍烦恼一阵子

    余慈神意星芒寄托在傀儡上,此时也远离了女修他长出一口气,轻松的感觉蔓延全身,这种事情,再不要去碰了

    ***********

    中间趴桌上睡了一觉,不敢保证状态,只好先到此为止至此本周任务失败,欠两章,人品值-1,掩面遁……